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靈光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靈光。

我從一位武術老師那裡初次接觸了「禪」。當時,對「禪」的認識就是盤腿和腹部呼吸。除了「身」以外,那位老師也強調對「心」和「靈」的體驗,由此我開始涉獵一些古籍,比如說:中國的孫子兵法、老子、莊子、孔子思想,和日本的五輪書等等,然後,逐漸深入到佛教思想和一些佛經的研究。
我在紐約、匹茲堡、西維吉尼亞等地四處參訪一些禪修中心,像日本大佛禪堂,更正式和嚴肅地進行禪修。幾年之間,我先後在日本禪宗和南傳原始佛教等不同宗派正 式受戒。然後,不論我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我都會去尋找禪寺或是修行團體。我從許多傑出的老師那裡學到了很多,也在各個不同的禪修中心和許多同修共修而獲得成長。

這些經歷啟發我開辦了「Dragonsgate禪修中心」。這個禪修中心提供免費的課程,像是太極、氣功、禪學研究、中醫研究等等。但不論是哪種課程,都是以禪坐的訓練為基礎。

為了進一步提升自已,我四年前來到中國,而有因緣參加上海的印心禪法禪修班,並在2011年9月首次見到 妙天禪師。

在悟覺妙天師父演講完畢之後,我和師父暢談了一番。我們討論到禪修如何將中醫和氣功結合在一起,然而,禪修的真實義並不在其外相表相,而是在靈性層次的修行。當下,我瞭解到,我以前的所學、所修、所知的一切,都是為了把我帶到這個地方,這個當下。然後, 師父傳我心法,從而徹底改變了我的一切。

我在以下幾個方面感受到了極大的變化:

心臟的感覺

覺得心臟裡面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像一個氣球不斷地脹大開來,在心臟的中心有一個很強的白色光點,感覺癢癢的,晶瑩閃爍。這樣的感覺一直持續著,從未消失,禪定、讀經或"做好事" 的時候,會更強烈一些。有時候力量大到有點不舒服,但沒有痛感,有時感覺心臟一直膨脹,大到跟房間一樣大。

心的變化

不論是武術,SCA靜坐還是劍道,訓練時通過承擔後果或負強化來提高技藝 – 比如要是專注力不夠,就會被擊中,痛感促使你集中精力,或是通過競爭來提高。

1974年以來,我每天都做這方面的練習。而現在,我突然變得一點打擊別人的欲望都沒有了。即使在教學或練習當中,明知對方受傷的可能性很小,我不願給對方造成任何痛感,或讓他產生任何對痛感的恐懼。同樣,我已經沒有打敗別人的慾望了。我不願意因為我的勝利,造成對方的失敗。然而,我在身體方面的訓練強度更強了,包括太極、氣功、少林武術、西方的擊劍、日本劍道、菲律賓戰術等等,我的專注力比以前高了許多,而且,也可以感受到氣在脈輪和氣脈間運行,甚至明顯地感覺到這種氣流通過我手中的器械釋放到體外。

禪坐的清淨力量

可以看到金黃色、綠色或是紫色的能量聚集、濃縮,然後飄移或向四周迸射,有時速度極快;縮成一點,消失。有時候是一大團的能量在旋轉,伴有面容出現;清楚地感到這股能量從身體,意識中離開,然後就覺得身體很輕、很空。通常就是看到金、綠、紫三色,大部份時間是金色和綠色光。只有在與師父面對面,師父予我以心傳心的加持時,我才看到紅色的光。但自從那次以後,每次禪定的開始和結束,我看到的都是紅色的光。

經歷靈性的世界

有時可以看到或感覺到週圍的人或靈性體的能量,有時感覺或看到一些靈性體。這些靈性體有的是人形,有的只是能量體。這種感覺非常地自然,似乎他們一直存在,只是以前未發現而已。 覺得就像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突然把燈打開,房間裡的人與物頓時看得清清楚楚;或是把窗簾拉開,就可以馬上看清楚窗外的景物。比如,有一次,我們五位同事在 一個會議室裡很專心地討論工作,突然變成有二十個人在聚精會神地工作。有時候我在家或在其他地方也看到類似的情景。這些靈性體,不論是有人形或是沒有人形,感覺起來是一樣的。如果我不是很刻意地去看祂們,祂們就一直在那裡。但是只要我刻意去看,祂們就會消失。

禪定

跟以前比起來,禪定的經驗更深入、更美妙,此種情況也很頻繁。可以看到很多光點。思緒非常地清晰,通達智慧。

有好幾次,當我閉上眼開始禪定,我就看到很多很多光點,閃閃爍爍的,連續不斷。看到這個景象後,往往我就進入深定,沒有任何的意識,然後所有的事情、知識、智慧都變得了了分明。數年來我苦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這個時候,變得那麼地清楚透澈,那麼容易明瞭。

長久以來,我一直覺得我本身只是一個能量與知識的導體或是傳輸管,能量和知識只是單純地從我身上流過。現在,這方面的感覺變得更加深遠。我以前對任何事物都會質疑,總是要找出一個新的觀點。然而現在當智慧與能量在我身上流過,我完全沒有疑問了。這就是正確答案,這就是真理。就像悟覺妙天師父的以心傳心一樣,不需要有疑問,不需要多做說明,這就是真理。真理不是透過問答而理解的。真理也不是靠身體、意識、感官來理解的。這種能量的連結與流通也是如此。在師父給我做傳心之前,這一切都非常地抽象,我的意識完全無法理解,但是在師父給我傳心之後,這一切都非常地清楚而簡單,意識毫無作用了。

脈輪

現在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十個脈輪,可以很具體地感受到能量的運行。覺得脈輪多數是在脈動,而不是能量循環流動。在悟覺妙天師父印心禪法DVD的其中一講裡(可能是12講)提到風路和火路的運轉,這種運轉很像是道家的"小週天"。

我最近的體驗是,在一吸一呼之間,能量就進入了名色、下到無始、然後同時往上進入風路、水路、火路。這時,不需專注任何脈輪就可以感受到每一個脈輪,然後,三路會合在禪心,煥發出很大的能量。這樣一個循環就在一呼一吸之間完成。每呼吸一次,就循環一次。所以,這種感覺更像是能量從無始到禪心之間的"脈動",而不是"流轉"。

起初感覺是暖暖的,有時很熱。我請教師父,師父要我專注在一個更小、更細微的點。當我這麼做以後,就立刻感到清涼了。

我對周遭環境和世界的看法改變了。我現在可以看到,也可以感覺到每個人都有這個靈光……我看到他們是怎麼把這個光給遮住了……我也知道該怎麼幫助他們…… 我往後要走的路已經明明白白地擺在面前了。

(上海‧覺妙妙明師兄)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