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戒毒

救世會優良解毒師資 參與監所教化有功第一名 榮獲行政院表揚

救世會優良解毒師資華琳榮獲行政院表揚

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師資、同時也是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理事長華琳,長期投身於受保護管束人的輔導工作、與毒癮者的解毒教化志業,經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推薦,11月8日於更生保護節慶祝大會上榮獲行政院表揚,獲頒106年度參與監所教化暨保護事業有功人士第一名殊榮,儀式簡單隆重,大會圓滿成功;華琳也將之歸功於印心禪法毒癮者身心教化成效卓著。

華琳自84年起擔任北檢榮譽觀護人,長期以愛與關懷,奉獻於輔導受保護管束人,並師承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宗師,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引導毒癮者正念思考的價值觀,勇於面對生活及生命各種議題,以禪定靜坐方式幫助毒癮者提升專注力與意志力,改善身心品質,協助持續練習以產生對腦部結構功能性之正面影響,最終達到解除心癮的目的;經統計學員平均滿意度均超過九成。

因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宗師,也是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自1995年起,就親自到監獄、看守所等地,以印心禪法的禪定修行方式,協助受刑人及煙毒收容人解癮戒毒。二十多年來,包括華琳在內的多名弟子跟隨著禪師的腳步,持續協助毒癮者徹底解毒的禪修指導,教化工作不曾間斷。

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於103年開始籌備成立,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即推薦認證多名禪修指導老師,擔任協會解毒課程師資以及反毒宣講老師,並提供財力與物力的協助,希望能將反毒善行推廣到全國各地,改善國內日益嚴重的毒品氾濫問題。華琳秉持「最好的戒毒就是幫助別人不要用毒」的理念,鼓勵這些成功戒毒者都去作菩薩行,將「佈施」的理念發揚光大。協會帶領成功戒毒者對學校學生、老師所進行非傳統教條式的反毒宣講,至今宣導人數超過數千名,反應熱烈。103及105年度榮獲法務部表揚,104年度榮獲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表揚。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文/羅佩禎(交通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山大學教授)、張剛鳴(亞洲大學副教授)、黃俊龍(中洲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吸毒人口居高不下,是目前台灣嚴重的社會問題,許多人因此沉淪一生無法自拔。然而政府的戒治方式,只有治標不治本,也產生了推波助瀾的效應,使得毒癮戒除率不高,8成的煙毒受刑人出獄後都會再犯而回籠。

法務部為使戒治毒癮者,能在禪坐的訓練下戒除毒癮,特別聯合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在台北、桃園、龍潭、台中與彰化監獄,針對煙毒受刑犯開設禪修解毒班課程。

此項計畫在經過4個月的禪定課程後,問卷調查結果呈現出非常顯著的禪定效益,其中68%患者可體驗到大腦沒有雜念的澄靜空靈狀態,超過40%患者很容易進入深層的身心放鬆,而高達70%患者感受到禪定的心靈平靜與祥和,讓他們更有信心去戰勝自己的毒癮。

該項課程是由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指導,並派遣三位資深禪定師資前往中台灣戒治中心,指導37位年齡介於40~60歲的毒癮患者們禪定,幫助他們透過禪定來解除毒癮。

就醫學上了解,已知藥物濫用和成癮會改變大腦神經網路功能和結構,其受影響的區域如下:

1.主要包括Ventral tegmental(VT)區與nucleus accumbens(NAs)的大腦獎勵中心(reward center),對於好的與壞的經驗都會產生反應、繼而加強其回饋學習之效應。

2. 杏仁核(amygdala)與海馬迴(hippocampus)的動態交互作用,負責情緒所引發的長期記憶。

3. 與決策相關的orbitofrontal cortex(OFC)會受到情緒/獎勵機制而影響決策判斷,毒癮者的OFC 功能受損、會有過多無意義的期待與
過度的渴望。

4.Subcallosal cortex(SCC)調節與抑制負面情緒的功能也受影響。

5. 前額葉皮質 (Prefrontal cortex)與前扣帶迴(Anterior Cingulate gyrus, ACG)的理智作用無法發揮,導致無法抑制OFC 活動。

實驗證明,禪定會讓具有毒癮的大腦重新再造,離開毒癮的控制。

以上所述這些成癮所傷害的腦功能,都可以透過禪定時活化頭部三個法脈輪來改善。我們在此對於禪定的解毒效能,提出一個大腦機制相關的假說。

禪心脈輪(第三腦室)的宇宙生命母光帶動全腦進入諧和共振,瓦解掉成癮的神經網路,而再重新建構一個正常健康的大腦。智慧脈輪讓生理現象與大自然同頻,開啟體內更高生命潛能以提升身心狀態。法眼脈輪引發慈悲本能、放下自我欲求(離慾而解脫毒癮的控制)。

人類大腦受到自我意識的制約,不斷追逐愉悅興奮的感覺;而當禪定入於定、靜狀態,身心會進入另一度時空,就是佛教所說的「涅槃境界」,此時執著的、毒癮的大腦,會重新再造,化成離相而具足清淨的大腦。

佛經已有記載,過去所造業力,會記存於大腦,從過去世延展到今生今世。毒癮也一樣,也會成為「業力記憶」駐留於腦神經網路,繼而進入我們的深層意識、潛意識。

深層意識的污染,只能透過禪定時開啟頭部3個脈輪(禪心、智慧、法眼)的潛能來解脫、清淨。這是我們經過實際研究得到的驗證。

目前國家戒治中心或成癮防治醫療機構,主要用於戒毒的藥物治療方法成效不佳,再犯率高達8成以上,這是由於藥物並不能夠解決深層的潛意識污染造成的結果。

禪定與西方盛行的冥想或靜坐(meditation) 完全不同,正統的禪定唯有透過禪宗正法以佛心印來引領進入。禪定必需藉由以心傳心的加持才能超越感官、心智、意識與潛意識而進入本心,其目的在於與深藏於本心內的靈性合一,這是最強大的解毒力量。

禪坐解毒調查分析

由羅佩禎教授發表的禪坐解毒調查顯示,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有70%的人心情會比較平靜安詳,這樣的課程他會覺得心理較趨於安定。覺得負面情緒變少者有35%,感覺意志力得到提升者有24%。而19%的人覺得對自己的人生未來增加了更多信心,因為禪修之後幫助他找到內在的自我,這個自我是充滿光明的自我,也會幫他找到信心。

綜合這份調查,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確實在情緒及意志力上都有明顯提升,當他變得比較快樂,情緒比較好的時候,意志力也相對強化,這些反應對於他的解毒與戒毒都是很有幫助的。

圖表製作/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
【註】本「禪坐解毒科學調查」是由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在今(2014)年8月發表於國際集團組織OMICS Group International 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國際《傳統與替代醫學》學術會議」。該計畫是由中山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州科技大學助理教授黃俊龍、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聯合執行。

羅佩禎教授
禪坐解毒調查報告發表人

學歷:
羅佩禎教授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博士
國立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經歷:
美國佛州甘城榮總醫院研究助理
美國猶他大學醫學院腦波實驗室研究員兼工程顧問

現任: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華琳

採訪整理/覺妙地明
攝影/張紫玲

我於1994年加入台北市榮譽觀護人協進會,這是在台北市地檢署觀護人所屬的榮譽志工組織,觀護人工作是專門為輔導緩刑或假釋出獄者,在假釋期間不再犯法,等於是輔導他們與社會接軌的最後階段。

這些接受觀護者當中,有些刑期較短,也有些是無期徒刑假釋後有十餘年殘刑,其中大部分以販毒居多。我輔導的方式就是以禪宗印心禪法來教導他們如何超越自我,淨化身心,建立自信,重返社會。

荒誕的戒毒治療

早期吸毒者都被視為「罪犯」,現在逐漸以「病人」的概念對待。進入戒毒中心的戒治方式,嚴重者如吸食海洛因,所方會先以較輕的藥物美沙冬來緩和痛苦,等海洛因戒斷一段時間後,還要再來戒除美沙冬的毒癮,這樣的治療方式有點荒誕,但確實如此,所以戒治成效可說是相當低,超過8成毒癮者仍然會回籠。

我們用禪宗印心禪法課程,教他們打坐,從身體裡的脈輪專注,進入禪定境界,身體氣脈會自動運行。例如在坐「風輪運轉」禪定時,整個身體氣脈通暢無阻,禪定所產生的能量,會將身體裡的毒素排出體外,假以時日不斷練習,毒癮會漸漸氣化消失。

透過靜和定的訓練,他的善根會被啟發出來,慢慢會從他的大腦、腦皮層、及腦下垂體這些部位,產生能量,把大腦裡根深蒂固的毒癮,像電腦delete作用一樣徹底清除。我輔導的成員告訴我,他後來連看到毒品都不喜歡,很厭惡。

我師承於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師父曾經告訴我,為什麼印心禪法能夠解毒?因為印心禪法具有宇宙生命能量,生存在宇宙間的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磁場,就像人有人氣一樣。

這些相同的氣聚集在一起,就會構成一片相同屬性的大磁場,這就是「物以類聚」的道理。當我們得到宇宙的靈氣,身體會很舒暢,如果曾經有吸菸或吸毒習性,也會自然被這股靈氣所淡化,這是最自然、從心徹底解除毒癮的方法。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匿名談話會」幫助成員敞開心胸

北檢林達檢察官推動的更生人「匿名談話會」輔導工作,我也參與其中,透過這種座談方式,讓正在戒治的人,傾聽成功戒毒者的經驗傳承,同時也敞開心胸抒發自己的心路歷程,這對他們建立自信,下決心戒毒很有幫助。

座談會為期8周,其中有一周是禪坐課程,其實禪並不專屬於宗教,而是超越宗教,會中有一位是基督徒,我們告訴他座談會並不是來傳教,是用禪坐的方法淨化身心,幫助解毒;他也欣然接受。

一位無期徒刑的更生人,在座談會分享中說,過去在獄中,聽過無數次基督教牧師、天主教神父、佛教法師傳教,但都覺得那些教條式道理,聽都聽膩了。

可是來到這裡,以印心禪法教他們靜與定的禪坐方式,是從來沒有的經驗,他發現,身體裡還有一個心靈的世界,他學會觀察心靈的作用。以前從來不敢在檢察官面前說出的內心話,在禪定後居然滔滔不決的完全抒發出來。

另一位向我坦承,過去曾經一直存在一個念頭「我出去後若不再吸毒,就是王八蛋!」他認為關在裡面毫無戒除毒癮的可能。他甚至想過,「出去後有經濟能力的話,要買更多的毒品,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就吸到死吧!」他認為一個人吸,既不害人、又不妨礙人,為何要管制他,想法非常偏激,不敢面對社會。

但是現在來到這裡,用禪的力量從心理徹底的清洗,他感覺不一樣了,覺得人生還有希望,我觀察他一段時間,不僅不再吸毒,幾乎也不再有癮了。

我輔導更生人20年,手上經歷許多個案,他們接受我的輔導,制度上必須每3 ~ 5 個月要回觀護長官處報到,他們的觀護人有一次告訴我,「華老師,奇怪,你輔導回來的人,他們臉上以前凶神惡煞的氣焰都沒了,不像犯人的臉,每次回來都有改變。」我感覺他們在接受印心禪法的教化輔導後,身體的氣質在變化。這是正面能量取代內心邪惡力量的化現。

禪坐解毒徹底根除心癮

我看過這麼多更生人的戒治過程,我認為,醫院戒毒的方式,是用藥物壓制毒癮,戒治中心則是用強制隔離方式戒斷治療,禪坐解毒是用禪的能量,徹底化解心癮。

大部分的人,經過戒治與醫療治療後,也許藥癮沒了,但心癮還是存在,看到了心就會癢,他們稱之為「追」,追逐吸食的快感。

但是經過禪坐解毒後,心癮會慢慢淡化,一位更生人說,現在毒品擺在眼前,甚至連一點興致都沒有,完全根除了藥癮和心癮。接受禪坐解毒的更生人普遍覺得,心理的定和靜都是前所未有的體會,過去在獄中抄寫經文,或是動之以情、教條規勸的方式,根本沒作用,因為心理上是排斥的。

有些團體也在戒治所教靜坐,但只是數息、靜坐、冥想,對這些有強大心癮的人來說,根本聽不進去,也靜不下來。但是禪坐解毒卻能深化到心靈,這是學員們感到神奇的地方。

當然這還需要法務部主管單位的認同與配合,若能強制性的要求收容在戒治中心的成員配合禪坐解毒,我想35天一定可以看到初步成效。

我們現在也與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博士合作,將禪坐解毒的實驗,透過科學論證取得驗證,以後再提供給法務部作參考。希望能夠將這種有絕對成效的解毒方法,推廣到各檢調執行單位、國家衛服部成癮防治醫療機構,讓更生人能夠早日重見光明的人生。

華琳小檔案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 現  任:
法務部台北地檢署榮譽觀護人
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理事長

● 經  歷: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顧問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秘書長
社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講師
禪天下出版有限公司社長
財團法人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總幹事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研究助理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禪修解毒 徹底斷除毒癮

高雄戒治所解毒禪修班

文/陳妍華

國內毒品日益氾濫,吸毒人數不斷在增加之中,甚至首次吸毒者的年齡層更降到12 歲;一旦染上毒品,不僅戕害個人身心健康,導致家庭破碎,吸毒者在面對高額的毒品費用時,往往被迫鋌而走險,進而搶劫、竊盜、暴力,甚至殺人等違法犯罪行為,讓台灣治安不斷惡化;反毒工作實是刻不容緩的事!

根據法務部統計,近五年來,吸毒者的再犯率都高於九成,顯示出有效戒毒的不易。

美國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發表「藥物、大腦與行為—成癮科學」一文中指出,吸毒剛開始雖是個人自由意志下的選擇,但成癮後,便是一種慢性且極易復發的腦病,最可怕的是,毒品帶來的愉悅感覺,會儲存在大腦神經迴路中,即使已經許久未接觸,但若遭遇與吸毒情境相關或類似的景物、聲音、味道、事件等,往往瞬間就喚起埋藏已久的記憶,進而產生所謂的渴求現象,個人也因而又故態復萌。

身癮易戒 心癮難除

許多煙毒收容者都有這樣的心聲:「從監獄出來的第一口氣,吸的是外面的空氣,第二口就是毒品」;監獄戒治所內流傳的這句話,正是「身毒易戒,心毒難除」的道理。

悟覺妙天禪師曾說:「煙毒收容人的『身癮』大都已由戒毒所去除,但卻沒有根除他們吸毒成習的『心癮』,一旦回到社會,再犯率很高。所以必須設法去除其『心癮』,才是最根本的『解』毒辦法。」

那麼如何才能達到解毒的效果呢?答案就是禪定。

染毒者的身心,都留存著毒癮的負面磁場,當一不小心碰到可供吸毒的機會時,就會受不了誘惑,而再次吸毒。所以許多吸毒者從勒戒所出獄後,又會再犯,難以自拔。

但是透過禪定訓練後,可以讓身心得到宇宙大磁場的力量,當這種來自大宇宙的正面磁場,在體內運行的時候,所有的負面磁場就會被消磁;也就是身體裡所殘存的吸毒心癮,會被清淨光明的力量洗淨,這就是「解毒」。所以透過禪定訓練,才能徹底讓染毒者斷除毒癮。

有鑑於此,由悟覺妙天禪師所創辦的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配合政府各部門,如法務部、教育部、衛生署及社福團體等,積極投入禪修防毒宣導,持續於各監獄、看守所,長期開辦禪修解毒班,針對全台各大監獄、看守所之煙毒收容人,進行以禪修戒定慧的精神,化育收容人的心靈,幫助他們解脫心靈與身體的禁錮煉獄,從「心」救起,讓他們真正能重新做人,重獲新生命與自由。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修解毒 才能徹底斷除毒癮」

 

禪坐 純淨的解毒力量

台北地檢署執行的解毒計畫,是採取禪坐或祈禱方式,自我鬆弛和清洗。以正面有效的禪坐方法,穩定毒癮戒治者的心神和意志,以禪修的能量,慢慢地將大腦內的毒癮,鬆弛、化解、清洗乾淨。

文/覺妙地明
攝影/張紫玲

曾經在第一線負責緝毒工作的檢察官林達說,台灣是屬於毒品嚴重氾濫地區,這與政府在宣導及防治工作上做得不夠有關。

林達檢察官
林達檢察官致力於解毒計畫的推動,幫助更生人重返社會。

應如何加強呢?「在防治上應分為,已使用者如何戒治遠離毒品,與未使用者如何防範碰觸毒品,兩方面去做宣導。」林達以豐富的緝毒經驗提出看法。

吸毒者,最初多半是出於好奇,有些是工作壓力大,需要提神、放鬆,或對生活的空虛、失望,藉著吸毒麻醉自己。一旦使用過後,身體會產生靈肉分離的迷幻錯覺,而且不斷地想要追逐,無法自已。

已使用者必須戒治,這是國家很重要的防毒工作。目前國家公布的毒品人口,依據內政部國民健康訪問暨藥物濫用調查結果報告指出,我國12 ~ 64 歲人口藥物濫用,推估人數約22 ~ 28 萬人之間。林達說,這只是官方數字,實際人口恐怕已破50 萬人,是10 年前的兩倍,人數仍不斷在上升之中。

政府向毒品宣戰,已近20 年。然而,涉毒人口不降反增,受戒治的毒犯再犯率高達8成,是很重要的影響因素,戒毒成效不彰,已是當前國家內政重要課題。行政院有無建構完整毒品防制體系?相關機構有無落實毒品防制宣導?都必須再深入探討。

「我國在戒毒防治上,未針對不同種類的毒品,做不同程度的戒治,例如海洛因和嗎啡屬鎮靜止痛型毒品,安非他命屬亢奮型毒品,大麻、搖頭丸屬娛樂型毒品,每一種毒品藥性不同,使用者當初使用的動機也都不同,但是戒治中心在管理戒治上並沒有區分。」林達一針見血地點出戒治政策的缺失。

僵化的戒治觀護制度

只要抓到吸毒者,戒治方式只有三種,第一是「觀察勒戒」:送到勒戒所觀察勒戒35 天, 再評估有無成癮,若沒有就釋放回家,不予起訴,成癮者則繼續強制戒治一年。

第二是「緩起訴,戒癮治療」:不必由官方強制勒戒,但必須去醫院自費治療,每二周回勒戒中心驗尿觀察,視治療成效做後續戒治觀護。

第三是「直接判刑關進監獄」,多半是累犯,一罪一罰,刑期漫長。

由此看來,政府把吸毒者定位在犯人,戒護制度也流於僵化。

例如海洛因與搖頭丸,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藥癮類型,使用心態也不同,但政府在戒治上卻毫無分別,並沒有依吸食毒品的輕重,提供不同戒治方式,也不在原來吸毒的心理狀態提供心理治療,大家都關在一起,反而提供互相觀摩學習的機會,造成今日毒品氾濫的主因。

另外,在我國的法規上,凡是毒犯都一概的強制勒戒,其實在戒毒防治上,應該針對不同種類的毒品,有不同概念的戒治方式,海洛因與搖頭丸毒性不同,就應施予不同的戒治,要符合科學矯治。

在尚未使用毒品的防範宣導方面,以現在最為盛行的毒品K 他命來看,其氾濫原因,主要是它屬於三級毒品,只適用行政裁罰,沒有刑事責任,犯者只罰2 萬元就沒事,因為輕放,釋回後一般都繼續拉K。

所以宣導和父母的管教就很重要,父母在小孩處於叛逆期要多留意,例如國中時期就抽菸的小孩,父母就要注意,毒也許就藏在煙草裡面。此外,吸毒者身上也會有一些燃燒塑膠的味道,蛛絲馬跡都可以讓父母及早挽回在邊緣遊蕩的孩子。

北檢進行二階段解毒計畫

台灣毒品氾濫嚴重,法律與戒治機制一定要做通盤檢討。林達在北檢提出了改革計畫。

台北地檢署執行一個雙階段解毒計畫,第一階段是「匿名談話會」,這是引進美國一項戒治療法叫做「戒毒談話會」N.A.Meeting(narcotics anonymous meeting),屬於心理成長治療,分12 階段,以8 週為一個療程。

「匿名談話會」,在指定的咖啡廳裡進行,10 ~ 15 人由一位榮譽觀護人帶領,並加入一位戒毒成功者現身說法。每周一個主題,讓大家對戒毒經驗提出分享、鼓勵,彼此承諾監督,並藉著戒毒成功者的分享,給予新戒毒者心理上的強化及建設。

「匿名談話會」讓正在接受勒戒者,比較容易聽進曾經跟他一樣而勒戒成功者的鼓勵,加深他戒治的決心及毅力。

「應該要讓戒毒成功者把經驗傳承、擴散下去,否則一般吸毒者聚在一起,談的都是哪裡買較便宜,跟誰買較方便,一直向下沉淪。應該要有這一股導正的力量,幫助他們,」林達語重心長地說,「若戒毒工作做得好,監獄人口也會減少,檢方的緝毒工作也不會這麼辛苦了。」

值得一提的是,談話會第7 周,是仿效美國N.A.Meeting 治療第11 階段,採取靜坐或祈禱方式,自我鬆弛和清洗。林達說,北檢是與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合作,以正面有效的禪坐方法,穩定他們的心神和意志,以禪修的能量,慢慢地將大腦內的毒癮,鬆弛、化解、清洗乾淨。

北檢的第二階段解毒計畫,是開設「正面減壓課程」,在「匿名談話會」結束後進行,該課程也是與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合作,由該會派遣專業講師授課,針對吸毒者─初期特別以海洛因與安非他命的毒癮者進行解毒,同樣以8 週為一階段,採禪坐方式讓戒毒者從專注與放鬆的訓練提升意志力,克服身體裡的毒癮。

這個部分,北檢也參考了交通大學羅佩禎教授所作的解毒實驗,羅教授在國際及台灣(台中、彰化監獄)進行了數年的正面減壓課程研究,她今年在北京發表的論文報告中,已明確載明靜坐對減壓所產生的正面效應。也就是說,北檢正採用有科學論證基礎的靜坐,來進行解毒計畫。

林達說,希望北檢所做的這個解毒計畫,能夠為戒治工作帶來新的力量,為毒癮患者徹底根除毒癮,讓他們更生後,帶著希望重返社會,重新營造美好人生。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坐 純淨的解毒力量

監獄解毒班 解除心癮

關懷收容人 重返社會

悟覺妙天禪師秉持佛菩薩聞聲救苦的大悲願心,也為實踐政府「監獄即學校」的理念,1988 年起,中國禪學會應法務部之邀,與國家獄政單位合作,從事禪學教化工作,推動受刑人再生計畫,諸如輔導監獄煙毒收容人、推動受保護管束人宗教教化工作,期望幫助受刑人尋回善良本性,讓受刑人的心靈有所依歸、不再迷失。

學員利用雙眼專注掌心,訓練精神統一。
中國禪學印心法發展基金會接受澎湖監獄與澎湖看守所的贈旗。

妙天禪師自 1992 年、1995 年都曾經每週一次,親赴台北看守所為煙毒收容人教授印心禪法。

悟覺妙天禪師曾說:「煙毒收容人的『身癮』大都已由戒毒所去除,但卻沒有根除他們吸毒成習的『心癮』,一旦回到社會,再犯率很高。所以必須設法去除其『心癮』,才是最根本的『解』毒辦法。透過從「心」出發,幫助這些煙毒收容人重新做人,回歸社會。

禪師開示「社會禪」的境界:「風和日麗好秩序,敬老尊賢有禮儀,欣欣向榮無限好,鳥語花香樂陶陶。」

如果能夠以道場取代醫院、以學校取代監獄,社會一定更進步、更幸福。

禪師很早就瞭解到,毒品將為社會製造很大的問題,所以一直鼓吹、奔走、推動真正解除心癮、淨化人心的禪修教育。

印心佛法的弘法機構一直以來皆力行例如監獄煙毒收容人的輔導禪修,並與國家獄政單位合作,推動受保護管束人宗教教化工作,幫助受刑人尋回善良本性。

以禪法化育心靈,自 2003 年起,每周前往桃園女子監獄,教導受刑人禪定,讓她們感受心靈平靜的美好。
桃園女子監獄受刑人的來信感恩。
桃園女子監獄受刑人的來信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