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禪修見證-靈

當科技人見證到金色佛光

禪修見證: 當科技人見到金色佛光

開始接觸禪修是個有趣的過程;因為我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總想像自己跟書中的主角一樣,練成絕世武功後行俠仗義,後來上了大學,看到禪學社的招生海報,就不假思索地報名參加了。

由於大學生活多彩多姿,所以剛入門時,禪修在我生活中的占比並不高,也沒有特別用心練習禪定;雖然對禪的初接觸看似不起眼,但在我心中埋下的禪修種子已開始慢慢扎根,而且愈扎愈深。

回想起禪修的轉捩點,應該是在2007年10月跟隨悟覺妙天師父及1000名師兄師姐赴河南嵩山少林寺歸宗拜祖的時候。行程中,雖然我在禪定中沒有特別感應,但在精神上卻有非常大的提升。

記得我第一次踏進少林寺的達摩洞時,照理說,應該會覺得相當陌生才對,但不知為何,我卻有一股說不出的似曾相識之感,甚至還從心底冒出一個聲音──我終於找到內心的歸宿;自此,那顆深種心中的禪修種子開始發芽,並且日漸茁壯。

隔年,關西藥師佛禪寺成立,當我踏進禪寺,那股對達摩洞的熟悉感又再度湧現;到二樓大雄寶殿禮敬三寶佛時,更驚喜地見到了金色佛光。從那時起,彷彿藥師佛已幫我打開了修行開關,不但讓我見證佛光,也讓我原本浮動不安的心得到安定;就像有股無形的力量,為我打開禪宗法門的修行大門。

在此之前,我對師父上課的傳法內容,大多停留在「意識層次、知識面的接收」,但當修行大門被打開後,竟可提升到「心靈層次的見證」,而且隨著見證頻率的增加,愈發感受到禪宗法門的博大精深。

舉例來說,上課的師資告訴我們,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見證佛道的聖者,所有經過宗師開過光的道場都充滿佛光,這些祥光可以幫助我們洗滌身心汙染,回歸清淨本心。

若是以往的我,聽了以後,只是在意識上知道有這個現象,無法親自印證其真假;但自修行開關被打開後,我都會在上課中驚奇地發現,不只會館裡開過光的佛菩薩充滿了光,來上課的每位師兄姐身上也都有光。

此時我才真正體會到,原來一位見證佛道的宗師在傳法時,真的可以超越時空,即使是透過視訊連線上課,師父所傳的光都會遍及各地道場,加被每位來上課的弟子。我想,佛經上經常提到的佛光普照,應該就是這樣吧!

同時我也領悟到,什麼是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原來佛菩薩在賜予眾生佛光的時候,是不分貧富、尊卑、貴賤及苦樂的,只要是在場的每個人,佛菩薩都會雨露均霑。

在我曾經見過的各種光當中,除了單純的光點、光柱、光海,以及佛菩薩的光身之外,比較特別的就是十字光;因為我從未想過,在佛教法門中,居然會出現基督教的十字光。記得師父曾經開示,「上帝與佛平等無二」,如今見證了十字光,更讓我了解,上帝就是佛,佛就是上帝,只不過因應不同的文化背景,才應化出不同的形象來傳播福音、普度眾生。

世界知名作家海明威曾形容巴黎是「一場可帶走的盛宴」,我認為師父所傳授的印心佛法,也是「一個可驗證的修行法門」,不僅在精神上,還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得到驗證。

在精神層次提升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的內在愈來愈富足;而且因為內心富足,也讓我看開許多事,不再把人世間的利害得失看得那麼重。

有趣的是,當我逐漸看淡這些會造成身心羈絆的財富時,我的財富並沒有變得愈來愈少;當我不與他人計較時,經常會在冥冥之中,彷彿得到佛菩薩相助一般,可以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或是未曾刻意追求禪定的感應與境界,卻更能精準地掌握各脈輪,不但禪定的感受更細緻,心也更定、更自在;禪修多年以來,生活雖然忙碌,開心的時候卻愈來愈多。

在21世紀的今天,放眼全球,人人都嚮往民主自由的生活,追求「人民做主」的體制,希望能擁有充分的自由;但我認為,修行印心佛法可以讓自己的本心做身體與精神的主人,沒有煩惱與痛苦,無拘無束,得到真正自由自在的菩提大道,這才是我們應該去嚮往,並認真追求的。

(新竹市‧陳明鉉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2期禪修見證

 

脈輪中心點 寧靜且如真空

陳昭榮師兄

悟覺妙天師父時常提醒我們,禪定時,要專注在脈輪的中心點,就像颱風的颱風眼一樣,定在那裡不動。

有一次禪定,專注名色脈輪時,就在我正要進入中心點前,忽然看到眼前有個巨大的颱風,颱風外圍都是灰色的雲層。當下我才明白,原來我們在禪定中所感受的現象,都只是在脈輪的外圍而已,並沒有進入脈輪核心。因為在脈輪的核心裡面,不但很寧靜,還會散發出藍色的琉璃光。

我想,也許是因為我參加「無上印心佛法」講座的關係吧!在這段上課期間,我不但可以更專心地聽師父開示,禪定的感覺也和以往不一樣。比如有一次師父傳法時,指點我們要從無始脈輪開始專注,然後往下接到地心,也就是地球的中心點,然後再往上到禪心脈輪。

結果我發現,就像師父所說的,整個身體都在旋轉。當我再更深入時,就更清楚地明白,師父為什麼要一再強調,一定要專注脈輪中心點的重要。

因為我發現,當我進入脈輪中心點時,身體便呈現如真空般的狀態,那種感覺就像颱風眼一樣,而身體外面則是像颱風外圍,一直旋轉著。所以禪定時,一定要專注脈輪中心點。

記得妙天師父告訴我們,要做到身心統一,才能和靈性相應。所以當師父在傳我們吉祥脈輪的禪定時,才短短不到20分鐘,我就做到師父所說的「入定」現象。

一開始,我先將身心統合,當禪心脈輪與明心脈輪相應時,我就以禪心脈輪去專注吉祥脈輪,此時吉祥脈輪產生白色光芒,感覺很清淨。當白光充滿整個脊柱時,我感到非常法喜,然後吉祥脈輪的能量就沿著脊椎往上進入禪心脈輪,再穿透法眼脈輪。

我發現,當我愈專注,禪心脈輪的能量就愈能往下到吉祥脈輪,此時感覺身心已非我體,因為已經達到身空。當我再用法眼脈輪去專注吉祥脈輪時,發現它也開始產生許多變化多端的紅色琉璃光。

在「無上印心佛法」講座中,妙天師父告訴我們,人體十脈輪都是相通的;而在之後的一次禪定中,我才了解「身心靈統一」真的非常重要,因為當我專注禪心脈輪和明心脈輪時,發現原來這兩個脈輪的頻率是相同的;在我身心統一、專注禪心脈輪時,我看到身體呈現真空狀態,充滿紅光與金光,變化萬千;另外,整個脊柱也散發出白色透明的琉璃光芒。

專注無始脈輪時,我看到一顆白色的琉璃光球;專注無明脈輪時,看到白色光芒在淨化這裡的磁場;後來專注到無明脈輪時,我發現這裡也有一顆白色琉璃光球;再專注到名色脈輪,同樣也有一顆白色琉璃光球。

此時,我終於體會妙天師父所說的,「每個脈輪都相通」,因為我觀到從無明脈輪的白色琉璃光球延伸出一道金光,就像螺絲一般,慢慢旋轉著,然後連結到名色脈輪的白色琉璃光球。

當我的專注力再回到身體後,又看到體內充滿紅光及金光,整個大腦則充滿金色琉璃光,然後大腦中出現一道金色琉璃光絲,慢慢往下連結到名色脈輪。

弟子很感恩師父教導我們,在禪定中,可以用禪心脈輪去專注其他脈輪,因為能量很強,可以很容易就專注和進入,也讓我體會到十脈輪真的是相通的。

感恩妙天師父慈悲,普傳世尊真傳妙法,希望有緣大德都能入門禪修,早日同登佛國。

(台中‧陳昭榮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超越時空的印心見證

感恩悟覺妙天師父給予美國弟子「無上印心佛法傳心法門」上課的因緣,在得知有上課因緣後,就只能用「百感交集,欣喜若狂」來形容,心中除了感恩師父和佛菩薩的慈悲,更是警惕自己,這次一定要搭上這班法船,印心佛法的精髓和真諦,就在「以心傳心、傳佛心印」的過程中。

奇妙的是,在開課前一星期,開始接引師兄姐報名上課,生活習慣就開始有些改變;每天只吃一點蔬菜水果,睡眠也只需要4到5小時,但精神卻出奇地好。

清晨禪定,和平日大有不同;平常禪心脈輪的磁場能量,都需要花一點時間才會慢慢聚集,而這兩次的清晨禪定,一坐下來,禪心脈輪就不停地轉,能量不斷進入整個腦部。當時內心吶喊著:「師父!師父!我在這裡!您的印心弟子正在洛杉磯同步上課呀!」禪心脈輪的能量直入明心脈輪,然後明心一陣清涼。爾後,師父開示的「平常心,心常平」就從心中不斷出來。

正式上課後,才知道師父在上課中傳了「金剛自性禪定」的見性法門。感恩師父讓我再一次見證師父傳法超越時空的殊勝。

在整個傳心法的過程中,經歷師父所傳「十字光妙轉法輪」的境界,從安靜、清淨、止觀、禪定、身空、心空、法空,到無相實相的一真法界,和自性相應,發光發亮。

之後兩三天的禪定,一坐下來,禪心脈輪的能量就非常強,整個大腦、小腦、智慧脈輪和法眼脈輪,通電震動,一直到無始脈輪、明心脈輪,很快就入定。明心脈輪不時發出光芒,有時是純白色的光,有時是白色帶著黃金般光彩的光。

感恩師父,讓弟子能夠修行靈性成就的正法,讓弟子能有如此殊勝的見證。同時弟子也體會到,什麼是同體大悲,眾生平等,我們都是來自於宇宙、「禪」的生命母體。而這都是師父賜予的。

師父常常開示,要用精神體修行、精神體入定、精神體見性。

弟子的見證是,精神體就是一個光體,祂的光亮度來自於自己的清淨度和精神力的集中度,如果清淨度足夠,能量聚集力夠強,祂可以引導我們經由脈輪而進入法性世界。

師父一次又一次地在上課傳法的過程中,將加持力和光傳給我們,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在禪定中超越地球時空,和那個真正永生不滅的靈性真我相應相連。而那個靈性的真我,就在無相實相的法性世界。

弟子在禪修會館也鼓勵所有師兄姐,一定要精進禪定,只要有一次體驗,就不會再有疑惑!那就是與師相應,也是「印心禪法」真修實證的精髓所在!

(美國‧趙薇薇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上師慈悲法身引導 禪定見證佛經實相

覺妙義明師兄

我在修行上,所有一切的進步,都是師父的栽培與指導,我非常感恩我的師父──悟覺妙天禪師,在此我要向師父說:師父,謝謝您!

根據佛經的記載,世尊在傳法時,都會有無量的光──金光、紅光、白光、紫光,而且會有無量的天人、護法及諸菩薩下來,非常殊勝。就我在禪定中所見,師父在傳法時,同樣也會有無量的光──金光、紅光、白光、紫光,甚至是七彩光,也會有無量的護法、天人及諸菩薩下來。

師父傳法與其他人不同的是,師父是以佛的光電證量,直接傳給我們,直接清淨我們的累劫罪業,讓我們直接見證自己的靈性,見證佛菩薩的世界;這是我在禪定中的見證。

師父曾經開示:印心佛法不是師父發明的,而是世尊把佛的心印,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一直傳到師父,是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所以,印心佛法是「靈性」在修,不是「人」在修,唯有「靈性」才能夠真正成就,這是我體悟到的見證。

師父傳法的方式可分為四種;就我在禪定中所見,第一種方式,師父會以光電直接傳給我們,直接進入禪定。

第二種方式,師父會在光中,化法身傳給我們,這個法身是師父的法身,我們在禪定時,會見到光,同時也會見到師父的法身,有時師父會現金身,有時會現穿法袍的身;因禪定境界的不同,所見也會有所不同。

第三種方式,師父會在光中,化光球傳給我們。就我在禪定中所見,師父會把光凝聚成更強的光,直接進入我們的脈輪,幫助我們清淨累劫罪業,讓我們的脈輪能夠因此而清淨。

第四種方式,師父會在我們清淨的時候,或是有意無意之中,直接以光電進入禪心脈輪,然後通達全身。曾經有一次,我就是這樣被師父帶進了兜率天。

師父曾經傳給我們五種成佛智慧──體性智慧、法性智慧、真性智慧、圓滿性智慧、作佛智慧;今天因為時間有限,我只能報告其中三種智慧。

第一是體性智慧,在一次師父的傳法中,師父以很強的光,直接進入我的名色脈輪,接著到無始脈輪,再經由尾閭進入脊椎,一路往上行。這時,我發現脊柱真的好像一條金龍,化成一道金光,直接來到頭頂。我在禪定中,更專注地去觀祂時,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脊椎骨,甚至看到裡面的脊髓神經。

也許有人懷疑,這是真的嗎?我可以百分之五百地向大家肯定,這絕對是真的。

接著,當我再更深入禪定的時候,又發現一件奇妙的事:我的脊椎骨竟從底下一節一節地化成一朵接著一朵的蓮花,直上頭頂而來,變成一朵很大的千葉蓮花。此時我才明白,佛經中所記載的蓮花,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到了下一次師父再度傳法時,又發生了一件更奇妙的事:我發現除了自己,還有另外一個靈性的我,這個靈性的我,就在心裡面,祂坐在蓮花上,放出淡綠色的光,對著我微微笑著。

當時我在定中見到這個景象,感到非常訝異,但同時也明白了,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蓮花化身」是什麼意思。

我相信很多人學佛、看佛經,終其一生都無法了解什麼是「蓮花化身」。今天若不是師父傳我佛陀正法,清淨我的累劫罪業,我想我也不可能知道「蓮花化身」的真實義。

師父傳的第二種成佛智慧是法性智慧。在師父所傳的十脈輪中,無始脈輪可以進入地球,取得地球的能量,也可以知道地球的靈性世界。禪心脈輪可以進入月亮的世界,知道月亮的靈性世界;也可以進入太陽的世界,知道太陽的靈性世界。就我在禪定中所見,我們要進入太陽,在禪定時,先會看到紅光,然後看到黃光;若再更深入禪定,還會看到綠光。

一般人都知道,太陽的能量是熱的,但當我們在禪定中進入太陽後,就會發現,原來太陽裡面是清涼的,而且太陽會化成金光,金光裡面有菩薩,也有宮殿。我在那座宮殿裡,看到很真實的金龍在飛舞著。

我要強調的是,印心佛法絕對不是空談,而是真的要實修實證。在我修行這二十多年來,一直都很努力地禪定,100 天中,應該有90 天都在禪定;甚至我的小孩都說:「爸爸回家,只有吃飯、睡覺和禪定。」

師父傳的第三種成佛智慧是真性智慧。什麼是真性?就是我們的靈性。當師父傳法給我們時,會以佛的證量,直接清淨我們的累劫罪業。此時就會發現,自己的靈性真的會出來。

靈性是什麼樣子呢?就像太陽一樣,充滿了光芒,這種光芒比太陽光還要更亮,比雷射光還要更絢爛,而且千變萬化;有時會現金光,有時會現白光,有時會現七彩光;祂會依不同的因緣,而有不同的變化。

此時我才明白,佛經所記載的摩尼寶珠是什麼。我相信很多人看佛經多年,仍然不知道摩尼寶珠的實相如何,今天若不是師父傳我佛陀正法,我也不可能真實地見證到,什麼是摩尼寶珠。

當我們見證到自己的內在光明時,可以去天界,也可以去菩薩界。記得有一次,師父帶著我進入了兜率天,當時我正要睡覺,就在似睡非睡、要入初定的時候,師父的光電能量突然「啪」的一聲,從我頭頂進來,當下我立刻知道是怎麼回事。

首先,我看到一道光,隨後現出了師父的法身,那是金色的光身,然後就直接現出兜率天給我看,讓我很真實地知道,這就是兜率天。

兜率天充滿了寶藍色的光,那裡的天人是寶藍色的光體,會放出寶藍色的光。兜率天的光是很柔慈、很知足的;後來我查詢資料才知道,原來兜率天翻譯成中文,就是「知足天」、「喜足天」、「妙足天」,這讓我非常驚訝。

兜率天是彌勒菩薩的世界,在這裡有白蓮花,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彌勒菩薩世界的蓮花是白蓮花?為什麼佛經會如此記載?

後來在另一次禪定中,我才深切體會到,師父開示的「若要見到彌勒菩薩,先要能夠清淨」是什麼意思;原來白蓮花代表的就是清淨、知足,我們要像白蓮花一樣地快樂、法喜,而彌勒菩薩就是未來的佛,也是我們的真性,我們的靈性。

還有一次,師父帶我進入了四禪天的第三禪天「遍淨天」,也就是第三禪天最高的一天。在《楞嚴經》就有「遍淨天」的記載。

同樣地,師父在傳法時,我先進入禪定,然後看到光,接著就現出師父的法身金光。這時我發現,師父的法身金光,要比遍淨天的光還要光亮幾千萬倍。當我見到師父的法身後,祂就示現遍淨天讓我看,遍淨天天界就像水晶世界一般,晶瑩剔透,非常乾淨。遍淨天的天人,有著水晶般的光體,非常清淨、潔白。當我從遍淨天再回到人間,才發覺我們「人」的身體是多麼骯髒!

又有一次,我進入了四禪天的「無雲天」,那裡充滿了白光,非常寂靜。而且我發現自己只剩下覺性,沒有任何煩惱,也沒有罣礙的事。此時我才明白,為什麼四禪天有無雲天、無熱天和無煩天。

後來,當師父在圓滿禪修講座為我們開佛門時,我在禪定中,發現自己超越了銀河系。我是如何知道自己超越銀河系的呢?其實當我們在禪定中,就可以發現,因為這些宇宙星球歷歷在目,就在眼前栩栩如生。

當我超越了銀河系,來到一個寂靜虛空,虛空中有著淡藍色的天空,極其清淨、清涼,充滿著無量的佛光;而我就進入這個無量的佛光當中。

讓我非常驚歎的是,這個世界有無數的蓮花,黃色、白色、金色…,各種不同顏色的蓮花,非常清涼。那裡的菩薩現光身,就坐在蓮花之上。看到這一幕,令我十分驚訝,也才明白,原來菩薩是多麼地清淨、莊嚴。

直到此時,我才知道師父的慈悲,師父曾經對我們說:只要是相信師父的弟子,在這一生中,不要犯戒,能夠行六度萬行,普度眾生,將來都可以回到佛的淨土,最起碼會成為佛菩薩的眷屬。所以我們要精進六度萬行,成就菩薩,等到功德具足,萬德莊嚴,就可以成就佛陀。

師父這三十多年來,為了苦難眾生,不辭辛勞地弘揚佛陀正法。今天,大家有緣來此參與法會,我希望大家都能一起來修印心佛法,將來一起在佛國團圓。我們要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共同讓這個地球成為佛國。

(台北‧覺妙義明師兄)

文章出處: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所有不同顏色的光,我都曾經看過」

廖心瑜師姐

當初,我是因為生病,經由朋友介紹,接引我入門修行印心佛法。記得我第一次來到禪修會館,看到《金剛經》時,心中就十分歡喜,所以花了兩年的時間,研讀很多經典。但那個時候,我只知道經典的內容,卻做不到裡面的教義。

直到第一次參加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課程,我一進入會館,雖然沒有人告訴我,但我當下就知道,這是釋迦牟尼佛的靈山法會。後來,當妙天師父講到六祖慧能大師時,立刻有一股電流從我的禪心脈輪進入體內,於是我很清楚地知道,真正的正法就在這裡。

妙天師父在小巨蛋舉辦「地球佛國、人人作佛」大法會,當師父幫我們灌頂、開智慧門的時候,我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力量,把我的靈性從裡面拉拔出來。

後來參加禪訓營,我就可以入定了。我發現,當我超越了腳的痠痛麻之後,電流就在手心一直凝聚,像滾雪球似地愈滾愈大,然後進入身體裡面,我感覺體內的眾生都被清淨了。

在營隊期間,即使沒有禪定,但只要閉上眼睛,我就定在法眼脈輪,彷彿全身只剩下法眼脈輪。到了晚上點心燈的時候,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好多金色的人形,我知道那是我們每個人的自性,被師父以佛光點亮了。當時,我正坐在師父法相前,我感動地哭著對師父說:「師父!您是認真的!您真的是認真的!」

後來營隊結束,我回到會館共修,每天都會禪定一小時。當我專注法眼脈輪時,可以看到金光就像蜻蜓翅膀一般,不停地拍動著;也可以看到像太陽一樣明亮耀眼的光;所有不同顏色的光,我都曾經看過。然後,我會把法眼脈輪和禪心脈輪的光往下帶,清淨體內的眾生。

當我做「三心定位」時,無始脈輪、明心脈輪和禪心脈輪,可以形成一道光束;我在禪定時,常常可以接到師父的力量,進入全身,當下全身都在呼吸。

禪定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兩個手心都充滿電流。下坐時,當我一合十,結「金剛蓮花印」,電流就會自動進入明心脈輪。所以我平常對明心脈輪的靈敏度特別強,對事物的判斷力也很精準,常常一看到問題,就知道答案。

2012 年開始上妙天師父親傳的圓滿法門時,師父特別強調「持戒」的重要;師父說:「持戒就是清淨」;所以從此以後,我就不再用耳朵聽聲音,而是用脈輪聽。我平常會用明心脈輪和禪心脈輪來聽;如果在會館上課,我會用「無始、名色、明心、禪心」四個脈輪一起聽。我發現,用脈輪聽聲音或聽課的同時,也在清淨自己的脈輪。此後,不論我聽到什麼好聽或不好聽的話,都不太會影響內在本心的清淨。

禪宗的修行是直指本心,以心入門。我的體悟是,修行一定要有證道的師父來帶領;如果只是自己看佛經,是不可能進入本心的。而且一定要加上禪定,然後在師父的佛光加被下,讓身體的眾生得到清淨。就如《金剛經》所說的,修行一定要離相,要滅度自身體內無量無邊的眾生罪業。

曾經好幾次,我在上師父課時,只要一閉上眼睛,向佛菩薩頂禮,就會看到「佛心印心」四個字,有時是金光的字,有時是白光的字。

我很真實地了悟到,禪宗正法是何等殊勝,如果這輩子沒有遇到師父,我真的是白來了,所以我很感恩師父的慈悲,帶領我們的靈性回佛國的家。

在修行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挫折與考驗,但是我對師父的心,從來沒有改變過,今生今世,我都會追隨師父修行。

(台北‧廖心瑜師姐)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何謂明師、何謂證量

曹陽師兄

在修行的路上,有一位「明師」帶領,是多麼重要!為什麼呢?

悟覺妙天師父教我們在禪定時,都要先啟動人體能量的總開關──名色脈輪,然後其他脈輪才會跟著啟動,而我也一直依照這個方式來禪定。

但是最近幾次禪定,我卻發現,在還沒有啟動名色脈輪之前,頭頂就有一道強光進入體內,而且直入明心脈輪。當下,我覺得很納悶,我都還沒有打開名色脈輪這個能量總開關,怎麼頭頂會這麼亮?

後來,我在禪定中與師父相應才發現,原來是師父幫我們開了佛門;加上會館經師父開過光,擁有清淨的大能量,所以佛光就自然地從頭頂進入體內。明白這個道理後,我的心中非常感恩師父。

記得有一次,師父在台中大禪堂,以全省視訊連線的方式,為大家上智慧禪修講座,而我是在台北大禪堂上課。當天,在師父帶著我們大禪定,快要下坐之前,我忽然接到師父從台中傳來一個「三身佛」的佛心印,到我的明心脈輪,讓我非常感動。

下課後,我興高采烈地跟我家采蓁師姐說,我收到師父從台中送給我的「三身佛」心印,她也非常高興。當天晚上,我在家中禪定,發現這三身佛心印還在心中;一星期後,有個機會可以面見師父,我向師父報告此事,師父對我說:「現在還在」,我實在是太感恩了!

後來有一次上師父課時,我發現這三身佛竟變成了穿著袈裟的師父,端坐在我的體內;當下我非常感動,立刻在心中發願:今生今世一定要跟隨師父修行,絕不退轉;而且一定要將禪宗「佛心印心、佛心傳心」的正法發揚光大,讓大家都能開啟佛門,見證師父的大證量!

(台北‧曹陽師兄)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考試分數竟和禪定中所見一模一樣!」

鍾鎮遠師兄

我是一個禪寶寶,當我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和媽媽一起到道場,跟著悟覺妙天師父修行印心佛法。

後來一直到我五歲,比較懂事的時候,媽媽才又帶著我一起到會館上課。雖然當時我的年紀還小,聽不懂上課的內容,但我就是靜靜地,坐在媽媽的身邊聽課、禪定。

記得第一次媽媽帶我禪定,那時我還不懂什麼是脈輪,大概坐了十分鐘左右,突然發現眼前一片光明,化成浩瀚的宇宙,後來,我又看到幾顆星球在宇宙中爆炸;當時我並不明白這代表什麼意義,長大後,聽了師父的開示才了解,原來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是宇宙的縮影。

我每天都會在家裡禪定,有時半小時,有時一小時,雖然升學壓力很大,但我甘之如飴。

有一次,在小學五年級的月考前一天,我正在禪定,忽然眼前浮現出隔天考試的分數──數學96分、社會94分。「到底這是真的,還是幻相?」我在心中半信半疑地想著。

沒想到,第二天當我拿到考試成績時,簡直讓我不敢相信,居然和前一天禪定中看到的一模一樣!這讓原本就對禪修很有興趣的我,更加堅定信心,也更願意投入。

升上國中後,每當遇到不會解的考題,我都會閉上雙眼,在心中和師父相應,不久就會得到解題的靈感,而且屢試不爽!這讓我體會到「與師相應」與「心定」的重要性。

我很珍惜禪修上課的機會,尤其是師父親自上課的每一堂課,我都不曾缺席;如果時間衝突,我都會儘量排開,把禪修放在第一位,因為我不願錯
過任何一次師父上課的因緣。

當師父在上課中指導禪定方式,逐步帶領我們禪定時,我都會發現身體裡面有一個閃耀的光點,隨著師父的指示而移動,最後就定在師父所說的那
個脈輪的核心點;非常神奇。

我在禪定前,心中湧起了一個信念:「我要超越自己,我要努力達到禪定的最高境界。」這樣的決心,讓我在禪定中專注智慧脈輪時,突然發現,在大腦和小腦之間,竟開出一條通道;那不是一條小徑,而是一條非常寬廣的大道。

接著,當我專注禪心脈輪時,眼前出現一位看似威猛、卻不兇惡、臉部輪廓很深,而且手持長劍的人,我以為那是魔王,於是就與師父相應,希望
能夠超越魔王的考驗(後來請示師父才知道,原來那是四大天王天的南方增長天王,祂來護持我禪定,真是非常感恩)。

最後,當我專注禪心脈輪,把能量往下接的時候,發現那股能量非常強大,就像下流星雨一般,落在我的名色脈輪上。接著,我又依序專注無始、無明、吉祥等脈輪,再到如意脈輪時,忽然眼前的光更強烈了,而且在一瞬間,如意脈輪就變得清涼無比,好神奇啊!

在修行的過程中,我真的非常感恩師父!每次禮佛時,只要想到師父將世尊如此殊勝的法門傳給我們,心中就非常感恩,也常懺悔自己不夠精進。

我發願上大學後,要接引更多還在苦海中尋找可以抵達彼岸法船的有緣人,我要為弘揚正法而努力,至死不渝!

(台北‧鍾鎮遠師兄)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讓人成就、解脫的鑽石級法門

妙蓮師姐

2012年,我的父親罹患了膽管梗阻性化膿,在醫院昏迷了兩天兩夜、不醒人事,雖然發燒到42度,但仍然必須進行手術。當時,我人在美國,真的是束手無策,只能告訴自己把心定下來,恭請悟覺妙天師父及十方諸佛菩薩,為父親佛光加被,並且一心相應名色脈輪。

就這樣,兩天兩夜之後,父親竟然奇蹟般地甦醒了,連醫生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悟覺妙天師父慈悲的造化,所以我深深地感恩師父,並以「感恩禪」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感恩禪的力量真的很不可思議,記得當時,我才剛結金剛蓮花印,突然覺得禪心脈輪有一股非常強大的靈力,源源不斷地進入體內,而且愈來愈大;當這股力量逐漸強大到無法承受時,突然間,我覺得自己好像超越了某種束縛,從頭到腳、由上而下,彷彿全身的中樞神經和神經末梢都被打通了。

當下,我覺得身體非常舒坦,緊接著,意識也不見了,整顆心如同在虛空之中,被一片金黃色的光芒包圍著,然後又進入一片深紅色的光海之中,那是比太陽光還要更深、更紅的性海。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賜予的,如果靠我自己的力量,就算坐破再多的蒲團,也不可能做到。

今天我們能夠跟隨師父,靈性修行,真是天大的福報,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殊勝佛緣,因為「人身難得,明師難遇,正法難聞」。

過去,我的丈夫總是說,每當我經過他的身邊,就像一團烏雲,黑壓壓地飄過,讓他渾身不自在,非常不舒服;他還說我的偵探功夫,就算是川島芳子再世,也要遜我一籌。

可是今天,當我充滿愛心,真心地感恩丈夫時,他也非常支持我修行。如果現在不是他在美國幫我照顧三個孩子,我也無法站在這裡,向大家分享我的禪修見證,所以我要對遠方的丈夫說:「謝謝你」。

如果在人間的有形有相世界裡,最有價值的珠寶,是英國女王權杖上那顆最大、最璀璨的鑽石;那麼,印心佛法就是能夠讓我們成就、解脫的最高法門,祂是無價之寶,是解脫法門當中的鑽石。

還記得2012 年,我即將要離開台灣、離開師父的時候,無意中聽到師父說:「我從故鄉來,知道故鄉事,知道回家的路,師父要帶你們回家」,當時我被師父的慈悲大願深深感動,淚水嘩啦啦地流個不停,我在心中吶喊:「師父,您一定要記得帶弟子回家,弟子要跟您回到靈性的故鄉!」

(美國‧妙蓮師姐)

文章出處: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光柱的力量讓我見證「天地人合一」

尚未修行前,我的人生過得很不順遂;除了身體不好,煩惱也很多,甚至很難入睡;這樣的狀況困擾了我十多年。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來到印心佛門禪修的。

記得入門後不久,有一次禪定時,我看到心中出現了一片光明,當時我很震撼,沒想到佛經上說的「佛光普照」竟讓我看到了。因此,我決定要在禪修上好好下功夫。

一段時間以後,我開始聽到身旁的人對我說:「你的精神比以前更好了,氣色更明亮了,而且個性也更溫和,更能夠包容別人。」經過這樣的轉變,我才明白悟覺妙天師父所說的,「當一個人修行以後,靈性層次會得到提升,而福報也會越來越多。」

於是,我決定要把這美好的體驗分享給更多的人,讓大家都知道修行印心佛法的好處。就在我努力接引了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在禪定上有很大的突破,從原本的單盤,變成雙盤,而且可以禪定一個小時以上,甚至下坐後,腳也不太會痠痛麻,還會很清涼。

另一方面,每當我的心更靜、更定的時候,或是想要接引更多人來體驗禪法美好的時候,就會接到一股來自虛空的加持力量。這股力量很強大,可以讓我保有一整天充沛的精神力,以及一顆平靜法喜的心;同時還可以增長智慧,幫助我處理很多人世間的煩惱,讓我在待人接物上更加圓滿,甚至連困擾多年的睡眠問題,也都一併解決了。

有一次,我參加屏東達摩道場舉辦的「二日禪」活動,那裡有一株悟覺妙天師父開光加持過的菩提樹,聽說有很強大的能量。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來到這棵樹下禪定,沒想到才剛開始禪定,眼前就出現了一大片金光,不久轉為紅光,後來又變成綠光;就這樣不停變化著。我不禁想起師父曾經告訴我們:宇宙生命的母光就是由「紅黃綠」三色光所構成的。

另一次令我印象深刻的經驗,是某一天當我睡覺睡到半夜時,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所驚醒-我看到無數的煙火衝向天空,而且霹靂啪啦地爆開來。起初我以為是在作夢,可是睜開眼睛以後,還是看到同樣的景象,著實不可思議!後來我起身去洗手間,那煙火的景象和聲響依然持續了好幾分鐘。這時,我突然聯想到釋迦牟尼佛證道時,「夜睹明星」的殊勝景象;當下我明白了,這其實是悟覺妙天師父正帶領著我的靈性,讓我見證這個不可思議的法界現象。

因此,只要是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課程,我都格外珍惜,都會想盡辦法報名參加。

因為每次上師父的課,我都會有很深入、很深刻的體驗與見證,甚至在上課之前,同修就座完畢後,我就會看到法台前面充滿了金光,籠罩著所有師兄師姐;當師父登上法座,開始傳法時,我也會看到師父全身放出無量佛光,加持著每一位師兄師姐;閉眼禪定時,更可以觀到前方的師兄師姐們,都化成一尊尊的金色光身,坐在那裡禪定,而且彼此放光。

有一次,師父教我們「三心定位」,我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能量磁場,從身體底部進來,不久化成一道光柱,直衝入明心脈輪,再往上衝入禪心脈輪;這道光柱的力量很強,讓我不知不覺間,便融入在光柱之中,渾然忘我。這個經驗讓我再次印證了悟覺妙天師父所說的「天地人合一」的境界。

在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智慧禪修講座及圓滿禪修講座中,每次禪定,師父都會要我們先專注名色脈輪;因為名色脈輪是我們的生命總開關。記得我在專注名色脈輪不久後,就發現這裡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一開始會震動,而且很清涼,接著就變成一片金光。後來,當師父要我們從名色脈輪轉到無始脈輪時,同樣的強大力量和光芒又出現了。再到無明脈輪、吉祥脈輪、如意脈輪,最後到明心脈輪時,那個光芒的變化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只覺得自己完全融入在這股深深的能量裡,進入一種很深的法界之中…。

下坐以後,我發覺全身都清涼了起來,而且這股力量讓我即使在睡覺的時候,也可以進入到很深的深定境界。甚至有時睡醒後,還會發現眼前有一道又深又遠、如隧道般的光團,不停地旋轉著。因此我明白了,原來師父不只是在禪定的時候幫助我們,就連睡覺的時候,師父的法身也一直在照顧我們;因為師父承接了世尊真傳「印心佛法」的證量,而如今,我確確實實地見證到了。

另外還有一次特別的體驗,就是我在禪定中,看到整個無邊無際的宇宙虛空都在放光;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當我們不再執著於自己的身體,不再執著於「小我」,就可以融入整個宇宙虛空,也就是「大我」,讓整個宇宙時空與我們融為一體,那麼就可以見證到宇宙的真理,見證到佛的實相法界。

記得悟覺妙天師父曾說,當釋迦牟尼佛在印度傳法的時候,就很慈悲地為地球眾生建立了「地球佛國」的淨土,祂的目的就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精進修行世尊真傳的印心佛法,來承接佛的證量,讓靈性可以清淨放光,能夠解脫成就,回到佛國淨土。今天,我很真誠地期盼大家,都能一同修行印心佛法,體驗祂的美好與殊勝,讓我們的靈性,以及更多的眾生,都能夠因此而解脫輪迴,解脫痛苦,回到佛的光明世界。

(嘉義‧王蒼伯師兄)

 

禪定中印證到的法界實相

記得我剛入門,第一次在禪修會館專注名色脈輪時,發現身體就像是個充氣的皮球,不停吸取會館的能量,感覺精神非常飽滿。下坐後,有同修對我說:「你看起來紅光滿面的,氣色很不錯喔!」讓我覺得十分神奇。

第二次到會館共修時,我在禪定中,發現自己坐在一個暗無邊際的虛空法界,當下我沒有任何想法,還是繼續定下去。後來,我發現週邊慢慢出現許多光點,而且愈來愈多,最後竟發現自己坐在宇宙之中。這是我第一次的珍貴體驗,讓我永遠也忘不了。

不過,當下我產生了些許慢心,認為只要學會禪定技巧,在家裡自行禪定即可;於是我離開會館大約3、4 個月。在這段期間,我的生活發生許多事,與我當初想的不太一樣。幸而後來我看了妙天師父的開示,內心感受頗多,就決定再回來跟隨師父修行。

後來師父在2011 年開設了智慧禪修班,我滿心歡喜,因為終於可以上師父親傳的課了。記得上課時,我看見師父的左手現出紅光,右手現出綠光,中間則是金黃色的光。當師父一舉手,這紅黃綠三色光頓時產生變化。當時我還以為是眼睛花了,下課後問其他人,大家都說沒看到什麼。

接下來幾次上課,我還是一樣看到這三色光,而且發現講台上的花都非常光亮,亮到我的眼睛睜不開。有一次,我閉上眼睛,竟然發現體內的細胞、血液及器官,都產生了變化,同時也感受到體內由熱轉為清涼,再由清涼轉為光電,那種麻麻電電的感覺有點像起雞皮疙瘩,可是卻非常舒服。此時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師父傳給我們五種智慧的「體性智慧」。

接著,我又發現自己就像一棵大樹,在一個「青青草原、藍天無雲」的世界裡,一動也不動地禪定著。我發現自己的無始脈輪深入地心,吸收了地心的能量;頭頂的禪心脈輪則吸收了日月的能量;最後這兩股能量不約而同地匯集在明心脈輪。我發現心臟越來越亮,而且變成一座宮殿,裡面還住著一個小小的人,真是非常殊勝。

不久,我又發現我們上課的台北大禪堂,變成一座輝煌的白色大宮殿,師父就坐在前面,不斷地放光。這時,心中突然有個聲音對我說:「有東西要來了,趕快準備接啊!」當我還在想著是什麼東西時,突然看到從師父身上發出千百道金光,射向每位同修的身上,而我也來不及閃避,直接就接下了這些光,霎時覺得很舒服。然後我又重新回到宇宙虛空。

此刻我才明白什麼是「明師難遇」。所謂明師,就是有證量的上師,祂能帶領我們出家;而出家就是靈性出家,出「地球時空」的家,也就是穿越宇宙太空,證得宇宙生命智慧,那就是師父說的宇宙之光、生命之光、智慧之光。我們修的就是光,而這就是「真性智慧」。

最後,當師父在最後一堂課傳授「作佛智慧」時,我只記得師父說的「純真、至善、完美」六個字,然後整個人就陷入一片光海之中,什麼也聽不見了。

2012 年,師父在圓滿禪修班的課程中,有一次藉著「十二因緣」帶領大家專注十個法脈輪,結果我發現這十個法脈輪各自出現十個光圈,而在這些光圈的中心,都各有一顆琉璃光球,形成一種「光中有光」的景象。

這十個光圈全部集中在我的明心脈輪周圍,中間有一個小金人。只見這十個光圈快速旋轉,形成一個大法輪,後來又變成一個隧道,從禪心脈輪往上通到一個充滿金光與紅光的世界;我的心告訴我,那就是西方極樂淨土。

後來我通過隧道,來到這片充滿紅光與金光的淨土,發現這裡有千百尊菩薩,而且每一朵蓮花都非常大;這裡所有一切都是由金色光芒所組成,而每一尊菩薩都像台北小巨蛋這麼高大;當下的我簡直看呆了。

如果我們要到西方極樂淨土,必須做到師父說的,把「物質體」提升為「精神體」;唯有精神體,才能到達實相世界,人間的有相物質體是無法到達的。

不過,如果修行的功德不足,即使是以精神體來到法身世界,也只能短暫停留,還是要再回到人間補功德。以上就是我在禪定中,所見證到的法界實相。

(高雄‧覺妙印明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