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拜佛不等於真修行

我生在一個傳統的佛教家庭,從小就跟著父親誦經持咒,參加各種大大小小的法會,也曾皈依過許多有名的大法師,諸如廣欽老和尚、惟覺老和尚、星雲法師、聖嚴法師…等。雖然我認為這樣就是修行,但心中仍然對人生充滿了困惑與迷惘。

一直到母親接引我進入悟覺妙天師父的門下,修行印心佛法後,我才真正體悟,什麼是真正的修行。

記得在2011年,我到禪修會館上課,突然在禪定中,看見自己的頭頂開了一個大洞,而且有一道金光直射進來,將我的身體化為透明的琉璃光身,體內充滿金黃色的光海。在光海中,還現出了七彩光芒,不斷地變化,令我非常驚訝,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下課後,我聽到禪修會館的負責人向大家宣布,妙天師父將要開設智慧禪修講座,並為大家開佛門;我這才知道,原來「開佛門」是如此殊勝。

妙天師父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地球佛國、人人作佛」大法會之後某一天,我在家中禪定,以法眼脈輪內觀明心脈輪時,突然從明心脈輪生出一個白色光體,於是我便把注意力完全貫注在這個光體上,沒想到,整個光體頓時大放光明,彷彿就像數千萬瓦的燈光一般,非常明亮耀眼,而且幾乎要把我整個人都吸了進去。

起先,我還以為是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讓我產生錯覺,但下坐後,我才發現當天是陰天,窗外根本沒有陽光,令我十分震撼。

後來,我同樣在禪定中,以法眼脈輪內觀自己的本心,發現整個身體突然出現一片金色光海,在這片光海中,還飄浮著數百萬顆白色光點,每個光點外圍還散發出紅黃綠三色光芒,不斷往我頭頂的禪心脈輪飄升。當下,我的心裡充滿感恩,原來修行印心佛法是如此地不可思議!

修行印心佛法後,我的家庭也產生很大的變化。當父親要往生的前一晚,全家人都圍在病榻前,只見父親戴著氧氣罩,不停地急促呼吸著。可是,就在我跪下來跟父親說話的那一瞬間,父親居然可以不用任何呼吸器,安靜地聆聽。我對父親說:「您不用擔心,因為我們有師父,您只要好好地跟著師父,就可以往生佛國。」

清晨五點多,父親平靜地離世了,他的面容非常光亮,眉毛也長出白毛;當時母親還說:「這是我看過你父親最帥的一次」。

父親往生後,在火化之前,曾經托夢給我,說他這輩子精進地修行,最後竟無法如自己所願,他在夢中搖著頭,很哀怨地告訴我:「以前的修行都不是真修行」,這句話讓我非常震撼,因為父親生前是非常虔誠的傳統佛教徒。

然而,更不可思議的是,父親火化後的骨灰,居然燒出許多紅黃綠及七彩絢麗的顏色,甚至在頭顱正中心,還燒出一個綠色孔竅。後來,也有很多親朋好友都夢見父親身穿金色袈裟,很歡喜地回來探望大家。

這時,我才明白師父曾經說過:「我們每個人的修行,都是九族代表」,我真的非常感恩師父,如果沒有師父,就沒有我們全家。也希望大家能夠跟隨師父一起修行印心佛法,早成佛道。

(台北‧蔡宥祥師兄)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