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的學習之行 開始此生心的旅程

來台北交流學習的這段時光,令我十分難忘,對於所經歷的一切美好事物,我都心存感激。其中最讓我感恩的,是進入禪宗法門修行印心佛法,並且找到了我的師父──悟覺妙天禪師。

來台灣當交換學生,是在2012 年的夏天。來到台灣後,我發現這裡的宗教氛圍與大陸不同,在馬路兩旁,不時可以看到一些教會和修行道場;大學校園裡也會接觸到有宗教信仰的同學,我覺得他們都非常虔誠,為人也很和善。

回想起過去在上海,我偶爾會和母親到寺廟燒香,求佛菩薩保佑平安。當時,看著廟裡的老老少少都依次排著隊伍,跪拜祈求,那一刻覺得,佛菩薩實在太辛苦了,每天都要面對那麼多人的祈求,包括健康、財富、名利、地位、婚姻…等。有人在功德箱裡投了幾枚硬幣,也有人直接大老遠就用扔的,感覺失了敬意。

我不知道這樣燒香拜佛有何意義,或許是想求得心靈上的寄託吧!當時的我,心中充滿了許多疑惑和不解。

上了大學以後,沒有高中課程的繁重壓力,讓我可以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人生的價值和意義。我想要認識自己,想要知道自己內心想要什麼,同時也思索該如何去實現。

2012年夏天,我來到了台北,展開一學期的交換生生活。為了平衡學業和旅行,我把修課時間安排得很緊湊,並利用晚上去旁聽碩士班課程,故與禪學社的社課時間衝突,而一直沒有機會入社,只能偶爾從同學那裡聽到一些禪學社的活動訊息,在心裡默默關注著。

一個月後,聽朋友說在台北小巨蛋要舉辦一場「印心佛法禪修見證發表會」,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我報名參加了。記得那天,當悟覺妙天師父出場時,全場2萬多人一起高聲喊著「師父好、師父好…」,讓我有些震驚,不禁心想,這是一位什麼樣的大師啊!竟受眾人如此敬重?

當我第一次遠遠地見到妙天師父時,就覺得師父非常和藹可親,而且氣度非凡。隨後聽了十位見證者的禪修心得,才明白原來禪坐是如此神奇又不可思議,並深刻感受到他們所言皆發自肺腑,令我也想嘗試禪坐,體驗這份奇妙之感。

一週後,禪學社邀請我們去御竹園,在那裡,我認識了社團指導老師和社員們,並和他們一起禪坐、喝茶聊天。記得在禪坐時,我的左腿痠麻到不行,但我發現,透過超越身體的痠痛麻,竟可鍛煉自己的意志力;這倒挺有意思的,很適合我這種毅力薄弱的人來練習。

後來我在日記上寫道:「這是我生命中非常特別的一天,因為我可以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推動我的身體,奇妙而不可言喻。」

因為這份前所未有的經驗,讓我在第二坐可以坐得更久一點。我想,正如師父所言:「禪修是要自己去真修實證的;聽別人講的,永遠是別人的,一定要自己去實踐,才能真正體會、明白。」

此後,禪坐便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的目標就是不斷超越自己!然後漸漸地,我可以感受到脈輪的跳動和一些光芒,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從來沒有如此專一地關注過自己的內心,只是盲目地關心外在的一切。

有一段師父的開示始終印在我的腦海裡:「禪修的目的,就是要增長智慧,提升氣質,然後去普度眾生。」當我看到這段開示時,不禁流淚了;因為師父的每一句話都說到我的心坎裡,讓我既感動又高興。從那一刻起,我確信自己已找到靈性的導師,對我來說,真是何其有幸!

或許因為停留在台灣的時間有限,讓我特別珍惜每次的禪修課程和活動,不想放棄任何一次機會。

回到上海後,修行沒有台北的方便,唯一的禪修會館設在郊區,需要坐公車、搭捷運,再開車15分鐘才能到達。雖然極不方便,但因為有師父和同修們,大家的心都凝聚在此,所以我特別珍惜共修的機會,原本的「不方便」當然也不存在了。

對我來說,人生很多時候是茫然的,因為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有時會被外界所迷惑而盲目跟從,卻始終無法得到滿足。我很高興自己能跟隨妙天師父修行世尊所傳的正法,找到最究竟的方法來提升並完善自我,真正地認識自己、放下執著,進而了悟人生的真諦。設定特色圖片

(上海‧蘭家悅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