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定中印證到的法界實相

記得我剛入門,第一次在禪修會館專注名色脈輪時,發現身體就像是個充氣的皮球,不停吸取會館的能量,感覺精神非常飽滿。下坐後,有同修對我說:「你看起來紅光滿面的,氣色很不錯喔!」讓我覺得十分神奇。

第二次到會館共修時,我在禪定中,發現自己坐在一個暗無邊際的虛空法界,當下我沒有任何想法,還是繼續定下去。後來,我發現週邊慢慢出現許多光點,而且愈來愈多,最後竟發現自己坐在宇宙之中。這是我第一次的珍貴體驗,讓我永遠也忘不了。

不過,當下我產生了些許慢心,認為只要學會禪定技巧,在家裡自行禪定即可;於是我離開會館大約3、4 個月。在這段期間,我的生活發生許多事,與我當初想的不太一樣。幸而後來我看了妙天師父的開示,內心感受頗多,就決定再回來跟隨師父修行。

後來師父在2011 年開設了智慧禪修班,我滿心歡喜,因為終於可以上師父親傳的課了。記得上課時,我看見師父的左手現出紅光,右手現出綠光,中間則是金黃色的光。當師父一舉手,這紅黃綠三色光頓時產生變化。當時我還以為是眼睛花了,下課後問其他人,大家都說沒看到什麼。

接下來幾次上課,我還是一樣看到這三色光,而且發現講台上的花都非常光亮,亮到我的眼睛睜不開。有一次,我閉上眼睛,竟然發現體內的細胞、血液及器官,都產生了變化,同時也感受到體內由熱轉為清涼,再由清涼轉為光電,那種麻麻電電的感覺有點像起雞皮疙瘩,可是卻非常舒服。此時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師父傳給我們五種智慧的「體性智慧」。

接著,我又發現自己就像一棵大樹,在一個「青青草原、藍天無雲」的世界裡,一動也不動地禪定著。我發現自己的無始脈輪深入地心,吸收了地心的能量;頭頂的禪心脈輪則吸收了日月的能量;最後這兩股能量不約而同地匯集在明心脈輪。我發現心臟越來越亮,而且變成一座宮殿,裡面還住著一個小小的人,真是非常殊勝。

不久,我又發現我們上課的台北大禪堂,變成一座輝煌的白色大宮殿,師父就坐在前面,不斷地放光。這時,心中突然有個聲音對我說:「有東西要來了,趕快準備接啊!」當我還在想著是什麼東西時,突然看到從師父身上發出千百道金光,射向每位同修的身上,而我也來不及閃避,直接就接下了這些光,霎時覺得很舒服。然後我又重新回到宇宙虛空。

此刻我才明白什麼是「明師難遇」。所謂明師,就是有證量的上師,祂能帶領我們出家;而出家就是靈性出家,出「地球時空」的家,也就是穿越宇宙太空,證得宇宙生命智慧,那就是師父說的宇宙之光、生命之光、智慧之光。我們修的就是光,而這就是「真性智慧」。

最後,當師父在最後一堂課傳授「作佛智慧」時,我只記得師父說的「純真、至善、完美」六個字,然後整個人就陷入一片光海之中,什麼也聽不見了。

2012 年,師父在圓滿禪修班的課程中,有一次藉著「十二因緣」帶領大家專注十個法脈輪,結果我發現這十個法脈輪各自出現十個光圈,而在這些光圈的中心,都各有一顆琉璃光球,形成一種「光中有光」的景象。

這十個光圈全部集中在我的明心脈輪周圍,中間有一個小金人。只見這十個光圈快速旋轉,形成一個大法輪,後來又變成一個隧道,從禪心脈輪往上通到一個充滿金光與紅光的世界;我的心告訴我,那就是西方極樂淨土。

後來我通過隧道,來到這片充滿紅光與金光的淨土,發現這裡有千百尊菩薩,而且每一朵蓮花都非常大;這裡所有一切都是由金色光芒所組成,而每一尊菩薩都像台北小巨蛋這麼高大;當下的我簡直看呆了。

如果我們要到西方極樂淨土,必須做到師父說的,把「物質體」提升為「精神體」;唯有精神體,才能到達實相世界,人間的有相物質體是無法到達的。

不過,如果修行的功德不足,即使是以精神體來到法身世界,也只能短暫停留,還是要再回到人間補功德。以上就是我在禪定中,所見證到的法界實相。

(高雄‧覺妙印明師兄)

分享給更多朋友: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