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禪定

修行與神通

有一天,釋迦牟尼佛在一座森林中散步,看到一位比丘在大樹下,正襟危坐的禪定,一心一意想學神通。釋尊看了微微一笑,走向前問道:「你這樣用功修行,有什麼心得呢?」

比丘睜眼一看,見是釋尊,連忙站起來頂禮,接著說:「我修行的目的,是想得神通,對持戒布施的法門,我不想學,而且沒有興趣!」 

「那是很危險的,持戒布施才是學道的根本。神通變化那是枝末的問題,依持戒布施的功德,就會得到神通了。無根怎麼會有枝末,你真是顛倒根本了!」 
繼續閱讀

印心佛法的禪光 轉化人心

我是覺妙妙明,今天要和大家分享,悟覺妙天師父傳我佛心印的經歷。

首先,我看到非常燦爛的紅光,然後轉變為綠光、黃光和金光,最後變成極其明亮炫目的白光,那光實在太亮了,因為它不只是可以看到,還可以感受得到,然而這是當時我內在所產生的感應,無法如實傳送給大家獲此感應;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得到心印所產生的影響,讓我可以有能力去影響其他人。

在我得到師父所傳的佛陀心印之後,每當我面對接觸到的人,都可以清楚地透視他們的心,甚至靈性,當我講話或授課時,可以清楚地感應到對方的心門是否敞開,樂於接納更多的教導;也可以清楚地知道,對方的心門緊閉著,充滿了懷疑、恐懼和挑戰。

我也發現我們有時也可轉化人心,幾個月前,在上海,當我走出地鐵站時,看到前方有一陣騷動,一大群人圍著那兒,我走到人群前,詢問旁邊的人到底怎麼回事,他們告訴我,有位年輕人,正在毆打一名年輕女孩。

當我走向那位男士,他轉過身來,面向我,並且充滿憤怒地瞪著我,他舉起了拳頭,我知道他想要打我;但我依然看著他,同時內心升起一股慈悲心,在那一瞬間,我發現他凶惡的面容不見了,也感應到他的心境轉變了,他因為意識到自己所造作的惡業,而感到哀傷和羞愧,宛如他的內在毒素已經被熔化掉了,我們都可以如此正向地轉化別人的心。

師父告訴我,心靈的交流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除此之外,也可以感應到對方的心,以及對方心裡的各種情緒;但通常我感應到的,往往不是幸福或快樂,大多是恐懼、憤怒和痛苦,人總有太多的苦楚和淚水,隱藏在笑容背後,甚至還有很多恐懼,隱藏在我們呈現於世人面前的假面具背後。

但透過印心佛法,我們可以感應到這些,可以感應到身旁每一個人的情緒,因而心生悲憫。

不過,我們也不免招架不住,因為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我們一天、一年,甚至窮盡一生之力,究竟能幫助多少心靈呢?

能幫助的人永遠太少,而此時我才明瞭,師父也在思索同樣的問題。

自師父成就之後三十年來,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無時無刻不在感應著眾生的苦痛,苦思要如何幫助那麼多的眾生。

師父開啟了我內在的自性光後,在師父前面,雖然我閉著眼睛,但我仍然可以看到最燦爛、最優美的光,而這個生命之光、師父的光、佛陀的光和上帝的光,都是你我內在本有的光。

最近,我在美國的一間日本禪寺,和當地的修行團體一起打坐,那個修行團體和他們的老師,在國內都頗負盛名,他們每天都很認真打坐,數年來如一日,但當我和他們一起打坐時,卻看到非常明亮的光,馬上就被一團一團的黑影所覆蓋,這些黑影來自四面八方,而我知道這些黑影,就來自於這些修行人的靈體之上。

下坐後,我和其他修行人交談時,他們告訴我,方才的打坐是前所未有的殊勝,他們過去的禪定經驗,都不曾如此特別,但他們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因為他們只知「有相」的修行,而師父教我們的,是如何找回我們內在本有的那個「無相實相」,這是我們可以和其它人分享的。

這次的經驗也回答了我的問題,要怎麼做,才能幫助那麼多的苦難眾生,其實師父早就知道答案了,所以祂無私地和每個人分享祂所見證的一切,讓我們可以找回內在本有的聖靈之光,並和身邊的每個人分享。

透過師父給我們的生命之光,我們就能讓佛光普照地球,也能讓自己的內在發光、發亮,並且以心傳心,一個傳一個。這些並不是我的想像,也不是我單純地相信,而是我所親自見證、印證到的。

同樣地,您們各位也可以同樣見證。請您精進修行,找回自己的自性光。

(上海‧覺妙妙明師兄)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金剛自性禪定

悟覺妙天禪師

金剛自性禪定

金剛自性禪定者,
正定正慧無上禪法。
所謂正定正慧者,
不見身相為正定,
不見心相為正慧。

不見身相者,則無有我執,
無有我執者,
不追逐世間富貴名利,
否則易為我執所誤。

不見心相者,則無有法執,
無有法執者,
俱足智慧,不為所知障,
雖得富貴名利,亦不迷惑於斯。

是故不被我執所誤,
不被法執所惑,
是謂正定正慧,
亦是金剛自性禪定。

金剛自性禪定,隨緣不變,
雖入世而不墮入紅塵所苦,
紅塵自歸紅塵,本心自歸於清淨。

如油入於水,不被水所沈,
人雖處於惡勢力,不被所嗔,
人雖處於誘惑力,亦不被所困。

故一切諸相魔相不能侵,
一切魔法不能入,一切魔力不能使,
不被魔障所困,不被魔心所動搖。

心如金剛,
魔法諸相,無門可入,
既無門可入,外魔自退。

是故禪行者,
心無所染,心無所住,
心放大光明,心胸廣大無量,
行為光明磊落,身心清淨見底,
法身琉璃透澈,智慧博大無邊,
正是金剛自性禪定。

金剛自性禪定,
本有金剛不壞之心,
此心來自般若智慧,
般若智慧來自於師授,
受此般若智慧,直了成佛。

– 1990.12.1‧禪心雜誌第十六期‧金剛自性禪定

 

回家

悟覺妙天禪師

回 家

一般的坐禪,即使坐破了蒲團,
還是不能成就,
原因是「誰在那裡坐禪」?
是「人」在坐禪,不是「靈性」。
因為你在那裡坐禪,沒有進入禪定,
你不瞭解進入禪定之後的
那個精神體的世界。

禪定是為了讓你的精神體脫離地球時空,進入另一個光明的世界。
所以你在禪定的時候,
要保有一顆什麼心?
很法喜的心。
因為我們要回家了,
要見到本來的真面目和本來的風光。

什麼是本來的真面目?
就是自己的真心,是真正的自己,
就是佛性。
要見到自己的佛性,
要回到我們佛性的家,回到本家,
那是多麼高興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們禪定的時候,
不要一付很痛苦的樣子,
應該是很高興、微笑的表情,
那種很期待,期待要回家的心情,
就像我們出國很多天,
要回家見自己的親人一樣,
那麼喜悅,那麼高興。
所以,只要看你們的表情,
就知道坐得如何。

-2010.04.07‧印心禪法真修實證第一講

 

釋迦牟尼佛所傳的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

許多人以為學習佛法,必須要研讀佛經、從中鑽研佛理、而沒有透過禪定真修實證。

然而2500多年前,釋迦牟尼佛修行的過程,並沒有讀經典,祂是經六年苦行,而後在菩提樹下七天禪定,從禪定中夜睹明星證道,完成了身的解脫、心的解脫、靈的解脫而成佛。

佛法是釋迦牟尼佛親自傳法時說的話,然而釋尊弘法四十五年,在最後涅槃的時候說「沒有說過一個字」,這個意思是,釋尊的法是「法中有法」,並不在於「話」的表面。如果聞法不能悟心,就是流於「相法」,如此便不能與釋尊相應。

金剛經偈語:「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般人總是停留在誦經的階段,照著經書一句一句的唸,來解釋,例如誦經跟持咒,往往緣木求魚。而悟覺妙天禪師是依照釋尊的精神,將釋尊所傳的修行方法付諸於實踐,悟覺妙天禪師一再強調,修行要行經,要實踐,依循釋尊的修行方式來實踐。

悟覺妙天禪師曾於禪定中見證,所謂「夜睹明星」,並非以肉眼見天上的星星,而是禪定中見證全身細胞昇華發光如滿天星斗。悟覺妙天禪師因為親身實證了釋尊修行證道,讓身體解脫、心理意識解脫、靈性解脫成佛的歷程,以自身真修的經驗,還原釋迦牟尼佛2500年前的修行方法,傳授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包括十大戒律、十大法印、離四相、六度波羅蜜、十脈輪清淨法門、十地菩薩解脫法門、傳佛心印的真禪妙法,希望幫助有緣人打破執著經典的修行觀念、破除意識修行方式,直接以靈性修行、明心見性、見佛成佛。

 

印心佛法與印心禪法

真修實證的禪宗佛法,就是印心佛法和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可以讓我們得到般若智慧,印心禪法則是讓我們證到這個般若智慧的境界。換句話說,就是「智境同轍」。如果你只有智慧,並沒有到達同步的境界,那是沒有用的。

有些人認為印心禪法是外道,那是他們不瞭解,當身體與靈性還沒有成為一體,達到「身心一如」的境界時,必須設法維持身體的生命力,否則當心臟停止,修行又尚未成就,豈不白來人間一遭?

智慧不同於知識,也不是人的意識,而是來自於內在的靈性,所以一定要經過禪定,進入無相實相的法界,才能見到佛性,得到真正的智慧-般若智慧。到那個時候,才會瞭解,原來修行這麼好!這麼重要!

印心禪法是世尊所傳的智慧禪法,可以讓一個人改變體質、變化氣質,讓一個平凡的人,從禪定中,得到超生命之光,讓身體細胞活化,健康長壽,精神愉快,進而開發心靈智慧,讓靈性得到提升,成就完美人格。

修印心禪法的人,有了完美的人格後,事業會更壯大,人際會更和諧,家庭會更圓滿。印心禪法是生命之禪,充滿生命力、智慧力及造化力。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一)改變體質

禪修印心禪法後,氣會自然的變化,會保持年輕,充滿活力,精神非常旺盛,可以提高工作效率。由於身體沒有毛病,可以讓我們在工作上、家庭上、社會上,善盡自己的力量。

修印心禪法,可以讓一個人的體質,從生病改造成不生病,退化的細胞可以再生。如果修到最高境界,還會發現一種綠色的光和紅色的光,配合起來就是超生命之光,這是原始生命之光,可以讓生病的細胞再生,進而改變一個人的體質。

(二)變化氣質

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變化氣質。所謂變化氣質,並不是指外貌會改變,而是從內心散發於外的質感,會得到提升。

一個人的言行,決定於自己的思想,如果有正確的思想與觀念,做起事情來,當然會很順利;但如果充滿偏見,自然不會得到好結果。

為什麼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轉變氣質呢?因為修了印心禪法以後,對於外界的物質慾望會降低;因此有些人在還沒有修印心禪法以前,會抽煙、喝酒、打牌、參加很多無謂的應酬…等,修了印心禪法以後,這些習慣會自然的停止,自然的改變;而這種改變,並不是勉強自己去持戒才做到的。

禪宗的禪,不強調持戒,因為「清淨」就是戒,當心清淨了,自然不會犯戒,所以修印心禪法可以變化氣質,可以讓人從平凡,提升到高貴、聖潔。

(三)增進人際關係

修印心禪法以後,人緣會變好,身體沒有毛病,一天到晚都很快樂,充滿法喜;以這種愉悅的心情與他人相處,自然減少很多糾紛與對立,人際關係當然會變得更好。同時,也因為人緣好,做起事情來也更有勁,更能事半功倍。

(四)得到無上智慧

修印心禪法可以得到無上智慧,這種智慧可以用於我們的生活、工作、家庭,甚至還能用於社會、國家、全世界。修印心禪法的人,心量會變得宏大,無量無邊,不會為了一點小事情,或是名利、權勢,而相互爭奪,任何時候都能處之泰然,人生會過得非常充實,非常有意義。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除了可以改變體質、變化氣質、增加人緣,以及增長智慧外,還可以得到一種超能力,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只有修印心禪法的人可以體會;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自己才能瞭解其中的奧妙。

禪,不是「說」禪,不是「聽」禪,也不是「讀」禪或「看」禪,而是直接去感應,直接印心,到達「心」的最深處,從「自性」深處散發出來的光明,這種自性的光明力量,會讓一個人的體質改變、氣質也會有所變化,這就是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印心佛法的特色

印心佛法是以「佛心」印「你心」的法門,從學理來看,「印心」是指心靈與心靈在授受之間所產生的共鳴現象,也就是「相印」,藉由上師的智慧之光來點燃你的心燈,讓這盞心燈普照你體內的眾生,並使之得度,讓它們都能見到本來清淨的真如。

印心佛法是最究竟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45年,說法無數,但根據《楞伽經》,釋尊說祂「不曾說出一字」,表示釋尊真正傳的佛法,並不在語言文字上。那釋尊真正傳的佛法是什麼?

釋尊於涅槃前的靈山法會,手持大梵天王供養的金色蓮花,不說一語,現場只有摩訶迦葉尊者破顏微笑,於是釋尊開示:「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這不透過文字、用言教之外的方式傳法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的微妙法門,就是印心佛法。

因此印心佛法就是整個釋迦牟尼佛傳法的最核心,是最究竟佛法。

印心佛法是靈性在修、不是意識修行

一般傳統的修行方法或者所謂方便佛法,諸如唸經、說法、持咒、布施、持戒、拜懺等,都是停留在五官及心理意識的層次,也就是「意識修行」;因為不能拋卻意識向內心修,所以想要做到意識清淨是比較不容易的,就好像我們體內的內臟如果有了毛病,是無法從體外處理好的。更重要的是,意識修行是離「心」修行,「靈性」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提昇。

真正的修行是向內心修,因為佛不在外,在本心。達摩祖師在《血脈論》中指出,「外覓佛者,盡是不識自心是佛」。唯有進入「靈性」的修行,才是直指本心的內證修行。

印心佛法既然是語言文字之外的傳法,是從「心」入門,直接由外面的「色身的我」找到內在的「靈性的我、本來的我」,是中道,是讓修持者能夠清淨、智慧、圓滿、圓覺的法門。

印心佛法是證道明師傳法

印心佛法既然是不透過語言文字,直接以心傳心的法門,就必需有證道的明師來傳。

修行者要直了成佛,除了清淨意識層面,還會面對潛在意識包括舊意識、原始意識等累世意識的障礙,光靠自己的力量而能突破者萬中稀有,必須透過證道明師的力量,才能帶領弟子的靈性,直達自性本體。所以達摩祖師說:「若自己不明了,須參善知識,了卻生死根本。」

而明師的條件是什麼?達摩祖師說:「若不見性,即不名善知識,縱說得十二部經,亦不免生死輪迴,三界受苦,無有出期」。中土禪宗從達摩祖師開始,傳承歷代祖師,都是以最清淨的本心及佛的證量,也就是「佛心印」,來傳給弟子,讓弟子也能得到同樣清淨的本心,同等佛的證量,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不經由文字相,不經由聲音相,而是弟子直接能夠和上師印心。

印心佛法是一世成就法門

一般修行法門停留在意識修行,又沒有明師傳法,因此不容易清淨意識層面、更找不出有效方法跨越潛意識障礙,所以修行目標往往是下一世到更好的地方修行,比如唸佛往生西方淨土再繼續修行,而不敢談一世成就。

然而釋迦牟尼佛證道時發現:人人都能成佛。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只要把「我執、法執」排除,就可以修行證道。人人成佛就是釋尊的願力。

印心佛法可以引領修行者一步步從身體的空間,到意識的空間,到精神的空間,然後到靈性的空間。當修到靈性的階段,就能自我控制意識,就可以改變一個凡人成為聖人,也就是「超凡入聖」。因為印心佛法的修行是將色身的神識之心與內在的本心(也就是佛性)合而為一,就能夠轉意識成為智慧,能夠事理圓融,也就是不論出世法、入世法,通通都能夠圓通,當下就是佛。

印心佛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達摩祖師到中國傳承「佛心印」,經六祖發揚光大,但流傳至明代中期已經沒有大師表示自己得到心印,所以東初老人曾跟聖嚴法師說:「近世叢林所謂傳法,不在於心法而在於傳承寺主方丈的位子」。幸好明朝鳳頭禪師密傳心印給在家弟子,後經敬哉禪師帶到台灣,付囑給悟覺妙天禪師,大家才有機會可以聽聞到正法。

妙天禪師傳承的印心佛法,是最「清淨」、最「智慧」、能夠入世圓滿、出世圓覺的殊勝法門。百千萬劫難遭遇,歡迎大家一起來共修。

 

禪定的好處

禪定的好處

一般在傳統的修行方法都無法到達究竟,很多人還停留在守戒、持戒的階段。其實佛教三學「戒、定、慧」已經明白告訴我們「定、慧」的重要,就是除了守戒、持戒以外,還要修禪定,才能夠見證智慧。

《身》禪定是最自然的自療方法

要讓身體愈來愈健康,就必須從「呼吸」開始練習。氣,可以經過禪定訓練而達到聚氣的效果,從空氣吸進來的氣,透過專注的力量,經過身體的昇化作用後,變成元氣、真氣,再提升到「電」的磁場,甚至精煉後,可從骨髓裡產生「光」的磁場。

如果能透過禪定訓練將氣提升到電,再一路提升到靈電、靈光、光電,身體根本不會生病,也不會衰老,還可以延長壽命,這就是禪定的好處。這股生命力量,會自動將能量補充到各個器官、組織或細胞,以維持正常運作。比方老化、退化的細胞,在得到這些能量的補給後,會回復原有的功能,使細胞再生;甚至可以改變細胞最原始的基因,發生病變的地方也會慢慢地好起來,是最自然的自療方法。

《身》禪定入空 讓大腦休息

禪定的時候,專心一意,沒有任何外相存在,這就是進入「真空」狀態。當你進入真空,就進入另一個心理的世界。

一般而言,人都是在意識世界裡生活,每一個由感官接觸到的覺受,都會反射到意識,包括行住坐臥的一切活動,所以大腦從來沒有休息過,包括睡覺的時候還會做夢,仍然無法停止。

因此,我們的腦力經常都處於消耗的狀態,沒有休息;等到年紀大了,腦細胞就會老化。當老化到不能維持腦神經功能的時候,意識便會不清楚,而這就是老年癡呆症。

如果在年輕的時候能夠利用禪定,接到禪的生命能量,不但能讓腦細胞的生命延長,還能讓記憶力非常清楚,上述的情況也不會發生。

《心》靜坐可以修身養性 禪定才能深入心靈

當一個人的思想、意識都停止不動,也就是心無雜念的時候,「身」、「心」的狀態就能達到統一而優質化到更好的狀態,但這必須要有一度程度的「定」力才能夠做到。可是在「靈」的方面呢?自古以來,中國人的老祖宗就深信內在的「心靈」是一個大寶藏,就像宇宙一樣,蘊藏無限的潛能。今日的科學家也認為,一般人只使用到自己潛能的百分之二或三,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潛能,終其一生,都沒有被開發出來。

一般說來,靜坐或冥想,都是讓身心放鬆、紓解壓力的不錯方法,但大都僅止於「修身養性」的層次,對於真正要開發出潛藏的人體本能與心靈智慧,甚至達到超越地球時空,與宇宙融為一體,即所謂「天人合一」的境界,似乎還有一大段距離。

再從歷史上看,許多宗教的創教教主,如佛教的釋迦牟尼佛、基督教的耶穌基督、回教的穆罕默德…等,都是在「禪定」之後,與宇宙結合,得到了內在心靈宇宙的大智慧與大生命力,然後才創立了宗教。

透過禪定方式,可讓自己和這些聖人一樣,讓「身、心、靈」三位一體,進而開發出內在更高層次的潛能與智慧,至更深層地進入「靈性」的層次。

《靈》突破三大關卡

一般人對修行的認知,都停留在修身養性的意識修行,脫離不了「人」的層次,超脫不出三界(慾界、色界、無色界),所以只能在三界內輪迴,這樣當然不可能成就佛陀。釋迦牟尼佛創立佛教,是要讓眾生成佛。如何成佛?佛經上說,必須經過三大阿僧祇劫,一般認為這是幾億幾萬年數不清的劫數,要經過千百萬世的修行,這樣當然成不了佛,但這是「凡人知見」。

所謂三大阿僧祇劫,是指三界的障礙,也就是本心的障礙。慾界是指內心的慾念,即意識型態;色界是指生理狀態;至於無色界,則是經過生理與意識之後的潛在意識。三大阿僧祇劫並非指時間長短,而是你當下或這一生能不能克服身體的障礙及心理的障礙,如果能克服這兩大障礙,等於通過了兩大阿僧祇劫,若能再超越時空(即潛在意識、過去世的障礙),就能夠見證到佛性(又稱自性、靈性、本心)。

很多修行人就是被這些身心的障礙及潛在的累世記憶(業力)所束縛,所以才不能成就菩提。如何突破這三大關卡?一定要靠禪定的功夫。

因為禪定中可以超越生理、意識及潛意識的層次,直接進入心靈的智慧境界。那是一個光明的世界,無法以人腦想像,惟有在進入禪定以後才能夠顯現。所以修行一定要禪定,不禪定的修行只能算是「修身養性」,雖然這樣也不錯,但我們不應以此為滿足,一定要超越這個層次,才能找到本有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