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修行

快樂的禪行家庭

我是個「禪寶寶」,在母胎裡就隨著父母上了十個月的禪修課程。換句話說,在來到人間之際,我已接受了十個月的佛光洗禮;這是多麼幸運的出生!

小時候,父親帶著我在道場裡的時光不算,我是到了大學加入領袖社,才算正式入門禪修,並且在禪修過程中,體會到禪的奧妙。

在學校時,社團活動很多,有時感覺累了,就到禪修會館禪定,下坐後,精神立刻完全恢復,很神奇。而且活動雖多,課業卻能掌握得宜,讀書的理路清晰明朗,成績維持得很好。

爾後隨著禪的洗禮,我漸漸覺得,如果到人多的場合,身心就會覺得很不舒服,有時頭痛欲裂,身體疲憊虛弱,但只要到禪修會館上完課,就立刻覺得能量充沛,心靈也充滿法喜,覺得很不可思議。

有時在人際相處之間,難免陷入衝突、矛盾的情緒困境,但悟覺妙天師父總會在上課的開示中,啟發我的心靈智慧,彷彿就是在對我說法,很是神奇,讓我茅塞頓開。

現在的我,會嘗試多為對方的立場設想,也會在同儕群聚或是工作職場中,營造法喜圓融的氛圍。我已然了解師父開示「生活就是修行,修行就是度眾」的真義。

更珍貴的是,經過印心佛法的洗禮,我已明白自己所修行的法門,不是一般的普通信仰而已,是一世難求的「正法修行」。

所謂「正法修行」,是上師以心傳心、佛心印心的印心佛法,與一般念佛、拜懺、誦經的相法修行,兩者相距十萬八千里。印心佛法是靈性修行,樸實直捷,達於心靈,是見證本心、一世成佛的唯一法門;而相法修行則是落入意識修行的窠臼,誦經拜懺只在文字表相上作功夫,根本與靈性無關,所以了無出期。

這麼殊勝的印心佛法,我是何德何能、可以不費尋覓功夫就能得到!我逐漸了解,我是多麼幸運,能夠生長在禪修家庭。

父親說,他年輕時曾參訪五大山頭,尋尋覓覓,仍找不到正法,一路走來踉蹌顛簸、荊棘難行,幸而最後來到悟覺妙天禪師座下,聽聞師父傳法,才深知禪的真如實相與正法修行的妙義。

我的修行並沒有經歷這種曲折尋覓的過程,是幸運的下一代,所以我心存感激,只有努力精進六度萬行,才能回報師父的恩德。

修行以後,相對地,我的命運似乎也在無形中開展。學校畢業後,進入職場,同學們都感受到,現在的工作環境要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職位,談何容易,大多數人都面試無數次才找到工作,而且還不見得滿意。

幸運的是,我找工作並沒有費多大力氣,投遞履歷後,第二次面試就被外商銀行法金部洗錢防制單位錄取。重點是,在就職後才知道,我的前一位及後兩位錄取者,都是以約聘方式(一年一聘,無正職員工福利)錄用,我工作的部門這幾年來,只開放一個正式職員名額,而我正是這位幸運兒。

幸運的事何止一端,禪修的福報,在我身上應驗了無數次,我對我所修行的印心法門,及所依止的上師──悟覺妙天師父,讚歎不已!

如今,每週到禪修會館上課,已是固定作息,我已深知禪修與我的生活將息息相關,我也會依著師父教導我的禪修智慧去營造人生,創建美好未來,永不退轉。

(台北‧鄧蓮心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行善供養之餘仍要精進修行

釋迦牟尼佛弘法時期,羅閱祇國裡有一位婆羅門非常貧窮,即使辛勤工作,還是生活困苦,總是缺乏食物溫飽、缺乏衣服禦寒。

對人生失望的他走在街頭,逢人必問:「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此生有福可享,不要再困苦無助呢?」

一位路人告訴他:「當今釋迦牟尼佛住世,以圓滿無礙的福德護佑一切眾生。佛陀的諸弟子中:摩訶迦葉、目犍連、舍利弗及阿那律四位尊者都非常精進,他們經常憐憫貧苦眾生,教導眾生修善積德,遠離困苦。如果你能以虔敬的心,供養尊者,就能得到大福報!」
繼續閱讀

人生是什麼?

秋天的黃昏,在無盡的荒野中,一位旅人蹣跚地趕著路。

突然,旅人發現前方的野地上,散落著一塊一塊白色的東西,上前仔細一看,原來是人的白骨。

旅人正在疑惑之時,從前方忽然傳來恐佈的咆哮聲,是一隻大老虎。看到這隻老虎,旅人明白了地上白骨的由來,立刻往回頭路上拔腿逃跑。
繼續閱讀

釋迦牟尼佛的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

許多人以為學習佛法,必須要研讀佛經、從中鑽研佛理、而沒有透過禪定真修實證。

然而2500多年前,釋迦牟尼佛修行的過程,並沒有讀經典,祂是經六年苦行,而後在菩提樹下七七四十九天禪定,從禪定中夜睹明星證道,完成了身的解脫、心的解脫、靈的解脫而成佛。

佛法是釋迦牟尼佛親自傳法時說的話,然而釋尊弘法四十五年,在最後涅槃的時候說「沒有說過一個字」,這個意思是,釋尊的法是「法中有法」,並不在於「話」的表面。如果聞法不能悟心,就是流於「相法」,如此便不能與釋尊相應。

金剛經偈語:「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般人總是停留在誦經的階段,照著經書一句一句的唸,來解釋,例如誦經跟持咒,往往緣木求魚。而悟覺妙天禪師是依照釋尊的精神,將釋尊所傳的修行方法付諸於實踐,悟覺妙天禪師一再強調,修行要行經,要實踐,依循釋尊的修行方式來實踐。

悟覺妙天禪師曾於禪定中見證,所謂「夜睹明星」,並非以肉眼見天上的星星,而是禪定中見證全身細胞昇華發光如滿天星斗。悟覺妙天禪師因為親身實證了釋尊修行證道,讓身體解脫、心理意識解脫、靈性解脫成佛的歷程,以自身真修的經驗,還原釋迦牟尼佛2500年前的修行方法,傳授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包括十大戒律、十大法印、離四相、六度波羅蜜、十脈輪清淨法門、十地菩薩解脫法門、傳佛心印的真禪妙法,希望幫助有緣人打破執著經典的修行觀念、破除意識修行方式,直接以靈性修行、明心見性、見佛成佛。

 

認識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是印度迦毗羅衛國的釋迦族人(即現在的尼泊爾),釋迦牟尼不是本名,是後人的尊稱,意義是「釋迦族聖者」。「釋迦」是祂所屬部落的名字,有「能、勇」之意;「 牟尼」是當時對出家修行成就者的稱謂,是聖者之德。我們也敬稱為釋尊,意指世間最尊貴的聖者。

釋尊在前世,有天在雪山禪定,祂用很虔誠、很恭敬的心祈求諸佛加持,燃燈古佛看到了,就幫祂加持,為祂授記,並對祂說,「你來世將會在娑婆世界成佛,名號叫做釋迦牟尼佛」。

釋尊是淨飯王的兒子,姓喬答摩,名悉達多,有富有與順利之意。淨飯王發願「一切達成,國力富強」,因此給祂取了這個名字。

釋迦牟尼佛的誕生

釋尊出生於西元前六世紀中期,那個時期,根據古印度風俗,女人一定要回娘家生產。

釋尊的母親,摩耶夫人,在回娘家的路途中,經過裡面有美麗而鮮豔大樹的藍毗尼花園,釋尊就在此處誕生。(藍毗尼花園的遺址,現在由尼泊爾政府規劃為古跡保護佛教聖地。)

相傳釋尊誕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同時還有九龍吐水,像細雨一樣的落下。地上又自然湧出了二個水池:一個熱水,一個冷水,供釋尊沐浴洗澡。

至今佛教寺廟,為了紀念釋尊的誕辰,每年農曆四月初八,都舉行一次規模盛大的浴佛節,由此而來。

釋尊誕生七天,祂的母親摩耶夫人就過世了。

摩耶夫人生天之後,釋尊就由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漢譯大愛道)撫養長大。後來她也跟釋尊出家成道,是佛教四眾弟子之中的第一個比丘尼,人們為了紀念她,將比丘尼住的地方稱為愛道堂。

釋迦牟尼佛的求道

十九歲時,釋尊到宮外的花園去遊玩。在花園門外,釋尊看到了髮白面皺,骨瘦如柴,彎腰駝背的老人,手裏拿著一根拐杖,步履極為艱難;又看到了睡在路旁,翻來覆去呻吟叫苦的病人;最後看到了一群人抬著一具死屍,膿血流溢,惡臭難聞,隨行的親屬痛哭流涕。

釋尊心裡悶悶不樂。

祂感覺到世界上的人都有老苦,都有病痛,人生在世,生必有死,最後一死,無論是什麼人,都是無法倖免。究有什麼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人生的生老病死苦呢?

巴利文的原文記載,為了尋找答案,二十九歲那年,釋尊不顧淨飯王的反對,帶著五名侍從,出宮到處去尋師訪道。

首先走到跋渠仙人苦行林中,見到許多人修苦行,有的披著草衣,有的身穿樹皮,有的躺在泥土裏,有的臥在荊棘上,釋尊覺得他們所修的苦行,不是根本解脫的辦法。

後來到泥連河西岸,優樓頻陀村外的苦行林中靜坐思維。就在這裏來勤修苦練,入定修行,每天除了只吃一粒麻與一粒麥來充饑。在這段時間裏,還有一些麻雀,在祂頭頂做窩,有許多蘆茅和樹藤纏繞了祂的雙腿。這就是佛經裏所載的「雀巢築頂,蘆茅穿膝」的歷史故事。

苦修還不能達到最究竟,所以祂離開苦行,走到尼連河去洗澡。同時接受了難陀和波羅二位看牛牧女供養的乳麋粥來滋潤身體。隨釋尊一起修行的五位侍從,此時看到釋尊放棄苦行,心生誹謗,說釋尊退失了修道的初心,便離開了。

釋尊獨自走到尼連河畔美麗的菩提樹下,在一塊大石頭上,結跏趺坐,發誓說:「不成佛道,不起此座。」

釋迦牟尼佛的證道

釋尊在菩提樹下禪定,終於把心中的根塵,妄想執著,滅得一乾二淨。心中的智慧光明,完全顯現。

有些書上說,釋尊在一夜之間證道,那是錯誤的。

也有人說,「釋尊夜睹明星而證道」,是看了天上的星星而成佛,其實不然。所謂「夜睹明星」,就和「明心見性」一樣,釋尊是在菩提樹下禪定,從正定到深定,然後到妙定,最後見證到自己的身心已經化成整個虛空,與宇宙合一,而沒有色身的存在。

釋尊當時就是在禪定中,發現整個身心都不見了,而體內的每一個細胞,構成所有器官、組織的細胞,都在閃閃發光,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此時釋尊才知道,原來眾生皆有如來德性,不能成佛的原因,就是每個眾生太執著,我執太重,法執太深。而要解脫生老病死苦的唯一方式,就是靈性獲得解脫,一世成佛。

釋尊就在三十五歲這年證到不生不滅,無掛無礙的涅槃境界,也就是跳出生死痛苦的此岸,到達涅槃解脫的彼岸。得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的果位。

 

印心佛法與禪宗的關係

釋迦牟尼佛傳法

印心佛法就是禪宗的傳法核心。

釋迦牟尼佛傳法45年,說法無數,但根據《楞伽經》,釋尊說祂「不曾說出一字」,表示釋尊真正傳的佛法,並不是語言文字,這不說而傳的是心法,就是「印心佛法」,也是整個佛法的最核心。

禪宗的由來就發生在釋迦牟尼佛真傳「印心佛法」這件大事上。釋尊於涅槃前的靈山法會,手持大梵天王供養的金色蓮花,不說一語,當大家面面相覷的時候,現場只有摩訶迦葉尊者,破顏微笑,這時釋尊開示:「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因此,摩訶迦葉尊者就成為禪宗的初祖。

什麼是「正法眼藏」?釋迦牟尼佛告訴摩訶迦葉說:「我這裡有真正成就的佛法,可以讓你到佛的光明世界。」什麼是「涅槃妙心」?這種真正的佛法,就是「涅槃妙心」,「涅槃」是無生無滅的,是我們的靈性永生在佛國裡面。所謂「妙心」就是我們成就的靈性,就是「佛心」。「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就是說「我有讓你真正成就佛陀的法門,這個法門可以讓你的靈性永永遠遠都生活在佛的國度裡面,這個法實相無相,這是實相無相的微妙法門」。

「印心佛法」就是「正法眼藏」,歷代禪宗祖師真傳的佛法,就是不透過語言文字、以心傳心的「印心佛法」。西天第二十八代祖師菩提達摩,來中土傳「佛心印」,也就是傳「印心佛法」、「正法眼藏」。

而禪宗的傳承,就是「佛心印」的傳承,因此禪宗又稱為「佛心宗」,可說是佛教裡最具獨特性的門派,因為是釋迦牟尼佛言教之外的特殊傳法,所以不同於其他唸佛誦經的有相法門,禪宗是「以心傳心、以心印心」的無相實相微妙法門,是「心法傳承」,是以經教為根,以禪定為本,往內實修實證不可思議的「印心佛法」。

悟覺妙天禪師得禪宗臨濟宗敬哉禪師的付囑,傳授「印心佛法」,是非常殊勝的法門,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離相修行,透過禪定進入實相的法界,見證本心」的正統法脈。

 

 

印心佛法與印心禪法

真修實證的禪宗佛法,就是印心佛法和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可以讓我們得到般若智慧,印心禪法則是讓我們證到這個般若智慧的境界。換句話說,就是「智境同輒」。如果你只有智慧,並沒有到達同步的境界,那是沒有用的。

有些人認為印心禪法是外道,那是他們不瞭解,當身體與靈性還沒有成為一體,達到「身心一如」的境界時,必須設法維持身體的生命力,否則當心臟停止,修行又尚未成就,豈不白來人間一遭?

智慧不同於知識,也不是人的意識,而是來自於內在的靈性,所以一定要經過禪定,進入無相實相的法界,才能見到佛性,得到真正的智慧-般若智慧。到那個時候,才會瞭解,原來修行這麼好!這麼重要!

印心禪法是世尊所傳的智慧禪法,可以讓一個人改變體質、變化氣質,讓一個平凡的人,從禪定中,得到超生命之光,讓身體細胞活化,健康長壽,精神愉快,進而開發心靈智慧,讓靈性得到提升,成就完美人格。

修印心禪法的人,有了完美的人格後,事業會更壯大,人際會更和諧,家庭會更圓滿。印心禪法是生命之禪,充滿生命力、智慧力及造化力。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一)改變體質

禪修印心禪法後,氣會自然的變化,會保持年輕,充滿活力,精神非常旺盛,可以提高工作效率。由於身體沒有毛病,可以讓我們在工作上、家庭上、社會上,善盡自己的力量。

修印心禪法,可以讓一個人的體質,從生病改造成不生病,退化的細胞可以再生。如果修到最高境界,還會發現一種綠色的光和紅色的光,配合起來就是超生命之光,這是原始生命之光,可以讓生病的細胞再生,進而改變一個人的體質。

(二)變化氣質

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變化氣質。所謂變化氣質,並不是指外貌會改變,而是從內心散發於外的質感,會得到提升。

一個人的言行,決定於自己的思想,如果有正確的思想與觀念,做起事情來,當然會很順利;但如果充滿偏見,自然不會得到好結果。

為什麼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轉變氣質呢?因為修了印心禪法以後,對於外界的物質慾望會降低;因此有些人在還沒有修印心禪法以前,會抽煙、喝酒、打牌、參加很多無謂的應酬…等,修了印心禪法以後,這些習慣會自然的停止,自然的改變;而這種改變,並不是勉強自己去持戒才做到的。

禪宗的禪,不強調持戒,因為「清淨」就是戒,當心清淨了,自然不會犯戒,所以修印心禪法可以變化氣質,可以讓人從平凡,提升到高貴、聖潔。

(三)增進人際關係

修印心禪法以後,人緣會變好,身體沒有毛病,一天到晚都很快樂,充滿法喜;以這種愉悅的心情與他人相處,自然減少很多糾紛與對立,人際關係當然會變得更好。同時,也因為人緣好,做起事情來也更有勁,更能事半功倍。

(四)得到無上智慧

修印心禪法可以得到無上智慧,這種智慧可以用於我們的生活、工作、家庭,甚至還能用於社會、國家、全世界。修印心禪法的人,心量會變得宏大,無量無邊,不會為了一點小事情,或是名利、權勢,而相互爭奪,任何時候都能處之泰然,人生會過得非常充實,非常有意義。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除了可以改變體質、變化氣質、增加人緣,以及增長智慧外,還可以得到一種超能力,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只有修印心禪法的人可以體會;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自己才能瞭解其中的奧妙。

禪,不是「說」禪,不是「聽」禪,也不是「讀」禪或「看」禪,而是直接去感應,直接印心,到達「心」的最深處,從「自性」深處散發出來的光明,這種自性的光明力量,會讓一個人的體質改變、氣質也會有所變化,這就是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印心佛法的特色

印心佛法是以「佛心」印「你心」的法門,從學理來看,「印心」是指心靈與心靈在授受之間所產生的共鳴現象,也就是「相印」,藉由上師的智慧之光來點燃你的心燈,讓這盞心燈普照你體內的眾生,並使之得度,讓它們都能見到本來清淨的真如。

印心佛法是最究竟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45年,說法無數,但根據《楞伽經》,釋尊說祂「不曾說出一字」,表示釋尊真正傳的佛法,並不在語言文字上。那釋尊真正傳的佛法是什麼?

釋尊於涅槃前的靈山法會,手持大梵天王供養的金色蓮花,不說一語,現場只有摩訶迦葉尊者破顏微笑,於是釋尊開示:「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這不透過文字、用言教之外的方式傳法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的微妙法門,就是印心佛法。

因此印心佛法就是整個釋迦牟尼佛傳法的最核心,是最究竟佛法。

印心佛法是靈性在修、不是意識修行

一般傳統的修行方法或者所謂方便佛法,諸如唸經、說法、持咒、布施、持戒、拜懺等,都是停留在五官及心理意識的層次,也就是「意識修行」;因為不能拋卻意識向內心修,所以想要做到意識清淨是比較不容易的,就好像我們體內的內臟如果有了毛病,是無法從體外處理好的。更重要的是,意識修行是離「心」修行,「靈性」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提昇。

真正的修行是向內心修,因為佛不在外,在本心。達摩祖師在《血脈論》中指出,「外覓佛者,盡是不識自心是佛」。唯有進入「靈性」的修行,才是直指本心的內證修行。

印心佛法既然是語言文字之外的傳法,是從「心」入門,直接由外面的「色身的我」找到內在的「靈性的我、本來的我」,是中道,是讓修持者能夠清淨、智慧、圓滿、圓覺的法門。

印心佛法是證道明師傳法

印心佛法既然是不透過語言文字,直接以心傳心的法門,就必需有證道的明師來傳。

修行者要直了成佛,除了清淨意識層面,還會面對潛在意識包括舊意識、原始意識等累世意識的障礙,光靠自己的力量而能突破者萬中稀有,必須透過證道明師的力量,才能帶領弟子的靈性,直達自性本體。所以達摩祖師說:「若自己不明了,須參善知識,了卻生死根本。」

而明師的條件是什麼?達摩祖師說:「若不見性,即不名善知識,縱說得十二部經,亦不免生死輪迴,三界受苦,無有出期」。中土禪宗從達摩祖師開始,傳承歷代祖師,都是以最清淨的本心及佛的證量,也就是「佛心印」,來傳給弟子,讓弟子也能得到同樣清淨的本心,同等佛的證量,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不經由文字相,不經由聲音相,而是弟子直接能夠和上師印心。

印心佛法是一世成就法門

一般修行法門停留在意識修行,又沒有明師傳法,因此不容易清淨意識層面、更找不出有效方法跨越潛意識障礙,所以修行目標往往是下一世到更好的地方修行,比如唸佛往生西方淨土再繼續修行,而不敢談一世成就。

然而釋迦牟尼佛證道時發現:人人都能成佛。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只要把「我執、法執」排除,就可以修行證道。人人成佛就是釋尊的願力。

印心佛法可以引領修行者一步步從身體的空間,到意識的空間,到精神的空間,然後到靈性的空間。當修到靈性的階段,就能自我控制意識,就可以改變一個凡人成為聖人,也就是「超凡入聖」。因為印心佛法的修行是將色身的神識之心與內在的本心(也就是佛性)合而為一,就能夠轉意識成為智慧,能夠事理圓融,也就是不論出世法、入世法,通通都能夠圓通,當下就是佛。

印心佛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達摩祖師到中國傳承「佛心印」,經六祖發揚光大,但流傳至明代中期已經沒有大師表示自己得到心印,所以東初老人曾跟聖嚴法師說:「近世叢林所謂傳法,不在於心法而在於傳承寺主方丈的位子」。幸好明朝鳳頭禪師密傳心印給在家弟子,後經敬哉禪師帶到台灣,付囑給悟覺妙天禪師,大家才有機會可以聽聞到正法。

妙天禪師傳承的印心佛法,是最「清淨」、最「智慧」、能夠入世圓滿、出世圓覺的殊勝法門。百千萬劫難遭遇,歡迎大家一起來共修。

 

可愛的佛

悟覺妙天禪師
悟覺妙天禪師

可愛的佛

佛眼了解整個因果關係,
了解輪迴與涅槃的那種厲害關係,
也了解佛與眾生都是一體,
所以才能夠同體大悲,
才能夠普度眾生。
哪怕眾生極不願意,
佛也一樣的幫助他,成就他,
因為你們不知道的,
祂都知道,
這就是佛,
可愛的佛。

-2003.8.9‧金剛經真修實證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