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禪修見證-身

印心禪法改善了這雙抖不停的不寧腿

禪修見證

每當我恭讀覺妙明蓮師姐所編註的《維摩詰所說經釋義》〈佛道品第八〉所論及的「煩惱即菩提」時,都會對其中的一段話很有感受──文殊師利菩薩說:「所有一切眾生的煩惱、痛苦、邪見,就是如來種性」,明蓮師姐闡述,為什麼說「煩惱即菩提」呢?因為若像小乘修行,身心清淨滅度煩惱,斷除三毒二邪,入於空性而禪定修行,就很容易滿足於空性世界的喜樂與美好,而不願入世度眾,但修行也會因此停留在某一層次,無法發大願從小乘修行進入大乘修行,更不用說成就無上菩提。

因此,悟覺妙天師父常教誨我們,修行要如「蓮花出汙泥而不染」;想開出聖潔的蓮花,一定要紮根在娑婆世界,在五濁惡世中開悟修行,並將世間種種的煩惱、痛苦及不如意,轉化為激發成就無上佛道的決心,證得無上菩提。

就是這番話,讓我有很深的體悟。

我和2個孩子接觸禪修至今已7年多,當初因為身體健康出問題,希望能早日恢復健康而入門;後來參加印心佛法體驗禪時,又聽師兄姐說,禪定能讓人變聰明,於是便帶著孩子踏進了這塊淨土。

2個孩子跟著悟覺妙天師父禪修後,專注力真的明顯變好了,對學校老師所教的功課都能充分吸收,回家後也可以很快地完成作業,雖然沒看她們花費太多時間讀書,卻都能輕鬆考取滿分。舉例來說,女兒放學回來常會對我說:「媽媽,老師說我上課最專心聽講了」;還有補習班教英文動詞三態,有滿滿一大張紙的動態變化要背,孩子考完試開心地說:「整張動詞三態就像印在腦海裡一樣,我就考100分了!」像這些都是她們禪修學會專注的結果,看在母親眼中,真的非常欣慰。

沒想到,孩子們每週固定一次到禪修會館上課、每天持續禪定30分鐘,真的開啟了她們的智慧,讓學習變得輕鬆又有效率;而正因如此,她們從來不曾錯過妙天師父傳法的禪修課程。

夫家長輩常說,我把孩子教得很好,稱讚她們乖巧、有禮,功課也不用大人操心;我真心覺得,這應該要歸功於師父,因為師父除了傳法,也常教誨我們要「眾善奉行」、「孝順父母」,而這些做人的基本道理,無形中,也讓2個孩子得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禪修以後,對我影響最大、改變最明顯的,就是挽救了我的健康。因為我的腎臟不好,醫生說我的大腦會釋放某種「多巴胺」,雙腳會不由自主地抖動,完全停不下來,醫生說這叫「不寧腿」,一輩子都無法治癒。我為了每晚能好好入睡,必須服用安眠藥及抗癲癇的藥物,才能讓雙腳靜下來。

記得初入門時,禪修會館的服務師姐總會貼心地放一張椅子在禪堂最後方,讓我能坐著上課,不致於打擾其他師兄姐。那時,每當師父要大家禪定時,我的雙腳就開始劇烈抖動,無法好好禪定;但我仍堅持按時到會館上課,也會當義工,因為會館的師姐告訴我,有些業力需要靠「行」的功德來圓滿。

就這樣禪修1年多後,我的不寧腿竟不知不覺地痊癒了,而且可以好好睡覺,不再依賴鎮靜劑及安眠藥,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感恩師父所傳授的印心禪法,讓我這雙連醫生都宣稱無法治癒的腿,能重獲健康。如今,我也能和其他師兄姐一樣入座、禪定,不必特別坐在禪堂後方的椅子。同時,當我在做「三心定位」禪定時,更能接到師父在禪心脈輪的加持力,重重麻麻的能量不斷從頭頂灌入全身;而專注明心脈輪時,也見證到各種不同色彩的光,身體充滿了氣、電、光,通體舒暢。真的非常感恩師父!

另外一個奇妙經驗是,某天我做了一個很特殊的夢,夢到我氣數已盡,有個人帶我走上一條長長的木梯,木梯架在一個原木桶上,到達頂端時,我開始緊張,並問那人:「我若沒有馬上往生,怎麼辦?」對方回答:「妳放心,到時候桶子會擠壓妳的心臟,妳就會死了」,我聽了十分害怕,但最後我還是進入桶子去等待死亡。

進去以後,我看見地上放著一個長型盒子,盒裡有許多卷軸,每一卷都是我此生走過的軌跡。在那一瞬間,我真實感受到「此生有如夢幻泡影」一般,那些功名利祿、定時追的韓劇和日劇,都顯得渺小而不重要。我伸手拿起一卷寫著「師父」的卷軸放在心上,閉上眼睛,回想我這一生跟隨師父修行的點滴。

過了一會兒,我想到了女兒(夢中她們彷彿是坐在演藝廳的椅子上),我伸出右手摸小女兒的手,再伸出左手摸大女兒的手,內心突生不捨。此時大女兒靠過來跟我說:「媽媽,主持人有事,還沒來」,我一聽,開始著急,喪失了原有的淡定,突然意識到我捨不得孩子,便撐起手想從桶裡出來,然後就驚醒了。

醒來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的「放不下」。猶記得師父常說:「放下布袋,輕鬆自在」,又說:「若死前對人間還有所留戀,魂就上不去,會停留在人間做孤魂野鬼」、「跟著師父修行,師父會幫大家開佛門,修得夠好便能自度,會有一道光下來,靈性就跟著光到佛國去」、「一般的持咒、唸經,只能等佛菩薩來接引,但如果佛菩薩沒有來,怎麼辦?」我不禁心想,這是否就像我的夢境一樣,女兒說主持人還沒來,是否意謂著佛菩薩還沒來?夢中臨死前的孤單害怕之感,至今仍歷歷在目,覺得十分恐懼。

雖然這是個令人不舒服的夢,但也讓我領悟到,那些平常在意、煩惱的事,在面對死亡的那一刻時,通通都不重要了;誠如《金剛經》所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深深體悟到、也明白了,唯有跟著師父修行,才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跟著師父回佛國,這才是最重要的。

此後,我更加珍惜每次上課的機會,以及任何與師同行的因緣。禪定時,只要專注脈輪,我都能接到來自宇宙的大能量。而除了身體變健康以外,我更希望自己能做到師父說的:修行的最終目的,是要在人生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有一道佛光,直接帶領自性回佛國。

感恩妙天師父慈悲傳法,賜予我意義非凡的人生;也感謝在回歸佛國的路上,有一群友愛的師兄姐們互相陪伴。希望我們一起將這麼好的正法分享出去,讓更多人來禪修,讓地球早日成為佛國,讓所有靈性都可以回家!

(新竹市‧張瑋容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1期禪修見證

印心佛法救回我的健康

印心佛法修行見證

我是因為健康問題而入門,以前身體一直不太好,經常四處拜拜,於是女兒建議我跟她一起去禪修。一開始我還提醒她:「不要被騙了」,女兒回我說:「妳看我像是會被騙的人嗎?」但我那時智慧不足,不懂得入門修禪。

直到2019年6月,悟覺妙天師父在台北南港大禪堂舉辦禪修講座,女兒再次邀我一起去上課,因為平常我都睡得很晚,便回答她:「如果早上起得來就去」。結果非常奇妙地,當天清晨睡夢中,突然聽到床邊有個聲音說:「你女兒請我來叫你起床上課。」我睜開眼睛看看時鐘,才早上5點而已。我心想;「這次不能不去了。」於是趕緊下床梳洗,出門前往南港大禪堂。

那是我第一次上悟覺妙天師父的課,當時我對於禪修完全沒概念,而且我的腳不太方便,沒辦法盤坐在地墊上,只能坐在敬老區的椅子上。記得當師父說到:「現在大家專注在腎臟的如意脈輪」,我心想:「師父這麼說,我就跟著做。」

但萬萬沒想到,當我一專注左腎,竟發覺它比燒滾的開水還燙。我的腎臟本來就不好,但當時突然變得這麼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受,我心裡很緊張,暗暗煩惱著是不是要請人叫救護車,但在禪定中,我又不敢開口,恰巧此時聽到師父在台上問:「腎臟有沒有燙燙的?」我才放下心,原來這是專注腎臟會發生的現象。

回家後,我並沒有告訴女兒這個禪定初體驗的感受,但我打了電話給弟弟,因為弟弟也在修行,我想聽聽他的想法。沒想到弟弟強烈建議我要繼續參加師父的講座,他說:「既然妳的身體有感應,可能是妳和這個法門有緣,應該要繼續修下去。」於是我從去年7月開始,就正式到新北市的南勢角禪宗印心會館上課,一直到現在。

正式入門修行後,陸續發生了許多相當神奇的經驗;記得才剛到會館沒幾天,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位男士過來坐在我身旁,還喊我的名字。回家後,我對弟弟提起此事,並向他形容這位男士的外貌,弟弟說:「那是釋迦牟尼佛坐在你旁邊,你不知道嗎?」我心想:「糟糕,當時我還請世尊坐旁邊一點。」

後來禪定時,也曾看過成列的菩薩,亮亮的佛光從我頭頂灌下來,非常有力量。活了70幾年,從未看過菩薩,沒想到第一次入門禪修就見到,內心覺得很歡喜,也很感恩。

還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個很大的光團,非常璀燦,在我頭部中心一直繞圈圈;後來才知道,那是妙天師父給予的加持力。

禪修不僅大幅改善了我的健康,甚至可說是救我一命,我覺得師父真的非常厲害!入門禪修前,我已經持續吃安眠藥3、4年,但自從固定到會館上課後,現在已不需靠藥物便能入睡,而且每天的睡眠品質都非常好。

我本來有白內障,醫生說要開刀;開始禪修後,我照例每3個月去醫院檢查,但最近一次回診,醫生覺得十分詫異,他說:「噫,你的眼睛有好轉跡象,暫時不用開刀,3個月後再來檢查看看。」我自己也發現視線變得明亮多了,不會再模模糊糊的。

以前我的膝蓋也不好,走路一拐一拐地,醫生也說必須開刀,但真的很感恩,禪修才半年,我現在走路已經恢復正常,腳的骨頭也不痛了。

另外還有一個最神奇的見證,我的脖子因為長瘤,醫生也建議要開刀,但因為長在脖子,所以我一直不敢動刀;有一天在會館禪定時,禪境中竟出現一隻發光的手,觸摸我的脖子;當下我動念:「請趕快幫我拿掉腫瘤,讓我趕快痊癒。」12月底回診時,醫生真的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腫瘤已經縮小到零點幾公分,只要1年後再追蹤便可」;在此之前,我已經連續求診2年,但腫瘤都不曾縮小。

禪修的造化真的太神奇了,經過這麼多殊勝的見證,我才體會到,這一生活到快80歲,能遇到這麼好的法門,真的非常幸運,但也十分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入門,因此很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這麼晚才入門禪修,最好都能盡早修行!

(新北市‧江姝蓉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79期禪修見證

印心禪法是安定力量 讓我在病痛中重獲新生

覺妙恩蓮師姐

不知不覺地,我在悟覺妙天禪師門下修行已16個年頭,在這段期間,我實在有太多不可思議的見證,以下就簡單提出幾點分享:

記得第一次真心祈求妙天師父為我加持,是在1995年12月,當時我正懷胎16週,因大出血被送到台北台安醫院急救,醫生說我的子宮肌瘤已愈來愈大,而且會影響胎兒發育,建議我最好能拿掉肌瘤和胎兒。

身為母親,我當然捨不得孩子,但當時我尚未入門,情急之下,便跟著已入門修行的三哥一起在心中祈求妙天師父加持。

說也奇怪,我天天在心裡祈求師父加持好幾次,出血竟然止住了,而且胎兒也從200公克急速成長到3,500公克、53公分,實令人訝異。後來到了32週,我再去做腹部超音波檢查,居然發現子宮肌瘤不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1996年3月,當時已懷胎34週,我發生重大車禍,被救護車送到台北淡水馬階醫院急診,當時醫生斷定兒子已沒心跳,必須立即引產,但我堅持要轉診到台安醫院,並一路很安定地在心中祈求師父加持,後來兒子竟奇蹟似地恢復心跳,之後我依醫生指示住院安胎,兒子的小命總算保住。

38週時,兒子早上8點多出生,但我在離開產房,等待送到病房時,發生血崩,昏迷中,我彷彿感到靈魂離開身體,急速掉入一個無止境的黑洞,我嚇得趕緊祈求師父救我。直到下午5點多,我才從鬼門關回來。醫生說,他接生十多年,只遇到兩次這種自己爆血管的情形,但只有我活下來。

生完兒子後,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我的右腳卻從此沒有知覺,大小便也失禁,最後是坐著輪椅出院的;此後每週還要到中山、仁愛、台安等各大醫院進行神經外科、骨科和婦產科檢查,但都診斷不出原因,只是要我持續做復健。另外,我也曾多次赴中醫求診,做過針灸、拔罐、推拿和整脊,前後七個多月,均毫無起色。

此時,三哥教我做印心禪法腹式呼吸,我每天在兒子睡覺時認真做好幾次,一次最少做十分鐘。慢慢地,從右腳趾有知覺,到右膝可以抬起來,再到大腿可以抬高走路,最後還可以交互蹲跳,歷時也是七個多月,而且大小便失禁的毛病也同時痊癒,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我出生時,媽媽曾請人幫我算命,說我活不過六歲,所以常帶著我到處求神拜佛,辦過很多超度法會,希望可以消災解難、逢凶化吉,讓我平安健康長大。但我仍然大災小難不斷,每天睡覺都做惡夢。

從來沒有修行觀念的我,直到1999年參加了師父在桃園巨蛋所舉辦的21世紀世界和平大法會,親眼見到師父以不可思議的佛光,超度無邊無數的亡靈,就決定皈依師父,終身追隨師父修行。

聆聽妙天師父的開示,讓我增長不少人生智慧,我知道這一切災難病苦,都是過去生中所造作的惡業所致,所以我不再抱怨為什麼婚後的人生會跌落谷底,為什麼會人財兩失、一身病痛。透過師父傳的印心禪法認真禪定,得到源源不絕的安定力量,滅度我潛意識裡的恐懼、擔心、害怕、憤怒和不滿。

人生不過是短短的100 年,猶如夢幻泡影一般,但靈性卻是不生不滅;所以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每一天,讓靈性可以在這一世找到回佛國的路。

而妙天師父就是引領我們靈性回家的導師,希望有緣人都能一起同霑法露,共沐佛恩,大家都能一起在佛國團圓。

(台北‧覺妙恩蓮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從蠟燭兩頭燒之中脫胎換骨

很榮幸有這個機會與各位師兄姐分享我的禪修心得,宥祺入門至今已邁入第10年了!當初是因為剛就讀博士班時,罹患了憂鬱症,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學校禪學社的宿舍拜訪活動而被接引入門,初期一年多,仍對禪修持半信半疑態度,並沒有很積極,直到面臨可能換指導教授和換論文研究方向的問題,博三下學期才下定決心好好禪修…

那時是在頭份的觀音佛堂上課,當時的因緣非常的殊勝,因為幾乎每週都會見到悟覺妙天師父到佛堂,在那段時間每次見到師父親臨心中就莫名會感動落淚,而更加堅定修行的決心!說也神奇,在博四升博五的時期,第3個論文方向才逐漸成形,因為有經濟壓力,所以我一考完資格考便投入專任教職,在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之下,指導教授在當時認定我一定沒辦法順利7年畢業,但當時精進修行,即便是每日只睡3小時,就發現,所有論文的靈感與方向,如文思泉湧般的浮現,而博士班兩階段口試期間,更是7天內只睡4個小時!當時都堅持一日一禪定,來維持體力進修博士班與教職工作。

因為攻讀的是財金與資管領域,所以可投的商管類期刊種類不如理工類多,但升上博五後的一年2個月內,就收到2篇SCI、3篇EI、1篇國際期刊(共6篇)的接受函—連我的指導教授都大呼神奇!殊不知,其實靠禪修的力量產生智慧,和精進修行,運勢也在無形中也跟著好轉,讓我一直以來跌跌撞撞的求學之路,有著大躍進的轉變,在我心中,真的非常感恩悟覺妙天師父在我修行之路的指引。

然而,也由於自己長期在學業與專任教職的過度操勞身體,民國97年畢業後,就開始感到身體不適,在民國99年任職學校的身體健康檢查後,赫然發現左腎有一顆5公分大的腫瘤,當時在隱瞞家人的情況下,先密集的透過各管道關係,找台灣各方的腎臟科權威醫師看診(和信、長庚、三總、台北榮總;中國醫藥學院等),很不幸的,所有的醫師對此病情都相當不樂觀,依檢查報告的組織紋路判斷,都研判是惡性腫瘤(癌細胞),五家醫院之中,僅台北榮總的醫師團隊獨排眾議,願意做腎臟部分摘除手術……言下之意,就是所有的醫院醫生都建議要儘快摘除我的整個左腎!其實,自從入門之後,每每到了我個人覺得很難突破的人生關卡時,悟覺妙天師父都會出現在我夢中,法身放光,一直對我微笑,或拍拍我的頭,醒來後,就會產生一股力量與智慧驅使我無懼勇往,沒錯!我真實地感受到這次師父又給我力量與智慧!

在我開刀前的某一天,有殊勝因緣在新竹科園會館又見到了悟覺妙天師父,當天師父的到來,給在場與會的師兄師姐們開示,當下的我突然心生智慧,原本對開刀一事猶豫不決,後來師父加持與提點我可到台北榮總看診時,我心中的罣礙就全然放下,毅然決定到台北榮總開刀。而開刀前台北榮總醫師的評估是,手術風險很大!一定要在半小時內完成腫瘤的摘除,否則大動脈與大靜脈就會壞死,讓左腎功能喪失。並且,我的第12根左肋骨,因為阻擋到惡性腫瘤必須被切除部分的骨頭!然而,當時整個開刀過程是出奇的順利,開完刀後,醫生評估左腎也只會剩下原來的1/2大小,但術後每3個月的定期追蹤,奇蹟又再度發生!連醫生都覺得不可思議!

手術完成的第1次回診,醫生告訴我,我的左腎並沒有變小,只是手術後形狀長的比較醜,按常理—腎細胞並不會再生,他也嘖嘖稱奇!當下也說我的「禪修行為」一定對此有幫助。

所以,感恩悟覺妙天師父、感恩禪修讓我健康重生,智慧增長,以上就是我的禪修心得分享,謝謝各位師兄師姐!

(林宥祺師姐)

抗癌鬥士以禪修逆轉生命奇蹟

初見劉雅紛,笑容滿面,精神爽朗,完全感受不到她是一位歷經多年病苦與生活磨難的堅強女性。

這位曾經榮獲總統馬英九先生頒贈第三屆抗癌鬥士獎章的劉雅紛,10 年來,獨自勇敢地對抗病魔,以及現實生活的無情對待,展現出生命的韌性。尤其在禪修印心佛法後,她更多次藉由自身的經驗分享,將禪的福音散播出去,遍撒菩提種,幫助更多人離苦得樂。

全家罹癌硬頸承受

抗癌至今已經10 年了,劉雅紛娓娓道出她獲頒抗癌鬥士獎章的最主要原因,竟然是她全家人都罹患了癌症。

她說,10 年前,才4 歲的兒子就罹患了末期腦癌;身為母親的她,當然是耗盡了一切心力來照顧病兒。想不到5 年後,又發現丈夫也罹患了肺癌第3 期。她表示,丈夫平時就喜歡抽菸,而且三餐不正常,一心只想要賺錢,後來常常咳嗽不止,即使發現初期病狀,也不肯面對接受,總認為自己沒那麼倒楣,不可能輪到他,沒想到在一次吐血送醫後,經醫生診斷為肺癌第3 期,這個結果嚇壞了所有人。

然而,真正的苦難還不只如此,就在丈夫發現罹癌時,劉雅紛也因腹部絞痛而赴醫檢查,卻發現自己罹患了盲腸癌第2 期,不久後又發現還有大腸癌第3 期。劉雅紛回憶說:「當時醫生告訴我不只得了一種癌症,而是大腸癌、盲腸癌、子宮肌瘤、乳房纖維囊腫…」,她聽到最後,整個人都傻住了:「我怎麼全身都是腫瘤啊?」

劉雅紛說,她曾因聖嚴法師說過的一句話:「土石流是人類的共業;因為人貪」,而認真地檢視自己;她認為癌症其實是業力所致,「當癌症來了,既不能躲,也不能閃,」她說,「家裡有一人罹癌,全家都跟著一起痛苦。」因此,當4 歲的兒子發現罹患惡性腦瘤時,她的內心是十分自責的;因為對她而言,這不但是晴天霹靂,而且她一直認為,兒子的癌細胞是她與先生的不好基因所造成的共業。

禪修帶來生命曙光

她不諱言,當時真的不知該如何走下去;因為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癌症患者,還要再去照顧癌末的丈夫與孩子,她真的是心力交瘁,甚至一度感到人生沒有希望。

尤其剛開始化療時,她曾因嘴巴破了,而長達1 個多星期無法進食,只能靠打點滴補充營養;「當時真的痛苦得讓我想要放棄,但一想到年幼的孩子,即使身心再苦,心中卻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拼死也要活下去,因為我不想讓孩子沒有媽媽。」劉雅紛說。
一直到5 年前,有位朋友對她說:「禪的力量可以讓細胞得到安定」,就是這句話,讓劉雅紛萌生了一絲希望。因為當時的她已無路可走-不想再開刀,也不想再作化療,更不想再接受標靶治療;她不想讓已經羸弱不堪的身體,再承受更多痛苦;於是她決定要來修行印心佛法。

雖然在修行的過程中,她仍然繼續接受化療,也開刀過無數次,但卻沒有再掉過一根頭髮,血球指數也不曾下降過,甚至還有餘力去照顧癌末的丈夫,直到他辭世。她開始覺得,生命力似乎重新在她身上啟動,對禪修也愈來愈有信心。

每當遇到關卡,幾乎快要熬不下去的時候,劉雅紛總會在心中不斷地向上師悟覺妙天師父祈求:「只要讓我再活8 年;因為兒子才12 歲,我不忍心讓他才沒有爸爸,又沒有媽媽,再苦我都要活下去!」丈夫過世後,劉雅紛甚至一度窮困到沒錢看醫生;因為如果花錢看病,兒子可能就沒飯吃了。因此,即使是痛到無法起身,她依然咬牙硬撐。她認為,「既然決定要承受,就要接受它的痛;沒錢看醫生,就好好禪定,祈求菩薩給我力量;說也奇妙,痛楚真的就減輕許多!」

雖然經歷了一連串的打擊與磨難,可是劉雅紛並沒有被命運擊倒。也許對一般世人而言,這樣的人生簡直是苦不堪言,然而她總是不斷地鼓勵自己:「劉雅紛,妳要堅強,要勇敢,絕對不能倒下去!」

在這段備極艱辛的抗癌歲月裡,她由衷地感恩在她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一直給予她無相力量的悟覺妙天師父,因為師父告訴她:「妳可以的!」讓她一路充滿信心地堅持下去。

感恩生命逆境菩薩

劉雅紛說,「如果沒有遇見妙天師父,我可能已經沉淪了」,因為修行印心佛法,讓她改變了命運-從死到生,從黑暗到光明,轉無明為智慧!

她笑稱自己是在修行後,才比較懂得如何去解決問題,也更有定力來面對逆境,不讓心隨境轉,無一念取捨。因此,劉雅紛特別感恩那些曾經在她身無分文又幾近崩潰的時候,而否定她的人。

回想過往原生家庭的人情冷暖,以及前後兩段顛簸的婚姻,讓她被迫不得不學習獨立。因為這樣的環境,讓她能堅毅地面對抗癌的挑戰。對她而言,堅苦是磨練意志的大洪爐,磨難則是完成人格的增上緣。她感謝這些逆境菩薩,讓她可以提起勇氣,去接受業力的魔考,並堅定心志,自我超越。

面對過往的恩恩怨怨,隨著修行帶給她的智慧與力量,都已全然放下了。她深刻地體悟:「當你有所求時,就會無所得;當你無所求時,其實已擁有一切」,她說,因為一切都放下了,所以可以得到更多,也更有信心、更堅定地走下去!

2013年元旦,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在新北市政府舉辦的「印心佛法禪修見證發表會」,劉雅紛受邀以自身的生命故事,與眾人分享禪修帶給她生命造化的奇蹟,以及得遇明師後,人生所產生的重大轉變。她說:「只要有任何的分享機會,我都不放過,希望能夠透過我的故事,讓更多人瞭解修行的重要。」

她深刻體會到,只要每次上台分享,都能收到妙天師父與諸佛菩薩給予她的加持與佛光,讓她即使身體疲累,依然可以接到佛光的潤澤。因此,劉雅紛發願要「每日一說」;不管對方要不要來修行,她都要說;她要把這份禪的福音不停地散播出去。

(劉雅紛師姐/禪天下採訪)

快樂準媽咪:3個月改善體質

我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藥學研究所博士班,目前在南科台灣神隆的製程研發部門工作,從2013年五月中開始入門禪修。今天很榮幸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禪修經驗,能有修行「印心佛法」的緣分,都要感謝師資的用心安排。

禪修,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當初,師資及師兄姊們為了我們南科人,特意選在南科舉辦「禪修體驗營」,我與同事一同前往參加,也順便看看多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在參加禪修體驗營時,師資曾告訴我們,禪修對於身體健康有不少的益處,包括促進血液循環、改善憂鬱症和減緩筋骨痠痛等等。

不過,我心想:「這是真的嗎?」「禪坐不是很容易走火入魔嗎?」因為家人曾告誡我們不可隨意亂打坐。參加「禪修體驗營」時,我卻聽到許多師兄姊們分享他們很棒的真修實證心得,我的心中不斷浮現大大的問號:「禪修,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指數下降,身體警訊?

禪修之前,我的身體狀況不佳、晚上多夢、血液循環也不好,還有背部疼痛的問題,時常需要我先生幫我按摩,以減緩我的疼痛。在懷孕的時候,疼痛感更加嚴重,有時候,背部會痛到簡直不能呼吸。

另外,我的免疫系統也有狀況。自從我就讀博士班後,我的血小板明顯偏低,一般人的正常值在15萬以上,我卻只有10-12萬的範圍,雖然醫生告訴我說:「沒關係,只要有定期追蹤就可以了!」血小板偏低在我生活中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但是當我懷了身孕而到醫院作產檢時,血小板數值竟然已降到八萬。

五月的時候,我再到醫院作檢查,發現我的血小板指數只剩七萬,沒想到才過短短一個月,就從八萬掉到七萬,但醫生還是告訴我:「沒關係還有五萬以上,再觀察看看好了!」不過,醫生提醒我要開始注意,因為在懷孕的過程中,血小板還會持續往下掉,所以現在追蹤的時間必須從半年縮短到三個月。此時,我和我的家人都很緊張,他們希望我能換到大醫院作產檢,以免到時候生小孩會有失血過多的問題。

清淨身心,體內環保

去年五月中,我初次到禪修會館參加專修講座,第一次共修的時候,我和大家一樣坐在地墊上禪修,雖然才坐十至二十分鐘,卻讓我痛苦萬分,因為我的背部疼痛感竟然是平常的二、三倍,我心想:「這樣子正常嗎?我還需要繼續禪修嗎?」

課後,我和師資談起這個狀況,他說明這是清淨身體的自然現象,因為禪修可以幫助身體排除穢氣(濁氣、病氣),只要我們忍過了、身體清淨了,以後自然就會好轉。我心裡想著:「不然就再試一次好了!」

第二次來會館禪修時,我不但背痛,還全身冒冷汗,幾乎快要昏倒,當時,我真得不懂為什麼會這樣,所以只好起身休息一下。課後,師資也分享他的禪修經驗:「當體內這些穢氣慢慢被排除之後,身體就會輕鬆很多!」果然如此,當我走出禪修會館的時候,真得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

禪修之後,我的作息方式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每天多花半個小時禪坐,每周定時到會館禪修。漸漸地,到六月的時候,我發現背部竟然不再疼痛,睡眠品質也獲得改善,我可以專心睡覺,不會一直做夢。這樣的禪修收穫,也讓我產生信心而更加堅定心念:「我要繼續好好地學習禪修!」

自體修復,體質改善

去年八月,我再次到醫院進行檢查,沒想到我的血小板指數竟然已回升到十萬,我開心地和家人分享這份喜悅,但是我還是不敢完全確信:『這是真的嗎?』

當我的肚子越來越大時,我先生希望我不要跑來跑去、要多休息。我和師資分享我先生的想法,雖然我想來會館和大家一起共修,但也不希望因為禪修而讓自己及小孩發生任何狀況。師資告訴我:「出門之前,可以恭請諸佛菩薩保佑我平安出門、平安回家」,所以我便依照這個信念,持續地來禪修。

去年十月,我到醫院進行血小板的檢查,當我看到報告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開心,因為它已經升到11萬了。這樣的進步讓我既開心又興奮,這似乎更加的證實 悟覺妙天師父真的有在幫助我,也讓我放下心中一塊大石,不需要一再擔心「生小孩的時候,會不會發生無法凝血」的問題了!

提升耐心,改善人際關係

入門禪修之後,我發現自己變得較有耐心,對人也變得比較和氣,因為 悟覺妙天師父告訴我們要時常保持微笑、歡喜心、平常心,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別人也會對我們有相同的回應。以前,我和同事相處,經常耐不住性子,總覺得他們會故意挑我的毛病。但是禪修之後,我可以和同事產生良好的互動,因為我學會靜下心來、保持微笑,同事們也漸漸感受到我的轉變,所以他們也會用相同的態度與我相處。

培養細心,提升觀察力

此外,以前的我因為耐不住性子,所以閱讀文件時也不夠細心,經常跳著看而導致重點沒有注意到,這真的是一項很大的致命傷。禪修之後,我可以耐住性子,用心整理、細心觀察。記得有幾回,同事告訴我:「你很細心,這個小錯誤居然被你發現!」此時,我才發現原來禪修之後,我真得有所轉變。

禪修改善孕婦情緒

人家說:「孕婦會因為賀爾蒙的變化,讓情緒起伏不定,很容易心情低落、很容易發脾氣。」這點我非常認同感,在還沒禪修之前,我的先生實在很可憐,我經常會沒來由地對他生氣,或許,他也會感到莫名其妙吧!

禪修這幾個月下來,我還是會遇到情緒低落的時候,但是我卻不太會對他發脾氣,只是靜靜地不講話,默默地思考著。不過,當我來到禪修會館聆聽 悟覺妙天師父開示後,我的腦筋好像又通了,不再讓自己打著死結。有時候,我來到禪修會館之前,我的情緒是很低落的,但是回家時,我卻明顯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情變得很輕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想修行真得是一條很長遠的道路,我相信我還有很多的禪修體悟還沒感受到、領悟到,但是我一直想跟大家分享一件事,那就是來到會館禪修後,我的心情以及身體都變得比較輕鬆、比較健康。感恩 師父,感謝大家!

(台南‧李家瑩師姐)

禪修幫助我12年菸癮無痛戒除

接觸禪修以來,我最大的收獲之一就是把累積12年多的菸癮戒除,而且是在自己碩士班論文口試的那一學期戒掉,一般來說這段時期對於菸的依賴與渴望程度應該是相當大,沒想到很神奇的,我就這樣不痛不癢、在沒有任何不適的狀態之下將之戒除,至今已滿7年。

評估自己的菸癮程度,平均兩天會抽一包菸,偶爾一天會抽到快一包,雖不是重度菸癮,但至少是中度菸癮,所以在戒菸這條路上我屢戰屢敗,「戒了又抽,抽了又戒」的循環不知道嘗試了多少次。

有時候才剛買一包菸,就非常懊悔地在抽完其中的一根菸後將整包菸泡水丟掉並決定不再抽了,但最後還是破功;我也曾經嘗試至醫院看戒菸門診,貼上醫生開給我的尼古丁貼片好像有一點點作用,但一星期後仍然破功。

在戒菸成功前的嘗試中,戒菸時間最長的經驗不超過一個月,通常戒個二到三天就不得了,而最常的狀況則是對自己短暫戒個幾小時便沾沾自喜。

坦白講,戒菸真的不簡單,但也很簡單,端看自己有無找對方法。用意志力硬撐、藉由尼古丁貼片的輔助都是方法,但可能不是最直接、最究竟的,自己的心得是唯有打從心裡,由內而外的釋放出戒菸的念頭才能夠徹底戒除,而且透過這樣的方式,不需透過外力、沒有任何依賴,真的可以自然而然地「無痛戒菸」。

戒菸成功的第一個關鍵:腹式呼吸(清淨呼吸法)

戒菸成功的關鍵,主要是因為接觸禪修的關係,常常練習師資所教的「腹式呼吸」來清淨自己的呼吸道。

我意外發現之前抽菸能帶給我的快感,透過禪定我也能夠自給自足地得到,而且更舒服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任何再去買菸的理由了,就像是當你可以免費吃王品台塑牛排時,你應該不會花錢去買夜市牛排吧?

戒菸成功的第二個關鍵:同理心

我發現不少公眾人物、藝人明星,在呼籲大家戒菸時所分享的個人經驗,常常都是為了自己的小孩而戒、為了不讓自己的小孩受菸薰陶而戒,但這份心僅止於「自己」,僅止於「自己」的小孩或家庭。

如果能夠推己及人,多為別人著想,戒菸之期不遠矣。

試戒菸的過程中,我抽菸的模式不斷在改變,從一開始的在大庭廣眾下大剌剌的抽、邊騎車邊抽或邊走邊抽,到後來戒菸成功前的那一陣子,漸漸地我不太帶菸出門了,背包內也慢慢地少了這份以往的必需品,即便要抽,在室內我也是在自己的房間(唸書時在外租屋)裡抽,在室外我則是選擇在沒人走動的偏僻角落抽。

後來我覺得,不論我再怎麼「躲」起來抽,都難保這二手菸不會飄到別人面前被別人吸走,所以我決定不抽了。

就這樣,因為同理心與愛惜自己羽毛的念頭,加上常常練習接觸禪修後習得的腹式呼吸法,我把菸戒掉了,而且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說,我此生不會再抽菸了。

(台北市‧黃柏景師兄)

 

腦麻的女兒竟開口叫了爸爸…

去年12月31日,我們全家五位一同來參與悟覺妙天師父為慈航寺所有的三色光開光及平安幸福米加持。師父在開光時,感覺有一股很強的加持力,從禪心脈輪到法眼脈輪下來到全身,當時感覺到眼睛很明亮、精神也很好,接待有緣大德時也因而精神百倍。

悟覺妙天師父開完光要走進休息室時,看到我家大女兒宣軒(今年13歲,出生八個月大時,因畸胎瘤壓迫到左腎,引起高血壓、缺氧休克,救回時已傷到腦部神經系統,目前是腦性麻痺及重度脊髓側彎、語言及肢體障礙),師父很慈悲地停下來為宣軒加持了數分鐘,之後宣軒居然對著師父發出「嗯、嗯」的聲音,感覺好像要跟師父說話!

幾天後,發現宣軒的手腳力氣變大了,輪椅腳踏墊都踩斷了,更神奇的是第一次當著我的面叫我「爸…爸」,當下聽到等待了十幾年的一聲「爸爸」,我的眼眶瞬間紅了起來!心中萬分地感恩悟覺妙天師父的大加持力!

之後每次車子快開到家門口,就聽到從屋內傳到屋外像是叫「爸…爸」的聲音,同修也有幾位聽見了,要我做心得分享!這時讓我想起去年10月14日,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印心佛法襌修見證發表會」中,悟覺妙天師父開示要在102年做慈善公益活動,幫助盲人、聾啞者及腦性麻痺兒童…等,讓他們能像一般的正常人那樣生活著。想到這兒,內心充滿了感恩!

感恩悟覺妙天師父大慈大悲的願力,讓這些類似宣軒的病患有重生及修行禪宗正法的機會。弟子也發願:「要接引更多有緣人來修持禪宗的印心佛法,與師同心同行!」

(新竹‧熊利晨師兄)

別盡說忙 入病房才想修行

去年,我在偶然間轉到台灣藝術台,看到妙天師父正在講解《金剛經》,並提到十個脈輪的清淨重要性。當師父說到脈輪會發光時,讓我回憶起就讀高中時,我曾在一次隨意的靜坐中,看到強烈的金色光芒。而在大一時,我曾看過承天禪寺的地藏王菩薩,祂在白天發出三道金色光芒。當時,我還向禪寺裡的法師請教,可惜他們也無法幫我解答疑問。直到去年,當我聽到 妙天師父說脈輪會發光時,師父當下幫我解開心中多年的疑惑,我也認知到悟覺妙天師父所說的法都是難得的真修實證,絕非一般普通的傳法者!

去年,我原本想考佛學院,所以在短短幾個月內,唸了好幾千頁的佛書。有一天,我突然心生一個念頭:「即使我讀遍經書也了解一切的經書,難道這樣就可以解脫生死輪迴嗎?」偶然間,我又轉到了台灣藝術台,再次聽到悟覺妙天師父的《金剛經真修實證》電視弘法,妙天師父開示:「明心起修、非意識心修行」,頓時,突然了解到我正是用「意識」在學佛,仍在「有為法」的範圍內,這並非究竟的修行方式。於是,我上網查到土城禪修會館的訊息,並入門成為悟覺妙天師父的弟子,與大家一起成為禪宗第 86 代弟子。

去年夏天,我在三峽教中小學生學游泳,但九月因東北季風來襲,讓露天泳池的水開始變冷。因此,一天教學下來,往往要泡上好幾個小時的冷水。之後,幾次的禪坐靜心,我感覺到血液從心臟流到左脇時,會有堵塞的疼痛感覺,當時我覺得應該抽空去一趟醫院做心臟檢查,可惜我並沒有去醫院。

未料,十月底,我因喘氣不順而到亞東醫院急診,還做了血管支架和心臟動脈管繞道手術。秉憲師兄和宗賢師兄,在我心臟開刀那一天,他們提早到病房為我祈求師父佛光加持,秉憲師兄說當時病房充滿強烈的佛光,我放下緊張的心情,並拜託護士小姐務必將師兄帶來師父已開光的佛卡,能夠放在我的身旁,陪著我進行開刀。感恩 師父的加持與菩薩的保佑,幫助我內心十分平靜地度過手術全程,不但開刀順利而且復健也很快速,連護士及醫生都感到十分地驚奇!

術後,我轉往加護病房,在那裏我看見許多的苦難眾生面臨著生死無常的苦痛,有的病患因身體的病痛難熬而經常大喊救命;有的病患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因潛在意識裡的自我浮現,而不斷地開口謾罵著;有的病患年紀已大,吃了就拉;有病患吃了就吐、吐完再吃,他們不斷地重複經歷這種痛苦與折磨。置身在加護病房裡,我終於能體認到「地獄不空」的苦痛。

因此,我們要及早修行,不要等到業力現前、疾病纏身而住進病房,那可真是太晚了!來不及了!悟覺妙天師父說:「人活在世上就是為了修行」,在加護病房待過一陣子後,絕對會懂得妙天師父的苦心勸告,也更加感恩師父的慈悲教誨!

可惜的是,人的執著往往不容易放下,能過好日子的人,他放不下好的生活,有些念經拜佛的人,仍在追求能過更好的生活。而日子過得差的人,常說日子苦,埋怨人生苦,但是知道苦的人不是更應該積極修行嗎?希望有緣人不要盡說:「忙!」等到入了病房才想修行消業,那真得太遲了!

悟覺妙天師父說過,禪行弟子要隨時有面對無常的心,當無常來臨時,修行者要心如虛空、冷靜、以平常心面對。記得當時人在醫院,只覺得自己是 師父的印心禪行弟子,如果這是一場該來的災難,該來的就讓它來,並告訴自己應以平常心面對,不心生恐慌,因而安然度過手術過程。

這十個月跟悟覺妙天師父修行,我內心確實起了變化。有一回,我參加禪修會館的專修講座,妙天師父教大家專注於名色脈輪,當時肚臍如同被電擊兩次,肌肉還會跳動。現在,明心以下的脈輪都可以感覺到清涼。雖然我的腰部較弱,曾經打掉尿道結石,兩腎常隱隱作痛。但是禪修之後,因為吉祥、如意脈輪的清涼,也讓整個腰部一起感受到清涼與舒適。

悟覺妙天師父所說法是「真修實證」並非理論,是「無為法」,但雖是「無為法」,卻重視身、心、靈同時修行。在修心與修靈的同時,身體也獲得健康,而不是把身體簡單視為臭皮囊而已。同時,禪宗直指本心,惟大丈夫者才敢真實面對本心,扯下這覆蓋本心的假面具,一般人都用名利、財富、情愛來裝飾內心的不足,大家比財富、比名利、談情、說愛,我們追求世間的一切,而捨不得放下這一切!或因得不到名利情愛而在憂憤、擔心、害怕中過日。放下!放下!通通都要放下!敢於放下一切,真實體認如虛空般的本心才是大丈夫。不要害怕心空,此如虛空的本心,可超越輪迴,體現人世無法想像的「不空」,體悟 師父曾開示的「真空妙有」。

再多、再好的珠寶名利情愛,都無法換得真性光明的無盡喜悅和生死輪迴的超越!慶幸自己可跟著悟覺妙天師父修學「印心佛法」與「印心禪法」,感恩師父!真是難得的正法!百千萬年難得聽聞師父所說、所傳之佛陀正法!感恩師父大佛住世,為渡眾生慈悲宣說正法!

(新北市‧簡坤忠師兄)

暢通呼吸、改善富貴手 一路見證

我入門禪修一年半,如果問我剛開始禪修時有什麼想法,我只能告訴你:「腳很痛!」其實,我第一次進來禪修會館大約是在三年多前,那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所以沒有我並留下來修行。就這樣過了兩年,直到去年年初,阿姨找我來禪修會館聽一場演講,我也很喜歡聽一些大大小小的演講,這剛好是我的興趣,所以我又再次踏入禪修會館。

有時候,我聽演講也會順便作筆記,但是會館舉辦的演講不能也不需要寫筆記,因為如此,反而讓我可以更加專心聆聽師資的指導。演講之後,有安排讓大家體驗禪坐的練習時間,而我當時的感受就只是:「腳很痛,真的!」我只能坐散盤,膝蓋離地面大概一個磚頭立起來這麼高,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下坐之後就是感到:「一整個開心!」

那是禮拜天的「體驗禪」,當師兄姊提到禮拜二晚上可以再來會館禪修時,我當下便決定:「我還要再來!」之後,我一直持續禪修到現在,當然,這中間的變化很大,對我來說第一個轉變其實是心理層面的,不管心裡面有什麼煩惱,都能夠在每一次的禪定中,獲得釋放。

一、暢通呼吸道

禪定的基本功就是「腹式呼吸」,這是當時候台上師資所強調的,雖然真正能夠把腹式呼吸練到很純熟,也已經是入門半年後的事,然而在這之前我就已經獲得了第一個禪修所帶來的附加價值,「鼻子過敏」的改善。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十幾年了,每天早上一起床第一個感覺就是喉嚨卡了一口痰,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到廁所把它吐出來,接下來就是拼命打噴嚏,最少一、二十次是跑不掉的,用來擤鼻涕的衛生紙,大概不會超過三天就要換一包,這還不包括在公司使用的數量。

一般我們都聽過「七竅生煙」,而我則是七竅發癢,眼睛乾澀,會習慣性去揉它,鼻子癢就不用講了,耳朵裡面也癢,喉嚨也癢,沒有打噴嚏就是咳嗽。夏天大家都喜歡待冷氣房,我超不喜歡,只要給我一支電風扇就好,因為我只要待在冷氣房,不用五分鐘立刻鼻塞、流鼻水,然後有一段時間我的鼻涕都是黃色的,因為鼻竇炎。

差不多禪修兩個月之後,我感覺到症狀好像開始減輕,打噴嚏開始減少,鼻塞症狀也慢慢越來越少。前一陣子天氣很冷,但我幾乎沒有出現過鼻塞的現象,早上起床不會再有卡痰的現象,打噴嚏現象也幾乎快沒有了,頂多就騎車的時候吹到冷風,會流一點鼻水,困擾我十多年的鼻子過敏,竟然不見了!這是我這麼多年來想都不敢想的問題,就因為禪定解決了!

二、改善富貴手

我過去曾經有富貴手,而且程度相當嚴重,以前我很喜歡打籃球,後來完全沒辦法打,所以我也有十幾年沒打籃球了,因為球本身就是地板上的髒東西跟皮膚的橋樑,一場球打下來,我的手接觸了無數的細菌,整個變得非常乾燥,隔天所有的手指頭都會開始龜裂,而且至少會有一處是裂到會流血,是裂到那種皮開肉綻的狀況,我連拿筆寫字都很痛苦。後來我會去看醫生、擦藥,那種藥其實很恐怖,雖然症狀會好轉,但是你絕對不能擦到沒有症狀的皮膚,一旦擦到,連沒有症狀的地方也會開始出現症狀。

後來我的富貴手確實有好,但是第一次大概過了半年,又復發,然後我就又去拿藥,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我發現復發的週期越來越短,也就是抗藥性已經產生了。入門之前,整整兩年的時間,富貴手沒有好過,食指裂開又復原,中指裂開又復原,本來只有右手才有症狀,後來連左手都出現症狀。

入門禪修之後,我發現除了鼻子過敏的情況獲得改善之外,我的手指頭的復原情況也很明顯。現在只有比較接近指甲的地方比較乾燥之外,其他的地方沒有出現昔日的症狀,也沒有發生皮開肉綻的狀況。禪修至今,我手掌的皮膚是我這十幾年來最漂亮的狀態,完全沒擦藥,連護手霜都不用。

三、圓滿家庭事

我老爸是個十足的老菸槍,我想他大概從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抽煙了,他也曾經說過要戒菸,但是大部分都只能撐過三天,最長的一次就一個禮拜。

大概在我禪修半年之後,有一次我發現連續幾天下班回到家都沒有聞到煙味,才聽我媽媽說我爸又說要戒菸了。好消息是,我老爸居然戒菸成功了,他不是因為沒有錢買煙,他房裡其實還有整整一條的香煙,所以剛戒菸的那段時間,他竟然產生一個從來沒有過的小小煩惱,就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條煙!

過了一段時間,我把這件事跟一位入門比較久的師姊分享,她跟我說,「恭喜你啦!這就是見證了,表示你有確實專注到名色脈輪!」我聽了才恍然大悟,對啊!就是名色脈輪啊!之後,我也突然開悟到一件事,我們之所以會有一些借不掉的癮,其實就是因為我們的色身太過污濁,而這些污濁之氣,就是喜歡這些東西,像尼古丁、種種迷幻藥、毒品等,所以你當然借不掉,因為它們喜歡物以類聚,自然就會控制你的意識去尋找這些東西,來滿足它,所以戒不掉,根本原因是因為你沒有去清淨這些污濁的眾生。

四、見證禪奇蹟

能夠有這些見證可以分享,來會館禪修當然是必備條件之一,但是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每日禪定!禪定的練習非常重要,剛入門的時候對於法脈輪的位置,其實是完全抓不到重點的,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必須一直用意識去想像,就是沒辦法固定在一個點上,可是因為禪定讓我覺得很開心,所以雖然一開始只能坐五到十分鐘,但幾乎就每天都會練習一次,大概兩三個月後終於讓我感覺到脈輪的跳動了,但是我大概是屬於資質駑鈍型的,後來將近一年的時間雖然也有經過悟覺妙天師父的親自傳法,但是師兄姊跟我分享的什麼清涼啦、光啦!通通都沒有,頂多就眼前會很亮,是不是所謂的光我也不知道!

一直到了三過多月前,我開始下定決心一定要每天禪定至少三十分鐘以上,因為以前偶而都還是會偷懶個一兩天。沒想到竟然讓我感受到什麼是清涼了!但那時候都還只是偶發性的,直到去年十二月中過後,台南會館開始安排了好多場說明會跟體驗禪,於是我也很投入的去做接引的活動,幾乎每天一下班就來幫會館發文宣,假日也不例外,大概從那時候起,幾乎每天都至少禪定一個小時以上,我才真正的體會到無相布施有多麼重要,因為幾乎每一次禪定我都能感受到清涼,而且是整個名色輪以下都是涼的。

上個禮拜去高雄參加全台的新春團拜,由 悟覺妙天師父帶所有的師兄姊禪定二十分鐘,這是我入門一年半以來最棒的一次禪定,我頭一次感受到從禪心到無始都在清涼的感覺,從那時候開始,我現在連平常上班的時候都會有感覺,好幾次在我煩惱的情緒要起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明心到名色之間有一股清涼湧出,當下就知道不對,然後我會停下來專注禪心,不用多久就會知道該怎麼解決了,好像自己突然間變聰明了一樣,我知道,這是 悟覺妙天師父的力量給我的智慧。

我有一份看似穩定的工作,收入也還可以,雖然我家並不富裕,沒辦法給我的父母親過非常好的生活,但我很慶幸我能來修行印心禪法。這一年半以來,我所得到的當然不只是以上所分享的三點,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包括我自己,能夠活得更健康、更快樂,物質上不會匱乏,心靈上無比的充實,就像 悟覺妙天師父開示的,無相布施比有相布施更要來得殊勝,甚至勝過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

「百善孝為先」是自古以來的訓誨,孝親尊師更是我們要嚴格執行的,一個人如果不懂得孝順自己的父母,尊敬自己的 師父、師長這種最基本的道理,修行的境界再高都是假的,因為一個沒有行八正道的修行人,怎麼稱得上是修行人,又怎麼可能見到佛?感恩 悟覺妙天師父、感恩世尊、感恩歷代禪宗祖師,這樣一代一代的將佛法傳承下來,讓我們能夠有機會修行正法。讓我能夠有機會在物質以外,還能夠用這麼殊勝的方式,在靈性上來孝順我的父母親。

(台南‧林宗勳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