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maggie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三法印—修行人一定要具備的觀念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三法印—修行人一定要具備的觀念

所謂三法印,是指「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靜涅槃」;我們修的八正道,其中的正見就是根據三法印而來。

「諸行無常」是指人的生命無常。「行」代表所有萬物萬象的變化,當然也包括色身的一切,這些都是無常的。換句話說,眾生在世間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無常,不能永恆擁有。

唯一無生無滅、永不變異的,只有內在的佛性,那才是真正的自己、無生無滅的自己,只是我們不能以肉眼得見,祂是一道光,來自於阿彌陀佛。

真正的修行,是要讓靈性展現本有的光芒。可是靈性外面包覆著累世的根塵,覆蓋了原有的光芒,所以要解脫一切,讓靈光重現,這才是修行的功課。

「諸法無我」,是指人世間的一切財富、名利…,都是帶不走的,一切都不屬於我,即使現在擁有,也只是暫時的使用權而已,百年後都將成空。

也許大家會覺得奇怪,明明色身就存在著,怎麼會說「無我」呢?因為人生無常,生命很短暫,頂多只有一百多年,相對於宇宙時空,這一百年只不過是幾秒鐘的瞬間,大概一分鐘左右。

所以世尊在《金剛經》就告訴我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意思是說,人的生命就像夢幻、泡沫一樣,或是像打雷閃電一樣,一下子就過去了,可是生命如此寶貴,讓它輕易虛度,豈不可惜?所以我們除了生活、工作之外,應該要瞭解修行的重要。

「寂靜涅槃」,其實就是永生佛國的意思。當我們明白了「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的道理後,就不要再執著於我相,應該把「外面的我」和裡面那尊「真正的我」合為一體,那就是「寂靜涅槃」,也是我們將來成就以後,永生於光明的佛國淨土。

所謂涅槃,就是無生無滅-無生為涅,無滅為槃。我們要進入無生無滅的涅槃,也就是永生。可是現在很多人都把「死亡」認為是涅槃,那是絕對錯誤的。涅槃是靈性見證到永生不滅,可以永生於光明的佛國淨土,那是一個非常寧靜安祥的光明世界。

所以三法印就是「生命無常、一切財富無我、永生佛國」;只要記住這三點,就可以進入修行的門檻。

 

終於明白,為何暫停禪修時唸經會有空虛感

我是一個內向、自卑、沒自信、不獨立、又多愁善感的人,回想起學生時期,下課除了上廁所,幾乎都是獨自坐在座位上;畢業時,同學們個個都很高興,只有我對未來感到茫然、害怕,不知道自己來到世上是要做什麼。

國中畢業後,我完全沒有想法,每天制式化地過著半工半讀的日子。不過這一路走來,也算蠻順遂的,工作機會一直沒斷過。

婚後一年多,老公被派往大陸,常駐到現在,我一人在台灣帶著兩個孩子,孤身面對各種壓力。後來因為公司外移到大陸,我只好另找工作,新工作因為不得主管緣,每天都帶著不美麗的心情上班。

幾年後,身心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在2006年出現狀況。起初,我一直靠著抗焦慮的藥緩解症狀,但吃了藥,精神會變得恍恍惚惚,無法集中,讓我備感困擾。

2013年3月,我住院摘除子宮與卵巢,出院後在家休養,沒想到這也能被上司拿來做文章,心中有說不出的委屈,同事們也為我抱屈。我不禁深深覺得,難道人來到世上,只有生老病死,就是來受苦的嗎?這樣的人生豈不是毫無意義?

同年7月,一位朋友來邀約我禪修,我心想,就試試看吧!也不會有損失;於是就懵懵懂懂地入門了。第一天上課,我什麼也聽不懂,只是照著做,唯一有印象的是明心脈輪感覺清涼、唱自性歌的時候一直哭。

後來,我的上司也做了子宮切除手術,同事說這是她的現世報。我想到悟覺妙天師父常教導我們不可犯瞋戒,就試著放下過去的不快,前往醫院探視,但當時的心態只是為求能夠平靜上班,主管不要再找我麻煩。

悟覺妙天師父的開示對我幫助很大,如今的我已不再多愁善感,心也開朗許多,遇事也不再一直執著,造成身心負擔。不管在職場上,還是身體健康方面,都變得愈來愈好,入門大約3個月後,很自然就停掉了抗焦慮的藥,心裡著實高興──我終於擺脫對藥物的依賴了,而且開刀後怕冷的體質也獲得改善。

然而,人總是不懂得珍惜,一旦順遂了,就忘了當時的苦難。禪修一段時日後,我的初心不再,變得不夠精進,只是例行性地每週到禪修會館上課;恰好此時我因為時常頭暈,嚴重影響生活,就暫停上課了,只顧著四處求醫,舉凡中醫的針灸、推拿,以及西醫各科,我全都試過,甚至還跑到宮廟喝符水、每天唸經,但唸完後,內心總覺得缺少什麼。不過這些都對我的頭暈毫無幫助。

後來因緣際會,遇到一對20年前幫老公修車的夫妻,不厭其煩地陪伴我,並分享他們的禪修見證,鼓勵我趕快回來禪修上課,於是我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再次回來禪修約半年後,父親得了攝護腺癌第4期,指數高達90以上,在進行放射治療期間,我曾帶父親到關西藥師佛禪寺點燈,祈求藥師佛庇佑,結果放療的不適不但沒有在父親身上出現,甚至還能下田工作,指數也降到2。此外,父親原本必須進行腎臟結石手術,後來結石也自然分化而排出,連醫師都直呼不可能,親友得知後也嘖嘖稱奇。

其實我們每週到禪修會館上課,都是參加一場殊勝的法會,讓自己和家人、祖先的靈性得到提升。雖然父親目前尚未入門,但我從父親身上確切見證了印心佛法的殊勝,還有我的頭暈也差不多好了9成。今後我會更加努力禪修、行功德。

人世間的不如意,都是業力所現,而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擁有宇宙的大生命力與大造化力;唯有這種宇宙聖靈之光,才能清淨魂魄,讓我們愈來愈好。

師父曾經開示,禪修能讓內心清淨,減少負面想法;如果要放下執念與心結,起心動念很重要,所以時時都要以平常心看待一切。師父說「平常心、心常平」,心平氣和以後,自然就會有正面思維,因為心轉變了,就可以放下,如果發現沒改變,就是沒有學到真正的佛法。而真正的佛法是心法,只有心法才是成佛的唯一法門。所以真心修行,「與師印心,與師同行」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關鍵。

現在,我已了解來到這世上的目的,也更明確地知道,當初暫停禪修的期間,為何唸完經會有空虛感;因為自性清楚這不是根本之道,唯有三身成就的師父,才能將災難真正連根拔除。師父教我們的印心佛法,不像其他宗教是意識上的相法修行,而是講求真修實證,是將禪修所得的智慧融入生活,進而更能做到事事圓滿;當一切圓滿了,自然就能一切順遂。

俗云:「前世因、今世果」,佛菩薩都會應化機會讓我們學習超越與贖罪,禪修中所遇到的瓶頸和挫折,都是來成就我們的,所以要帶著真感恩與真懺悔的心去面對。

我曾因不懂印心佛法更深一層的殊勝而中止上課,因而錯過許多靈性提升的機會,但也很慶幸自己能夠再回來共修。這一路走來,我非常感恩師父,也在心中向師父真心懺悔,感恩師父在我離開時沒有捨棄我;師父曾說,我們就像祂的孩子,祂從沒放棄過任何一人;也感恩我的父母及所有幫助過我的人。禪修後,我才知道,所有人事物都需要感恩。

今後,我會更精進禪修,讓自己更強大,不僅能幫助家人,還能幫助更多人,讓更多人都來修禪,得到身體健康、歡喜自在、身心清淨,讓靈性能夠見到宇宙的最高能量,安定身心靈;更祈願地球有一天能真正成為佛國。

(新北市.許淑芬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90期禪修見證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禪宗正法的「戒、定、慧」三學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禪宗正法的「戒、定、慧」三學

一般修佛的人,都知道「戒、定、慧」是佛教三學,在這三學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慧」,什麼是「慧」?就是可以解脫輪迴、從此岸到達彼岸的般若智慧,如何得到這種智慧?必須要以「定」為根本。

什麼是「定」?就是內心不亂,不論外在環境如何變化,都不能影響我們本來的清淨;不管從生活中、工作中、各種家庭、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不如意,都不會讓我們的心受到干擾,永遠都保持清淨。

如此一來,自然可以化解一切逆勢,因為在清淨中,你會很清楚的知道,該如何用另一種不同的角度去切入,然後去轉化它,這就是「轉識成智」。

什麼是「戒」?「戒」是一切為人的基礎,簡單來說,做人做事憑良心就是「戒」,但這樣還不夠,因為禪宗正法是屬於無上佛法,因此對於「戒、定、慧」三學的解釋是更超越的,也就是「正戒、正定、正慧」。

「正戒」,如果我們的思想,以及平日的為人處事, 都不違背良心, 即使去幫助別人的時候,也是如此,就是正戒。換句話說,正戒就是「解人之戒」。

「正定」,就是「入於般若之定,入於智慧之定」。由此可知,所謂禪定,不是光在那裡打坐,而是要入於智慧之定,這才是正定。真正的正定,是要在禪定以後,進入智慧的層次、智慧的法界,也就是要進入另一個清淨的時空。

「正慧」, 就是「入佛陀之慧, 入佛陀之佛心」。禪的最高境界是實相, 如果能夠從禪定中進入實相般若, 進入佛陀之佛心, 見證真如、見證如來, 就能夠見性,能夠成佛。

換言之, 「正定」就是要進入到禪最高的實相境界; 而「正慧」就是要進入佛陀最高的真如,真如就是如來,也就是佛,成就佛陀。

 

在菩薩行中開啟智慧

禪修見證:在菩薩行中開啟智慧

佛經有云:「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非常感恩父母生我、養我、育我,讓我得此人身,能夠在天地間尋求百千萬劫難遭遇、可以永生佛國的機緣。

悟覺妙天師父就如我靈性的父母,帶領我的自性回家,讓我從初入門的不長一智,一路調教成現在對人生充滿希望;雖然未曾與師父說過話,也沒見過師父幾次面,但師父對我內心深處的影響,是非常深刻且真實的。

我禪修至今已20年,非常感恩此生可以追隨妙天師父修行,找到人生在世最大的價值。

記得剛入印心法門時,我還是一個尚未服役的大學畢業生,在等待當兵的前幾個月,學長劍忠師兄接引我到台北心蓮禪室禪修,一開始,我對無相界充滿好奇,每天都會去禪室禪定,而且看了各式各樣與修行相關的書籍,記得當時我問心蓮師姐:「為什麼這本書會這樣寫,那本書又那樣寫?」心蓮師姐回答:「你已落於文字相」,一句話敲醒了無知的我。就這樣,我懵懵懂懂地開始修行了。

如今想來,當時的我一直在意識界打轉,完全摸不著正法的大門,慢慢才明瞭師父對我們的殷殷開示:「真正的修行不是意識修行,要脫離地球時空」、「修行要實修實證,身心要產生變化」、「師父上課,話中有法,要當下用心相應,不要抄筆記」…等等,師父的每句開示都直達最究竟,都是一條成就的法船,可以讓我們好好開悟,見證佛陀無上的般若智慧;弟子滿心感恩。

進入職場後,由於工作忙碌,生活被世間法綁住,修行變得斷斷續續,只有偶爾去上師父親傳的課程,但我心中與師父相連的無相連結始終不曾斷過。很感恩劍忠師兄與清孝師姐,在我忙於世間法的那段期間,一直沒有放棄我,不斷地關心我、鼓勵我,拉著我修行。後來回到家鄉台中,我才真正開始穩定禪修。

從小,我就知道自己在個性上有許多缺點,雖然也想要改變,卻怎麼也改不了,以為一輩子都會在這種內心交戰的狀態下,束縛著心而生活。但禪修後,這些心中的陰霾竟一層層地被撥開了;現在的我,已能以更超然的角度來看待內在的起心動念,不再被意識所綁,內心也覺得平安自在。

這些看似不可能的變化,都是師父以清淨的佛光度化了我的業力,才讓我的人生得以重現光明。

一直以來,我都以自己看似年輕而自喜,旁人得知我的年齡,也常表示驚訝,歲月並沒有在我的外貌留下痕跡;因為禪修以後,身體一直都被一股能量保護著。

當然,我也曾有過一段身心俱疲的時光,記得剛開始工作時,因為不知如何排解壓力、放鬆身心,導致胃出血,一夕之間長出滿臉痘痘,甚至膏肓和心臟都出現問題,也經常感覺身心疲勞,即使睡得再多,早上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起床。但隨著禪修後自我調整,這些症狀已不復存在,整個人變得容光煥發,反而看起來更年輕。

另外在職場上,我也更懂得體恤別人,能夠站在主管和同事的角度,去感受他們的立場,盡力去幫助他們的需求,做到「人」與「事」雙面圓滿;進公司才一年多,就獲得加薪與晉升。

還有在公司部門舉辦的讀書會中,我只要看過一遍,當下就能整理出書中的關鍵重點,分享給同事,並建議他們該如何運用。

諸如此類,都不是過去那個平庸的我能夠辦到的。禪修讓我的頭腦更清晰,可以容納更多記憶,分析能力也提升;就像師父說的,禪修與生活息息相關,真的可以為生活帶來很多好處。

世尊說:「人之所以不能成就,是因為我執與法執」,我很慶幸自己在修行過程中,不會執著自己一定是對的,當我發現自己在哪方面沒有做到師父開示的要求時,都會檢討是不是修行有盲點,或是哪裡沒做好,比方初修時,我的妄念很多,我會去參為什麼有妄念,結果開悟到,原來還有另外一個真正的自己察覺到這個意識妄念的自己。

經過一次次深入開悟、印證師父的開示,以及從禪定中開悟到的智慧,我才知道,修行是因為得到了智慧之光,才不會發生退與轉;同時我也全然相信,師父為我們所安排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具備成就的條件。

還有一次殊勝的經驗,是我在街頭和師兄姐發文宣、接引有緣人禪修時,發現自己當下好像進入另一度時空,只剩下我和師兄姐幾個人,整個磁場寧靜而祥和,一直到結束後,才又瞬間回到現實的人間。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們每次禪行,都是把自己交給師父調教的最好機會,而得到最多收穫的也是自己。

禪行中所看到的各種形形色色的人群和生活景象,都讓我真切地感受到,眾生在世間真的很辛苦;最苦的是,他們為了追求幸福而忙碌一生,甚至只圖一餐溫飽,卻不知道真正的人生幸福和解脫苦難的道路在哪裡,只能生生世世流轉,承受種種無明帶來的痛苦。

師父開示,我們要戰勝明天的自己,要有超越的心,而禪的本質也包含了超越性,所以在禪定過程中,要秉持這種超越心,超越身心的障礙,進而管理自己的身體。另外,我也體會到,禪定不能停留在氣的階段,要運用精神體清淨脈輪,超越到光電世界;因為氣的階段還停留在地球時空,要讓色身從物質體轉為精神體,超越地球時空,進入靈性修行。

為了讓印心佛法能在台中海線地區廣為弘傳,我與台中禪修會館的幾位師兄姐,從今(2020)年6月開始,於海線在地公園推動「達摩無相神功體驗禪」活動,並定下長期經營的目標,希望把師父所傳、這麼好的禪宗正法,在海線地區弘揚開來,一方面學習師父要我們做到的統領大眾,一方面可以和大家一起精進共修。在與鄉親共修時,大家都非常開心,一起在大自然的環境下,共同為提升身心靈而真誠相待。

每次活動結束後,我都能感受到內心自然湧現的慈悲與法喜,才發覺「統領大眾」有另一層意義,就是當我們付出真心為對方好,以心對心的相處時,對方自然會感受到這份心意,而願意相信我們、跟隨我們;不是只有外在形式上的統領。

今後,我期許自己能以一顆純真的心,與師同心同行,關懷眾生、照顧眾生,和眾生一起跟著師父回靈性的家;以「推動地球佛國、人人作佛」的目標而努力。

(台中.陳世智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9期禪修見證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八正道讓靈性進入聖位,不再輪迴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八正道讓靈性進入聖位,不再輪迴

釋迦牟尼佛從修行中了解,靈性如果不能超越輪迴,就會不斷地流轉於六凡。如何才能讓靈性解脫,得到自由自在?佛在禪定中見證了八正道(或稱八聖道),讓靈性可以進入聖位,不再輪迴。

所謂八正道,是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念、正精進和正定,這八正道可以預防煩惱和痛苦的產生,是解決煩惱和痛苦的方法,讓我們煩惱不生、痛苦不生。

正見,是對修行的正確知見。宇宙中的萬物、所有的眾生,一切都是來去生滅的,我們常會覺得人生空苦無常,如果你真正瞭解什麼是空苦無常,就會明白修行成就的重要,這是修行人首先要建立的觀念。

正思惟,一般的解釋是正確的思考,說得更明白一點,就是你每天所想的都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如何明心、如何見性、如何在這一生這一世成就佛陀,就是你的一切思惟都是為了要見性,這就是正思惟。

正念,是指對修行的究竟念念不忘。什麼是修行的究竟?就是印心佛法的「清淨、智慧、圓滿、圓覺」。讓自己的每一個當下都保持清淨,心不要被外境所轉,影響靈性的清淨,這是修行的重點。

正語,就是要善言善語、妙言妙語。修行人不應說長道短,傳播是非,勸人為善,告訴對方離苦得樂、成就佛陀的重要,宣說佛法,也就是告訴人家如何修行正道,如何成就佛陀。

正業,是指從事如來事業。就是利益眾生,要幫助眾生離苦得樂、超越輪迴、解脫自在,簡單的說,就是要接引他們來修行,進而成佛。所以正業就是攝取眾生,莊嚴眾生,攝取佛國,莊嚴佛國。

正命,是要瞭解自己這一生為什麼要來人間投胎,是以什麼為命;那就是要「自覺覺他,自度度他」,也就是要修行,要讓我們有限的色身生命能夠延伸到無限大的靈性性命。這是正命的意義。

正精進,就是要努力精進的修行。如何精進?就是你的修道心要堅定,不退轉,而且要認清修行的目的,要找到心靈的歸宿。

正定,是指般若正定,也就是在正定中得到般若智慧。修行人要智慧禪定,然後才能超越三大阿僧祇劫,直接進入心靈的智慧層次,讓佛土現前。

 

藥師佛讓我大病重生

禪修見證:藥師佛讓我大病重生

今(2020)年3月,我因為身體不適到診所檢查,發現黃疸指數超標,醫生要我儘速到大醫院掛急診作詳細檢查。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醫院檢驗出我得了急性肝衰竭,必須在短期內進行肝臟移植,否則會有生命危險。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把我的心情瞬間打入谷底。

當我辦好住院手續,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時,心中充滿恐懼,思緒不斷翻攪,突然想起曾有一位先生救過我的侄子,那時侄子正受妥瑞氏症困擾,家人四處求醫都無法治好,後來因為那位先生的幫助,侄子現在已經是個健康的孩子。

於是我請姊姊協助聯絡那位先生,才知道他是覺妙覺明師兄,是悟覺妙天禪師的弟子,正在修行印心佛法。當時覺明師兄並不認識我,但他一得知我的病情,就毫不猶豫地說,要帶我到關西藥師佛禪寺點燈祈福,師兄真的非常慈悲。

由於我必須留院觀察,所以就請姊姊代我前去,當時藥師佛賜了下下籤,籤詩指出我的病況不樂觀,但覺明師兄沒有放棄,他建議我們先點藥師佛燈和七星燈,再超度冤親債主,還幫我獲得龍穴生基大能量,祈求佛菩薩保佑我可以安度此次危機。

當天,覺明師兄用通訊軟體LINE傳了悟覺妙天師父開示的影片給我,讓我保持平常心,不要想太多。我躺在病床上,不斷重複播放妙天師父開示的影片,並依師父在影片中所傳的禪定方式禪定,結果在第二次驗血時,黃疸指數竟然從26降到20;我非常感謝妙天師父給我的加持和覺明師兄的幫助。

幾天後,黃疸指數依然停留在20,仍屬於危險階段,那時姊姊告訴我,她突然想起3年前,幫我算命的黃師傅曾建議我要改名字,還要懺悔;於是我當下在心裡懺悔,但不知該怎麼做,只是簡單地在心裡不斷說著對不起,一直到睡著。

隔天一早,姊姊再次和覺明師兄前往藥師佛禪寺,這次姊姊一直求不到籤,覺明師兄立刻打電話給我,要我當下懺悔,我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姊姊前一晚也要我懺悔。不過,當下我依舊不知道該怎麼懺悔,但還是閉上了眼睛,真心祈求佛菩薩幫助,就在那一瞬間,我突然知道該如何懺悔,甚至還莫名其妙地哭了。

大約15分鐘後,姊姊再次請示藥師佛,這回藥師佛賜了一支非常好的籤,讓我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總算安定下來。後來姊姊幫我點了元神燈,祈求一切平安順利。結果奇蹟發生了,自從懺悔後,我的黃疸指數開始逐漸下降,從20降到12,再降到6,真的非常神奇。1個月後,我平安出院了。

因為這個病,我認識了悟覺妙天師父,也見證了印心佛法的殊勝。剛開始看師父開示的影片時,我發現師父就是我心中一直想要尋找的上師,當下我就決定要跟隨師父修行,所以出院後,我便詢問覺明師兄,表明我想加入印心法門,成為師父的弟子。

在師兄的協助下,我聯絡到基隆禪修會館的負責人龍昭蓉師姐,順利開啟了我的禪修之路。禪修以後,我心中一直有種無可言喻的快樂,這是我前所未有的感受,每天都覺得內心十分愉快,生活充滿法喜。

張詠勝(第二排右一,穿藍衣者)積極投入禪修會館的義工活動,接引有緣人禪修。

最可貴的是,我的生活和健康都有所好轉,尤其是與家人的關係;我曾因為脾氣暴躁,經常和妻子吵架,甚至會以打罵方式教育孩子,所以他們都不太親近我。但我現在不僅脾氣變好,和家人的關係也親密許多,不再和妻子爭吵,也沒有再打罵孩子,一家人的感情升溫不少。

此外,我之前投資的標的,因為某些因素,一直沒有進展,讓我焦慮了將近1年;如今也開始獲利,不用再煩惱。同時我還發現,身體狀況比以前要健康許多。

長久以來,我因為攝護腺肥大而出現夜尿症狀,影響睡眠品質;但自從參加師父在台北南港親傳的禪修課後,幾乎每天都可以一覺到天亮,解決了困擾多年的夜尿問題,真是非常感恩師父!

還記得有一次在禪修會館上課,專注禪心脈輪時,看到體內有一道很強的黃色光芒,從尾閭慢慢往上延伸到頭頂,彷佛一片佛光布滿全身;下坐後,身心感到非常溫暖、舒暢和柔和,實在不可思議。

我很慶幸在有生之年可以遇到悟覺妙天師父,修行正法印心佛法。感恩這一路以來曾幫助及照顧過我的姊姊、覺明師兄、龍昭蓉師姐及其他師兄姐;尤其是姊姊和覺明師兄,在我住院期間,到關西藥師佛禪寺為我點燈、祈福,也讓我在生死關頭得遇正法。

同時,我也要感恩一直陪伴我的妻子,和在我最無助、最低迷時,不斷給我鼓勵的母親,我會好好珍惜與家人在一起的因緣。

最後,我要感恩悟覺妙天師父的大威德力和大造化力,讓命在旦夕的我,可以平安度過生死攸關的重病關卡,重獲新生、脫胎換骨。今後,我將努力跟隨師父修行,接引更多人一起禪修,讓地球早日成為真正的佛國淨土。

(基隆.張詠勝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8期禪修見證

 

悟覺妙天禪師最新影片|在禪定中跟心靈團圓

悟覺妙天禪師

人都有一顆心,但卻不知道這顆心裡面還有一顆看不見的無相實相的「妙心」。那是真正的自己,這個妙心來自於佛國。

禪定,是為了心靈團圓,就是我的人跟我的佛團圓,那也表示回到佛國、回到淨土,你會馬上感覺到心裡面很溫暖、很清涼,這是非常重要的禪修觀念。

一般的修行,多談論誦經、唸佛、拜懺,這只是一個佛教的儀式,真正的修行,要自己先開悟,開悟人來到人間是為了做什麼。在佛的眼光裡,我們投胎來到人間,就是為了回到我們靈性的佛國。

至於如何回到靈性的佛國?就是我們的心靈團圓、人佛團圓,這就是修行的第一步─「明心」。

在禪定中,你能見到自己的本性,你的佛、你的光,從心裡面發出來的妙光,找到自己了,這是真正的團圓。

——悟覺妙天禪師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不想再輪迴,要從十二因緣開悟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不想再輪迴,要從十二因緣開悟

釋迦牟尼佛在禪定中參:「每個人都有無盡的煩惱和痛苦,這些煩惱和痛苦是從哪裡來的?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祂把這些煩惱之因都找出來,然後一一滅掉。從這裡,祂參出了四聖諦─苦集滅道,也就是把所有痛苦的原因都集合起來,一一完成後,就滅掉了,然後修行佛道。

進而祂又繼續參:一個人出生來到人間,一定會面臨「老、病、死」的問題,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替代「生」,而不會有「老、病、死」?那就是不要「生」。如何不生?就是讓靈性得到永生,而不是色身。佛就這樣參出了十二因緣。

大家不妨想一想,我們今天為什麼會輪迴為人?有兩個原因,就是「無明」和「行」,因為無明而造業;「行」是行為,也就是造業。

換句話說,就是因為有了「無明」和「行」這兩個「因」,不能進入聖位,所以才會有從無始劫以來,一直在地球輪迴的果。

因「無明」所造的業,這個造業的行為就是「行」;然後根據原始意識,投胎來到人間,這是「識」;投胎人間就是到名色脈輪,原始意識也一起進入母胎,並結成胎,這叫「名色」。名是名字,也就是胎;色是指生命體。

一個人從「無明、行、識」到「名色」,形成胎以後,就有了「六入」─眼耳鼻舌身意,十個月後就「觸」,或稱觸地,就出生來到人間,並且會有各種感受,這是「受」。

一個人從「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來到人間、慢慢長大後,就開始懂得去「愛」,也就是要找對象結婚,這是「取」;取得以後,就「有」了,有了孩子。

由此可知,現在的因就是「愛」,它會造成兩個未來的果─「取、有」,而生下來的下一代,又會一樣地「生、老、病、死」,人就是這樣一直輪迴。

如果你不想再輪迴於「生老病死」,下輩子不想再「生」了,不再投胎了,那麼你就從十二因緣來開悟、修行,這樣可以得到「緣覺」。

 

【禪修見證】 左腎修復記|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禪修見證】 左腎修復記

民國100年,我的身體健康出現警訊,醫師檢查發現我的腎臟已經萎縮,我問醫生怎麼辦,他說你等死好了…

民國102年,我入門修行印心佛法與印心禪法,聽了悟覺妙天師父開示,覺得禪修是我們身體健康的良藥,我就很認真的聽課;第七個禮拜,禪定時,突然間一個閃神的樣子,人已經飛到外太空,看到北極星旁邊有一顆閃閃的星,那顆星星越來越靠近我,才在懷疑中,這個星星已經從我禪心輪進來,這時候全身很熱,我就把這個能量經過禪心輪帶到身體各部器官,全身都熱熱的。

之後禪定時都做三心定位,一直把能量接下來修復我自己的腎臟,六個月後回到醫院再去檢查,醫生說我腎臟的萎縮已經不見了,兩個腎臟都很漂亮、很完整,他把和以前萎縮時的影片放在一起給我看,那時候才想說原來禪定的功用,就是可以修復我們自己身體上的各個器官,修行印心禪法對於自己身體狀況有很大的幫助,與禪修的時間長短都無關,我認為以自己的真心,用心的聽師父開示最重要。

(新竹‧徐運煌師兄)

 

因細菌感染喪失聽力…認真禪定後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禪修見證:因細菌感染喪失聽力...認真禪定後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從公務員退休後,我原本興致勃勃地規劃,要做許多上班時沒空做的事;但是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喪失了聽覺,當時我很驚慌,四處求醫,但還是聽不見,心裡感到相當害怕、無助。

那時,我先生已禪修印心佛法4年,在新北市南勢角禪宗印心會館共修,他看我那麼煩惱,就建議我:「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禪修?禪修對健康非常有幫助。」然而,我從小的個性就是「非常相信自己,不容易聽信別人」,因此並未接受先生的建議,還是繼續找醫師治療,就這樣持續將近1年,耳朵還是聽不到聲音。

後來透過女兒安排,我輾轉到台北榮總就診,醫師告訴我:「你要開刀,因為兩耳都已被細菌嚴重感染,而且是不一樣的菌源。」我問醫師:「可以選擇微創手術嗎?」醫師表示,我的症狀已嚴重到無法採用微創手術,必須把雙耳切開。聽到醫師這麼說,我的憂心更加劇了。

回家後,我一方面覺得害怕,同時又感到異常煩躁;此時先生又再度提議:「你要不要跟我到南勢角會館禪修看看?」我心想:「也好,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就這樣,我入門了。

記得我當時的想法是,既然來了,就好好上課,剛開始的前幾週,雖然聽不到,但我很認真地看著悟覺妙天師父在視訊螢幕上開示的字幕,依照師父傳法的方式練習禪定,經常坐得滿身大汗。後來發現,只要我進入會館,心情都會安定許多,十分奇妙。

前(2018)年2月底,由於原先預約動手術的醫師出國,在等他回國的期間,我又找了耳鼻喉科的醫師檢查,結果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醫師很疑惑地問他身旁的助理:「她和病歷上的病患是同一人嗎?」助理回答:「對啊,她就是蔡嘏香,所有看診記錄都在這份病歷裡。」醫師又再確診一次,然後以不可思議的口吻對我說:「奇怪,你的耳朵都好了啊!」我問醫師:「是否不用住院了?」醫師笑著說:「你都已經好了,為什麼還要住院?現在就可以回家了。」我不放心,又繼續追問:「那還需要回診嗎?還要擦藥嗎?」醫師說,都不需要。

當下,我真是太感恩師父了!雖然耳朵還是有一點聽不清楚,但後來再去台大醫院,醫師說:「這是耳鳴,今後你要和它和平共處。」聽到醫師這麼說,我只好認命地放下這份擔憂。

後來再到會館上課時,我在內心虔誠地向悟覺妙天師父及佛菩薩祈求,希望耳朵可以完全痊癒;結果在禪定時,真的有一股強大力量,從頭頂灌下來,通達全身;我當下明白,原來當師父在上課傳法時,真的是以無限大的能量加持我們,我非常感恩師父,更加認真地上課。接下來的1個月,我又跑了2家醫院看耳鳴,但都未見改善,後來是靠著一次又一次地認真禪定,才終於讓耳鳴得到大幅改善。

過去的我,曾因太主觀而耽誤了禪修因緣;現在我深深體會,不管在人世間的事業多成功,或是做了多少了不起的事,最重要的是有健康的身體。因此我願意將自己的親身見證與有緣人分享,希望人人都來禪修,和我一樣擁有禪修帶來的福報!

(新北市.蔡嘏香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3期禪修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