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禪修見證-心

入門禪修至今,時時督促自己要「禪修五到」

禪修見證

2014年,在緬甸回台的飛機上,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偶遇一名空服員,恰巧是禪門弟子,相見歡喜之餘,妙天師父贈予她一幅師父的金箔法相,然而直到一年多後,這尊法相才從紅布中重見光明。這個殊勝的因緣,接引了這名空服員的丈夫,也就是我。

當年,妙天師父不曾對我說過一個字,卻讓我這顆頑石點頭,幸運地入門成為禪行菩薩,每每提及這件事,我都滿懷感恩,「我追隨師父的因緣來自天上。」

每位禪行者都像是恆河中的一粒沙子,何其渺小。入門禪修至今,我時時都督促自己要做到「禪修五到」:

第一「手到」。每天早晚,我都會結金剛蓮花印,向師父法相禮敬,同時也禮敬十方諸佛菩薩,感恩一天的開始與結束。睡前則是結大圓滿印,在心中相應師父所傳的睡禪,在十方諸佛的庇佑之下,心很快就能得到安定,法喜入睡。

第二「眼到」。每天禪定之前,我都會專注地注視牆上的師父法相,然後禪定。定中,除了見到三色光之外,也曾多次在上課時見到師父身上發出白光、頭頂發出金光、手掌間發出綠光或紅光,下課後請教資深的師兄才知,因為師父慈悲幫我們開了佛門,所以在因緣具足之下,就可以見到佛光。

第三「口到」。過去,我常會對人說教或自吹自擂,如今這些惡習都已轉為傾聽。同時,我也稟持師父教導的「清淨」、「平常心、心常平」、「不生氣、不生氣、活到一百一」、「三心定位」等開示,接引有緣人入門禪修。

第四「耳到」。我所謂的耳到,不是用耳朵聽,而是去感受。禪定時,先把五官關閉,專注脈輪,也就是師父強調的「接觸」,慢慢地,會發現專注的力量從平面到光圈,再從光圈到極小的光點,此時再更專注地感受脈輪,會發現它在跳動,或是有觸電感,甚至放光。

第五「心到」。雖說自性本自清淨,但我們必須先讓自己清淨,才能讓自性放光。師父教我們十戒和八正道,要用正念大破大立。正念好比是金剛刀,可以破除重重阻礙。師父傳的金剛自性禪定,讓我們從定中生出般若智慧。

除了這「五到」,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靜涅槃」是我為自己設定的未來禪修方向和原則。

我告訴自己,前半生是「順時鐘」生活,後半生我要「逆時鐘」修行。雖然身心靈解脫的過程很辛苦,而且難關重重,但師父告訴我們,要「隨緣不變,不變隨緣」,禪修的人生是沒有分別心與得失心的,我相信,只要我努力精進地禪修,最後一定可以有圓滿的結局。

《心經》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如今我們擁有的一切,頂多一百年便成空,所以修行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今年夏天疫情穩定後,我們一家四口回到士林禪修會館共修,當我看到自小禪修的一雙兒女,身穿法袍,來回穿梭在師兄師姐之間,彷彿看到生命繼起的希望,然而,這幅美景也猶如人生苦短,一轉眼,孩子就會從少年變成老年,所以禪修必須即刻力行,與上師同心同行。

執教鞭多年,近幾年同事都說我已變成佛系暖男,其實我心裡很清楚,這是因為禪修以後,內心變得更柔軟慈悲的緣故。暑假過後,面對新學期到來,我會以極致的慈悲心、同理心、感恩心與信任心,帶領新的一批國一新生,並期許能成為他們的人生導師。同時我相信,學生們也將成為我身心靈內在提升的推動力量,圓滿我接下來的人生。

走筆至此,心中的感恩之情澎湃洶湧,無法以文字形容。梳理心得的過程彷彿像是人生縮影,在滿心悸動之餘,我默默許下一願:期許自己能修得實修實證的真功夫,最終讓靈性與魂魄一同回歸佛國淨土。

文、圖/陳子平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10期禪修見證

 

打開心門的鑰匙正是「印心佛法」

禪修見證

從小到大,我的個性內向,不擅交際,習慣負面思考,很在意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又愛鑽牛角尖,常因小事而不開心,即使在順心如意的時候,心底還是覺得有點悶。

不過,這一切都在禪修後有了轉變。

修行後,我的心常常很歡喜,不會再為小事不開心,思維也正面許多,面對困難時,不像以前總是逃避,心也變得柔軟有彈性,並不斷修正自己,懂得以同理心待人,處事也冷靜得多。這些都是從心裡慢慢改變的,不僅止於表面,就像用篩子把不好的習性一點一點篩掉。

我發現自己可以從心底開心起來,煩惱少了許多,遇到不開心的事,就用悟覺妙天師父教的因果論及同理心去面對,心便不容易受影響,可以冷靜以對。

師父說,每次師父上課都是一場殊勝的法會,可以超度無相眾生;我每次上完師父的課,都覺得心裡的負面意識被帶走了,整個人輕鬆自在。真的很感恩自己有這樣的佛緣,能夠跟隨師父修行。

修行後,我的人生目標改變了,不再執著要賺大錢,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真正得到心裡的和平,不要充滿仇恨。因為我覺得自己在妙天師父傳授的印心佛法薰陶下脫胎換骨,所以很想讓更多人都加入師父倡導的「地球佛國大家庭」,和我們一起禪修佛陀真傳的印心佛法,讓人間成為天堂。

以前我遇到困難總是習慣逃避;因為生性固執而不願嘗試新事物,但修行改變了我的處世態度,變得更勇敢堅強,願意面對自己的不足,嘗試改變,不再一味逃避。

修行讓我發現自己的可塑性變高了,能夠戰勝內心的恐懼,放下成見,修正不足。修行這幾年來,雖然感覺自己成長得慢,期間也曾想過要放棄,但回首過往,我發現自己每年都有不同的收穫與成長。感謝許多師兄姐的扶持,哪怕只是對我說一則故事或一句話,都會讓我有所啟發和開悟。

我的上師悟覺妙天師父,就如一盞明燈,指引我走向明瞭本心的光明大道。回首這一路修行,雖然經歷過一些苦痛,但我得到了蛻變與成長。要能夠開悟,放下束縛自我的包袱,才能走得更遠。感謝在我迷茫時幫助過我的人,讓我可以很快調整過來,繼續在禪修路上堅定前行。

文、圖/陳柔妤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9期禪修見證

 

不再耿耿於懷!禪修就是要讓心靈解脫自在啊!

禪修見證

記得當時接引我禪修的高師兄問我:「如果有一個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你最想改變什麼?」我想了想,說:「我最想要的,是讓心靈得到平靜。」就這樣,在高師兄的接引下,我來到了新埔禪修會館,開始禪修。

然而我的禪修之路,可說是充滿了考驗,首當其衝的,就是要克服生理上的各種不適,因為我曾發生嚴重車禍,不只雙腿無法盤坐,身體上還有自律神經不協調的毛病,雖然可以散盤(如意坐),但每次禪定都覺得如坐針氈,好幾次真的想放棄,可是只要想到高師兄曾對我說:「再過兩年,一定可以撥雲見日,一切都會好轉」,就咬著牙,繼續忍耐,堅持每週到禪修會館上課。

如此與身體搏鬥著禪修一段時日後,有一次,我參加一個到藥師佛禪寺參訪的「一日禪」活動,在那一整天的課程裡,我最有感的就是祈福點燈,因為我居然可以和大家一樣,在佛前一次又一次地跪拜供燈,絲毫不覺得身體無法承受。

滿心歡喜之餘,我心裡很清楚,這是因為我希望能與師父相應,所以那一整天的課程,都非常順利,而且充滿喜悅與感動。也是從那天起,我發現自己在身體上有所超越,也覺得每週去會館上課是很歡喜的事,不會再腰痠、腿麻、精神不濟、昏昏欲睡。而更令我開心的是,經過一日禪的洗禮後,原本的坐骨神經痛漸漸好轉,尤其會莫名心慌與心神不寧的情形也不見了。

正當我愈來愈喜歡每週去禪修會館上課的時候,第二個考驗來了。去(2021)年公公過世,我發現婆婆竟把資產都給了大伯,而且大伯還時常會在我面前炫耀他戴在手上的金飾,幸好此時我已禪修一年,學會如何控制脾氣,才沒有發作。

其實我也很訝異自己怎能如此平靜且輕鬆地面對,如果沒有禪修,我一定會很生氣,甚至會遷怒於老公和孩子,可是此時的我卻心如止水,不被外境所轉,我知道這是禪修給予我的智慧。

但我畢竟不是聖人,多少還是會耿耿於懷。兩天後,我到會館上課,聽到師父在「印心佛法專修講座」第二講中的開示:「修行就是要掌握自己的心,要了解自己為什麼修行,就是要解脫自在。」當下我開悟了,我何苦自己綑綁自己呢?我來禪修就是要讓心靈解脫自在啊!

禪修就是這麼好,當我遇到困境時,總能在上課時,從師父的開示中得到答案,好像師父是針對我的問題回答我一樣。

今年,我入門禪修已邁入第3年了,從一開始的心浮氣燥,到現在的心靜、心安、心定,雖然還無法真正入定,但我相信,我會一天一天、一點一滴地進步,有一天一定可以突破自我。

(新竹縣.楊金敏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6期禪修見證

 

禪修真的這麼神奇!印心佛法讓身心脫胎換骨

禪修見證

畢業後,踏入教育工作,接著結婚、生子、買房,生活變得十分忙碌,無形的壓力常讓我喘不過氣來,加上個性急躁,導致我很容易生氣,常因一些小事與另一半口角,日子過得很不平順。

後來在1993年的一次家庭聚會中,看到一向體弱多病的二姊竟變得容光煥發,不禁十分好奇,不久就在二姊的接引下入門禪修。當時我心想:「禪修真的這麼神奇嗎?我要親自見證一下。」

回首這一路走來,我改變很多,也收穫很多,首先是身體上的改變,記得剛開始修禪定時,因為氣脈不通,我的雙腿和背部時常痠麻痛,有一次甚至在睡夢中因背疼而痛醒,但我堅信二姊的身體是因為持續禪定才好轉,所以並沒有放棄禪定。一段時間後,我的背不痛了,腿也不麻了,我知道我身上的氣脈打通了,接下來每次禪定都覺得很清涼,也會看到三色光,非常殊勝。

其次是個性上的改變。由於我個性急躁,做事常因求好心切而容易動怒,身邊的親友常因此遭池魚之殃,加上我對周遭的人事物比較冷漠,所以大家都對我格外疏遠。禪修一段時間後,我的個性變得柔和許多,不太容易生氣,遇事也能冷靜面對、不慌張,並且會自我反省;處理學生問題時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和家長溝通、與同事相處時也很和諧圓滿;對周遭的人事物也充滿了法喜心,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一般,一些久未見面的朋友都說我氣色變好,個性也開朗多了,看起來更年輕。

禪修前,我的人生沒有目標,每天日復一日、重覆過著上班下班、忙碌焦慮的生活,也不知道人生的價值是什麼;但禪修後,不僅身心靈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也找到了靈性回家的路。

(桃園市.葉智賢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4期禪修見證

修行印心佛法後,我學會了「靜」,開始留意身邊的人情緒和感受

禪修見證

從小到大,我的脾氣一向都是說來就來,是家裡的大王,父母和姊姊都要讓著我,不管大小事都先找我商量,因為他們害怕我會突然生氣。長此以往,養成我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都是對的,「孝順」就是在父母需要我的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其他時間可以不必理會他們的感受。

禪修半年後,我學會了「靜」,開始留意身邊的人,注意他們的情緒和感受。與家人相處時,我開始懂得傾聽他們說話,也會陪他們一起看電視和吃飯。這些看似日常簡單的事,對我卻相當不簡單,因為我心中常有要撐起這個家的壓力,覺得自己要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更多的是對自我的要求;因此我花很多時間在學業和事業上努力地追求卓越,卻忽略了這些平常就可以讓他們開心的小事。回顧過往才發現,禪修幫我放下了這顆執著的心。

但就在我覺得禪修為我帶來美好和快樂時,2020年某月,爸爸突然被檢查出罹癌第3期,這是我人生中一個重大的打擊,但也是轉捩點。當家人與親友不知所措地嚎啕大哭之際,我卻異常冷靜,因為我知道我必須堅強,才能幫助爸媽和姊姊以正面積極的心態來面對,而不是束手無策。

然而,陪伴父親住院治療的過程並不順利。有一天,我在禪定中突然出現一個靈感,告訴我該如何調整爸爸的治療方向,下坐後,我決定依這個直覺去做,更換了爸爸的主治醫師。開刀前,我鼓勵爸爸:「爸爸,您一定要勇敢,我還要等您牽著我的手走紅毯;姊姊已經結婚了,您怎麼可以不參加我的婚禮?」

爸爸聽了我的話,振作起精神進入手術房。術後我到加護病房看爸爸,牽著他的手對他說:「爸爸,我愛您,您要加油!」雖然爸爸插著管,閉著眼睛無法回應,但我知道他聽得見,而且正在為自己努力奮鬥。後來經過1年的調養,爸爸恢復得如往常一般,不再需要化療與電療,癌細胞也未擴散,更棒的是爸爸入門禪修了!

禪修這些年來,我非常感恩,因為禪修,我的心變得柔軟而溫暖,也懂得知福惜福,更明白了什麼是孝順。有人說,禪修可以讓人生更順遂幸福,我想這是因為禪修改變了我們的心,即便面對再大的困難,當心態改變了,逆境也可能會變成順境,危機也許正是轉機。

(桃園市.洪藝瑄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2期禪修見證

修行讓父母得到福報,是真孝順

禪修見證

在家中,我是媽媽唯一的寶貝女兒,從小就跟著媽媽參與各種活動,如廟會、看歌仔戲…等,耳濡目染之下,我一直都把「忠孝節義、孝順父母」視為天經地義的事。

媽媽晚年的時候身體欠安,是我心裡最大的牽掛。

當媽媽年近90歲時,原本還能自行走路,有一天晚上她起身如廁,不小心撞到桌角而跌倒,從此不良於行。為了可以妥善照顧媽媽,我決定好好鍛鍊身體,每天一早就到附近的公園做體操。

某天,我一如往常地到公園運動,遠遠就看到幾位穿著義工背心的師兄姐迎面而來,他們微笑地和我打招呼,並發文宣給我,想接引我禪修。當時我一心只想照顧媽媽,不想費心挪時間去上禪修課,所以並不怎麼搭理他們,甚至還直接閉上眼睛閉目養神,沒想到在閉目當中竟看到十分驚歎的景象。

當時我見到眼前一片好亮、好漂亮的雲朵,簇擁著一層又一層的美麗蓮花,不禁心想:「今天遇到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啊?」雖然以前我也看過一些異象(譬如金龍),但都不如今天看的如此美妙。

而且那群可愛的義工,一直鍥而不捨地對我訴說禪修的好處,還說,如果我來禪修,佛菩薩會同時照顧家裡的媽媽,要我放心。我這才放下心裡的罣礙,願意入門禪修。

記得我初進禪修會館,下課回家後,我看到媽媽拿著佛經在唸誦,平時媽媽是不會誦經的,我心裡充滿感動,原來真如義工師兄姐所說,佛菩薩會同時照顧媽媽,我可以安心到會館上課了。

永和禪修會館的負責人廣蓮師姐曾對我說:「我們跟隨悟覺妙天師父修行,最不可思議的,就是不僅是修自已,同時也在淨化父母及祖先的業力;透過修行,也可以幫媽媽得到淨化。素真師姐這麼孝順,相信媽媽的身體一定會有所改善。」

我很感恩悟覺妙天師父及諸佛菩薩,媽媽一直到102歲高齡才安詳離世。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如今我已入門跟隨悟覺妙天師父禪修11年,雖然我家住新北市新莊,每週二要到永和禪修會館上課,但我並不覺得路途遙遠,總是準時上課。真的非常感恩師父及諸佛菩薩,這份佛緣讓我了悟修行要修心的真實義,也讓媽媽遠離病痛,安享晚年。

(新北市.黃素真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1期禪修見證

在醫院工作 更需要清淨身心磁場

禪修見證

悟覺妙天師父曾經開示,許多心臟科的權威都是死於心臟問題,所以建議醫護人員應該來禪修。以我長期在醫院工作的經驗及感受,確實是會接到很多負面能量。記得我剛開始擔任住院醫師時,下班後常會覺得心中有種很苦悶的磁場,甚至會有想打人的衝動,這才察覺自己在醫院工作更需要清淨身心磁場,才能以正能量幫助更多人。

於是我決定從妙天師父教導的「禪定五調」開始著手:
1.調飲食(每餐吃五分飽)。
2.調作息(晚上12點前一定上床睡覺)。
3.調身(身口意保持清淨)。
4.調心(隨時保持清淨心)。
5.調呼吸(勤練名色脈輪呼吸)。

一段時間後,果然見證這5個精要簡短的工夫非常有力量,讓我從原本因值班熬夜而習慣晚睡、禪定難以入定的狀態,到幾個月後身心開始產生變化。記得某次假日一大早6點鐘,我就開心地自然醒來,然後禪定,在盤腿合十的當下,我感受到體內每個細胞都散發出一股感恩之意,這才驚覺以前熬夜都在虐待自己身上的千萬眾生,實在懺悔啊!

當我在榮總完成專科訓練後,很希望能到社區做更多的服務與接引,也許是佛菩薩在冥冥中的指引吧!半年後就因緣際會地到慈濟醫院當主治醫師,因為工作時間比以前少,讓我可以有機會走入社區,從預防醫學和保健的角度,教導更多民眾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

在這條修行路上,很感恩悟覺妙天師父及很多善知識的協助和引導,讓我從過去跌跌撞撞地摸索,到後來在醫院看到各種生老病死的無常,更能了悟一個人能夠遇到明師、修得正法,是多麼難能可貴。期盼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像妙天師父開示的,以菩薩的慈悲愛心為更多眾生服務,並能統領大眾一起回靈性之家,那就真的不枉此生了。

(台中市.林冠佩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200期禪修見證

 

心安定了,也不再害怕黑暗

禪修見證

我在大一參加了領袖社而開始接觸禪修,在參與營隊和籌備期間,我獲益良多,除了學會打開心胸認識不同校的夥伴,也在一次次的籌備討論中,放下對人群和上台的恐懼,至今我都還記得,在正式上台帶領學員上課前,我們課程組的夥伴們先禪定靜心,雖然只有短短3分鐘,卻是一次令我難忘的體驗,當下我感覺腦中沒有一絲雜念,緊張的心情也瞬間沉澱下來,接著我們發揮了比籌備期間更高水準的表現,贏得所有學員的肯定與讚賞。

還有一次是參加屏東達摩道場的領袖禪訓營,那是我第一次到達摩道場,覺得就像魚兒在水中悠游一般,全身被一種飽滿的能量包圍著。當時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經常會感到疲累,但在營隊期間,我每天早晨一聽到起床樂「六字大明咒」就立刻起床,不會賴床,而且一整天精神都很好。

營隊結束後,回到家,我手結金剛蓮花印,向家裡的觀世音菩薩法相禮敬,竟看到一位身穿白紗、頭戴白帽的婦人和藹地對著我微笑;當晚在書房禪定,又看到一個綠臉和我對看。其實從國小開始,我就時常會在恍惚中看到一些奇怪的人,但那次禪定後就不曾再見過,真的很神奇。

隔天,我又在書房禪定,這次我專心調息,先是感覺無明脈輪劇烈震動,隨後突然身體不見了,只剩下心臟在跳動,那種感覺就像在義大遊樂園坐大怒神一般,可是當下我卻對這種在空中飛騰的感覺很害怕,而這麼一動念,就回來了。

經過這幾次體驗,我更加相信悟覺妙天師父所傳的禪宗印心佛法是真實又有力量的。大一時,都是由學長載我去會館上初階班,但後來學長改上進階班,我就自己騎腳踏車去上課,大約要騎50分鐘,雖然路程不算近,但我每次出發前,內心都會很期待、很開心,而且上完課,心裡都覺得很踏實,這對我是很珍貴的收穫,因為禪修前,我時常會心不安,甚至不敢走夜路,但禪修後一切都改善了,心很安定,也不再害怕黑暗,因為我相信佛菩薩隨時都在保護我們。

(桃園市.李奕賢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98期禪修見證

印心佛法,生命中的大補帖

禪修見證

我今(2021)年28歲,大學三年級開始禪修印心佛法,如今已近7年。回想起過去這段時間,曾經為自己訂下許多生活目標及方向,但禪修這件事卻從來沒有想要放棄,因為對我來說,禪修是一輩子的大事。

高中時,我努力讀書,因為我認為,有了好學歷,將來就可以找一份能多賺一點錢的工作,幫媽媽分擔龐大的經濟壓力,後來果然如願考上了國立台中科技大學。

我念的是資訊管理系,為了早點訓練自己的就業能力,所以大二就和幾位同學找了專題老師,加入老師的實驗室,開始各種魔鬼訓練,包括學習程式語言、參加校外實習、討論專題報告等等,同時還要準備各種大小考試和報告。如此忙碌的生活,幾乎占滿我的所有時間,連寒暑假也在學校和實習公司度過。

隨著專題展的日子愈來愈近,我的心理壓力也逐漸變大,而且因為要開發程式,需要時時盯著電腦,導致我的肩頸僵硬,睡眠品質變差,各種毛病不知不覺地伴隨而來。

人生就是這麼有趣,有一天,我在翻閱臉書聊天記錄時,意外看到一則姊姊的訊息被我已讀未回,於是便又再看一遍,竟發現姊姊因修行印心佛法而有所轉變,內容寫得好有智慧,讓我驚覺禪修的可貴,後來就跟著姊姊一起參加悟覺妙天師父每週一的專修講座,開始學習禪定。

某次,我在5坪大的宿舍禪定,坐在書桌前的地板上,身後是上下舖的床組,禪定約20分鐘後,我突然覺得身旁的家具不見了,也聽不到馬路上車水馬龍的聲音,只覺得全身通體舒暢,而且下坐後,一整天的心情都很開心。有了這次體驗後,我對禪修更有信心了,並且相信妙天師父所傳的法都是真的。

禪定不但提升了我的專注力,讓我不論讀書還是寫論文,都更有效率,更能突破心裡的不安和恐懼。

畢業後踏入社會,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我順利考進了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如今的我,不但工作穩定,身體更健康,與家人相處也更和諧,家裡氣氛更融洽,就像吃了大補帖一樣。

(桃園市.陳珮珊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97期禪修見證

修行,要懂得「會跟」

禪修見證

雖說修行的慧根很重要,但我覺得懂得「會跟」更重要。過去,我曾因故離開法門,後來又回來了,我很慶幸自己跟對了師父,在悟覺妙天師父的教導下,我知道了修行的目的是要讓靈性解脫,同時也見證了這位成就上師的悲心大願。

我發現自己的「會跟」,主要建立在兩個關鍵因素,第一是開悟人生的價值。一般人在社會價值的框架下,無法意識到靈性解脫的重要,無法讓自己在不受社會責任的影響下全心修行,這也是為什麼學生時期是來禪修的最好時機的原因。

悟覺妙天師父的開示,是用淺顯的方式,深入淺出地解說艱深的靈性奧秘,藉以啟發弟子的悟性,進而能夠進入禪定,直入本心。一直以來,我都深信宗教是超然的,沒有界線,每個人的靈性都是平等而尊貴,禪修之後,我非常喜歡師父教我們的真修實證修行觀,在師父的教化下,我更清楚地理解了各宗教的經典實義,諸如佛經、聖經、可蘭經等,都是我目前收藏並時常翻閱的經典。

「禪,令不平凡的人明瞭平凡的真諦」,這句師父開示簡單明瞭,告訴我們修行要愈修愈謙卑,也是吸引我努力精進的動力。

開悟人生價值要能夠大澈大悟,因為生活在網路便利、言論自由的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很薄弱,非常容易心生懷疑,尤其我們是在家居士,必須面對家庭、工作等責任,如果耳根太軟,很容易被眾多的網路不實訊息所動搖。

我的「會跟」第二個關鍵因素是發菩提心願。入門這20多年來,我看過一些師兄姐離開,其實修行會退轉,不外乎是受到忙碌的俗務牽絆,或是價值觀發生衝突,但如果能開悟「人生就是要修行,而且是要跟隨證道明師修行,才能解脫靈性」,即使再忙也不會離開。我因為發了菩提心願,當自己的價值觀與師父的開示有所衝突時,我都會捨棄自己的小我,願意成就眾人的大我,此法屢試不爽。

(台北市.魏建豪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96期禪修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