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圓滿 是靈性的圓滿

我從小就接觸佛教,跟著大人一起唸佛。當時的我,小小年紀,心裡就時常這麼想:每天不停地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可不可以改成唸「桌子、桌子…」呢?這個疑問在我心中困惑很久,我一直在想:世尊在兩千五百年前,到底要傳給我們什麼樣的佛法?

一直到跟隨悟覺妙天師父修行以後,我才體會到,其實世尊傳給我們的,不是學問,也不是形式,而是真真實實的佛陀心印。如今,這個佛心印就在我們的悟覺妙天師父身上。

記得在圓滿禪修講座的課程中,有一次,師父帶領我們禪定,雖然我是依照師父所教的方法來做,但心裡沒有任何體會,不管怎麼專注,就是定不進去。

在第二坐的時候,我突然心生感恩,在心裡對師父說:「弟子非常感恩師父,接引我的靈性回到心靈的故鄉。弟子這一生也別無所求,只希望能夠跟隨師父修行,利益眾生,讓更多人來修行禪宗正法,請師父的法船等等我。」

當下,我的禪心脈輪馬上接到一股很強大的力量,直通明心脈輪,而明心脈輪也在一瞬間慢慢放大,大到超越了整個禪修會館,甚至整個地球,最後與宇宙合而為一,而且沒有任何煩惱和憂愁,我發現自己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

此後,我每次禪定,都會在心中對師父說:「弟子希望把師父給我的光,以及修行的功德,全部無私無我,迴向給所有眾生;因為我還年輕,再修就有了。」說也奇怪,每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明心脈輪都會一陣清涼,然後開始放光;讓我非常感恩,而我也一直都把修行放在生命的第一位。

師父傳給我們圓滿法,我自己的體會是,人世間的圓滿,都只是小圓滿;真正的圓滿,是靈性的圓滿、功德的圓滿。因為只要我們的靈性能夠圓滿,自然生活與家庭也都會圓滿。

比方幾年前,因腎臟發炎而流血不止,一袋袋的血從母親的腎臟抽出來,彷彿我的心也跟著一起淌血,難過得不得了。眼看醫院的醫生都束手無策,我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找師父。所以我馬上回到禪修會館,跪在師父法相前,誠心地向師父祈求。我對師父說:「弟子這一生真的無所求,我願意跟隨師父修行、印心佛法見證錄利益眾生,可是媽媽只有一個,我願意用所有的修行功德,換回媽媽一條命。我這一生這一世,都會奉獻給全人類,希望媽媽能夠好起來。」

當下,我馬上接到一股很強的加持力,而且心也突然安定下來,並聽到內在有個聲音說:母親一定會好起來。隔天,我回到醫院,居然看到母親可以坐起來,而且氣色紅潤。醫生對我們說:「不管你們是信佛陀、媽祖,還是耶穌,都要非常感恩,因為這是一個奇蹟。」

我常想,師父給我這麼多,我到底能為法門、為眾生做什麼?我何德何能,能成為師父的弟子?所以我要向師父發願:我願意把這一生這一世都奉獻給師父,奉獻給所有眾生,奉獻給印心佛法,希望讓所有的靈性眾生,都能夠同登佛國,讓地球早日成為淨土!

(新竹‧廖禹淮師兄)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