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印心禪法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

初階講座 十脈輪 生命能開發
印心禪法 十脈輪

什麼是脈輪?

脈輪是人體能量的中心,透過禪定專注的修練,可使脈輪的能量活躍,並將能量輸送至五臟六腑,補充體能元氣,延年益壽。

在我們體內有十個很重要的脈輪,代表著許多生命體的元素,包含器官、循環系統、內分泌、骨骼等,而且是人體電能的產生地。每個脈輪是否清淨,關係著內臟或身體各部的健康。舉凡荷爾蒙分泌、新陳代謝、營養吸收等,也都可以透過專注脈輪而得到強化。

想要擁有健康,透過禪定開發人體自癒力,清淨十脈輪,是最自然且直接的自療方法。

從物質延伸到精神體

佛所說的十法界,就對應在我們身上的十脈輪,跟我們的身心靈有直接的關係。

十個脈輪有不同的精神力量,每個脈輪都從色身通達法界、然後直接到淨土。

印心禪法是釋迦牟尼佛所傳的智慧禪法,透過禪定專注十脈輪,在清淨當中得到一種精神的力量,就能發現並排除身心累世的障礙,使身體細胞活化、健康長壽,度盡一切心理的汙染,讓每個法界清淨而解脫。

每週一晚間,《十脈輪生命能開發》告訴您如何用禪定方式開發十種生命能!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線上洽詢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地點查詢

2014年劉錦隆(妙禪)新聞事件,本會聲明如下以正視聽

  • 劉錦隆(自稱妙禪),曾跟隨 悟覺妙天禪師修行約15年,於2004年第二度背叛師門,違反禪宗戒律,自立門戶後傳法方式與正法嚴重違背(正法應公開普傳,無須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其在外的行為言論概與本門無關。
  • 悟覺妙天禪師弘法已超過30年,劉錦隆(妙禪)中途離開只學到前半段缺乏後半段,歡迎如來宗師兄師姐回歸禪修佛陀傳承的真正佛心傳心印心佛法。
  • 本門所傳禪宗正統佛法,有世尊法脈傳承,絕對反對靈動的偏差行為,以免魔靈入侵。
  • 本門反對五體投地大禮拜,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的行為。

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 啟
2014年 3 月 7 日

印心禪法是安定力量 讓我在病痛中重獲新生

覺妙恩蓮師姐

不知不覺地,我在悟覺妙天禪師門下修行已16個年頭,在這段期間,我實在有太多不可思議的見證,以下就簡單提出幾點分享:

記得第一次真心祈求妙天師父為我加持,是在1995年12月,當時我正懷胎16週,因大出血被送到台北台安醫院急救,醫生說我的子宮肌瘤已愈來愈大,而且會影響胎兒發育,建議我最好能拿掉肌瘤和胎兒。

身為母親,我當然捨不得孩子,但當時我尚未入門,情急之下,便跟著已入門修行的三哥一起在心中祈求妙天師父加持。

說也奇怪,我天天在心裡祈求師父加持好幾次,出血竟然止住了,而且胎兒也從200公克急速成長到3,500公克、53公分,實令人訝異。後來到了32週,我再去做腹部超音波檢查,居然發現子宮肌瘤不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1996年3月,當時已懷胎34週,我發生重大車禍,被救護車送到台北淡水馬階醫院急診,當時醫生斷定兒子已沒心跳,必須立即引產,但我堅持要轉診到台安醫院,並一路很安定地在心中祈求師父加持,後來兒子竟奇蹟似地恢復心跳,之後我依醫生指示住院安胎,兒子的小命總算保住。

38週時,兒子早上8點多出生,但我在離開產房,等待送到病房時,發生血崩,昏迷中,我彷彿感到靈魂離開身體,急速掉入一個無止境的黑洞,我嚇得趕緊祈求師父救我。直到下午5點多,我才從鬼門關回來。醫生說,他接生十多年,只遇到兩次這種自己爆血管的情形,但只有我活下來。

生完兒子後,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我的右腳卻從此沒有知覺,大小便也失禁,最後是坐著輪椅出院的;此後每週還要到中山、仁愛、台安等各大醫院進行神經外科、骨科和婦產科檢查,但都診斷不出原因,只是要我持續做復健。另外,我也曾多次赴中醫求診,做過針灸、拔罐、推拿和整脊,前後七個多月,均毫無起色。

此時,三哥教我做印心禪法腹式呼吸,我每天在兒子睡覺時認真做好幾次,一次最少做十分鐘。慢慢地,從右腳趾有知覺,到右膝可以抬起來,再到大腿可以抬高走路,最後還可以交互蹲跳,歷時也是七個多月,而且大小便失禁的毛病也同時痊癒,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我出生時,媽媽曾請人幫我算命,說我活不過六歲,所以常帶著我到處求神拜佛,辦過很多超度法會,希望可以消災解難、逢凶化吉,讓我平安健康長大。但我仍然大災小難不斷,每天睡覺都做惡夢。

從來沒有修行觀念的我,直到1999年參加了師父在桃園巨蛋所舉辦的21世紀世界和平大法會,親眼見到師父以不可思議的佛光,超度無邊無數的亡靈,就決定皈依師父,終身追隨師父修行。

聆聽妙天師父的開示,讓我增長不少人生智慧,我知道這一切災難病苦,都是過去生中所造作的惡業所致,所以我不再抱怨為什麼婚後的人生會跌落谷底,為什麼會人財兩失、一身病痛。透過師父傳的印心禪法認真禪定,得到源源不絕的安定力量,滅度我潛意識裡的恐懼、擔心、害怕、憤怒和不滿。

人生不過是短短的100 年,猶如夢幻泡影一般,但靈性卻是不生不滅;所以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每一天,讓靈性可以在這一世找到回佛國的路。

而妙天師父就是引領我們靈性回家的導師,希望有緣人都能一起同霑法露,共沐佛恩,大家都能一起在佛國團圓。

(台北‧覺妙恩蓮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文/羅佩禎(交通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山大學教授)、張剛鳴(亞洲大學副教授)、黃俊龍(中洲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吸毒人口居高不下,是目前台灣嚴重的社會問題,許多人因此沉淪一生無法自拔。然而政府的戒治方式,只有治標不治本,也產生了推波助瀾的效應,使得毒癮戒除率不高,8成的煙毒受刑人出獄後都會再犯而回籠。

法務部為使戒治毒癮者,能在禪坐的訓練下戒除毒癮,特別聯合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在台北、桃園、龍潭、台中與彰化監獄,針對煙毒受刑犯開設禪修解毒班課程。

此項計畫在經過4個月的禪定課程後,問卷調查結果呈現出非常顯著的禪定效益,其中68%患者可體驗到大腦沒有雜念的澄靜空靈狀態,超過40%患者很容易進入深層的身心放鬆,而高達70%患者感受到禪定的心靈平靜與祥和,讓他們更有信心去戰勝自己的毒癮。

該項課程是由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指導,並派遣三位資深禪定師資前往中台灣戒治中心,指導37位年齡介於40~60歲的毒癮患者們禪定,幫助他們透過禪定來解除毒癮。

就醫學上了解,已知藥物濫用和成癮會改變大腦神經網路功能和結構,其受影響的區域如下:

1.主要包括Ventral tegmental(VT)區與nucleus accumbens(NAs)的大腦獎勵中心(reward center),對於好的與壞的經驗都會產生反應、繼而加強其回饋學習之效應。

2. 杏仁核(amygdala)與海馬迴(hippocampus)的動態交互作用,負責情緒所引發的長期記憶。

3. 與決策相關的orbitofrontal cortex(OFC)會受到情緒/獎勵機制而影響決策判斷,毒癮者的OFC 功能受損、會有過多無意義的期待與
過度的渴望。

4.Subcallosal cortex(SCC)調節與抑制負面情緒的功能也受影響。

5. 前額葉皮質 (Prefrontal cortex)與前扣帶迴(Anterior Cingulate gyrus, ACG)的理智作用無法發揮,導致無法抑制OFC 活動。

實驗證明,禪定會讓具有毒癮的大腦重新再造,離開毒癮的控制。

以上所述這些成癮所傷害的腦功能,都可以透過禪定時活化頭部三個法脈輪來改善。我們在此對於禪定的解毒效能,提出一個大腦機制相關的假說。

禪心脈輪(第三腦室)的宇宙生命母光帶動全腦進入諧和共振,瓦解掉成癮的神經網路,而再重新建構一個正常健康的大腦。智慧脈輪讓生理現象與大自然同頻,開啟體內更高生命潛能以提升身心狀態。法眼脈輪引發慈悲本能、放下自我欲求(離慾而解脫毒癮的控制)。

人類大腦受到自我意識的制約,不斷追逐愉悅興奮的感覺;而當禪定入於定、靜狀態,身心會進入另一度時空,就是佛教所說的「涅槃境界」,此時執著的、毒癮的大腦,會重新再造,化成離相而具足清淨的大腦。

佛經已有記載,過去所造業力,會記存於大腦,從過去世延展到今生今世。毒癮也一樣,也會成為「業力記憶」駐留於腦神經網路,繼而進入我們的深層意識、潛意識。

深層意識的污染,只能透過禪定時開啟頭部3個脈輪(禪心、智慧、法眼)的潛能來解脫、清淨。這是我們經過實際研究得到的驗證。

目前國家戒治中心或成癮防治醫療機構,主要用於戒毒的藥物治療方法成效不佳,再犯率高達8成以上,這是由於藥物並不能夠解決深層的潛意識污染造成的結果。

禪定與西方盛行的冥想或靜坐(meditation) 完全不同,正統的禪定唯有透過禪宗正法以佛心印來引領進入。禪定必需藉由以心傳心的加持才能超越感官、心智、意識與潛意識而進入本心,其目的在於與深藏於本心內的靈性合一,這是最強大的解毒力量。

禪坐解毒調查分析

由羅佩禎教授發表的禪坐解毒調查顯示,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有70%的人心情會比較平靜安詳,這樣的課程他會覺得心理較趨於安定。覺得負面情緒變少者有35%,感覺意志力得到提升者有24%。而19%的人覺得對自己的人生未來增加了更多信心,因為禪修之後幫助他找到內在的自我,這個自我是充滿光明的自我,也會幫他找到信心。

綜合這份調查,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確實在情緒及意志力上都有明顯提升,當他變得比較快樂,情緒比較好的時候,意志力也相對強化,這些反應對於他的解毒與戒毒都是很有幫助的。

圖表製作/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
【註】本「禪坐解毒科學調查」是由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在今(2014)年8月發表於國際集團組織OMICS Group International 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國際《傳統與替代醫學》學術會議」。該計畫是由中山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州科技大學助理教授黃俊龍、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聯合執行。

羅佩禎教授
禪坐解毒調查報告發表人

學歷:
羅佩禎教授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博士
國立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經歷:
美國佛州甘城榮總醫院研究助理
美國猶他大學醫學院腦波實驗室研究員兼工程顧問

現任: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華琳

採訪整理/覺妙地明
攝影/張紫玲

我於1994年加入台北市榮譽觀護人協進會,這是在台北市地檢署觀護人所屬的榮譽志工組織,觀護人工作是專門為輔導緩刑或假釋出獄者,在假釋期間不再犯法,等於是輔導他們與社會接軌的最後階段。

這些接受觀護者當中,有些刑期較短,也有些是無期徒刑假釋後有十餘年殘刑,其中大部分以販毒居多。我輔導的方式就是以禪宗印心禪法來教導他們如何超越自我,淨化身心,建立自信,重返社會。

荒誕的戒毒治療

早期吸毒者都被視為「罪犯」,現在逐漸以「病人」的概念對待。進入戒毒中心的戒治方式,嚴重者如吸食海洛因,所方會先以較輕的藥物美沙冬來緩和痛苦,等海洛因戒斷一段時間後,還要再來戒除美沙冬的毒癮,這樣的治療方式有點荒誕,但確實如此,所以戒治成效可說是相當低,超過8成毒癮者仍然會回籠。

我們用禪宗印心禪法課程,教他們打坐,從身體裡的脈輪專注,進入禪定境界,身體氣脈會自動運行。例如在坐「風輪運轉」禪定時,整個身體氣脈通暢無阻,禪定所產生的能量,會將身體裡的毒素排出體外,假以時日不斷練習,毒癮會漸漸氣化消失。

透過靜和定的訓練,他的善根會被啟發出來,慢慢會從他的大腦、腦皮層、及腦下垂體這些部位,產生能量,把大腦裡根深蒂固的毒癮,像電腦delete作用一樣徹底清除。我輔導的成員告訴我,他後來連看到毒品都不喜歡,很厭惡。

我師承於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師父曾經告訴我,為什麼印心禪法能夠解毒?因為印心禪法具有宇宙生命能量,生存在宇宙間的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磁場,就像人有人氣一樣。

這些相同的氣聚集在一起,就會構成一片相同屬性的大磁場,這就是「物以類聚」的道理。當我們得到宇宙的靈氣,身體會很舒暢,如果曾經有吸菸或吸毒習性,也會自然被這股靈氣所淡化,這是最自然、從心徹底解除毒癮的方法。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匿名談話會」幫助成員敞開心胸

北檢林達檢察官推動的更生人「匿名談話會」輔導工作,我也參與其中,透過這種座談方式,讓正在戒治的人,傾聽成功戒毒者的經驗傳承,同時也敞開心胸抒發自己的心路歷程,這對他們建立自信,下決心戒毒很有幫助。

座談會為期8周,其中有一周是禪坐課程,其實禪並不專屬於宗教,而是超越宗教,會中有一位是基督徒,我們告訴他座談會並不是來傳教,是用禪坐的方法淨化身心,幫助解毒;他也欣然接受。

一位無期徒刑的更生人,在座談會分享中說,過去在獄中,聽過無數次基督教牧師、天主教神父、佛教法師傳教,但都覺得那些教條式道理,聽都聽膩了。

可是來到這裡,以印心禪法教他們靜與定的禪坐方式,是從來沒有的經驗,他發現,身體裡還有一個心靈的世界,他學會觀察心靈的作用。以前從來不敢在檢察官面前說出的內心話,在禪定後居然滔滔不決的完全抒發出來。

另一位向我坦承,過去曾經一直存在一個念頭「我出去後若不再吸毒,就是王八蛋!」他認為關在裡面毫無戒除毒癮的可能。他甚至想過,「出去後有經濟能力的話,要買更多的毒品,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就吸到死吧!」他認為一個人吸,既不害人、又不妨礙人,為何要管制他,想法非常偏激,不敢面對社會。

但是現在來到這裡,用禪的力量從心理徹底的清洗,他感覺不一樣了,覺得人生還有希望,我觀察他一段時間,不僅不再吸毒,幾乎也不再有癮了。

我輔導更生人20年,手上經歷許多個案,他們接受我的輔導,制度上必須每3 ~ 5 個月要回觀護長官處報到,他們的觀護人有一次告訴我,「華老師,奇怪,你輔導回來的人,他們臉上以前凶神惡煞的氣焰都沒了,不像犯人的臉,每次回來都有改變。」我感覺他們在接受印心禪法的教化輔導後,身體的氣質在變化。這是正面能量取代內心邪惡力量的化現。

禪坐解毒徹底根除心癮

我看過這麼多更生人的戒治過程,我認為,醫院戒毒的方式,是用藥物壓制毒癮,戒治中心則是用強制隔離方式戒斷治療,禪坐解毒是用禪的能量,徹底化解心癮。

大部分的人,經過戒治與醫療治療後,也許藥癮沒了,但心癮還是存在,看到了心就會癢,他們稱之為「追」,追逐吸食的快感。

但是經過禪坐解毒後,心癮會慢慢淡化,一位更生人說,現在毒品擺在眼前,甚至連一點興致都沒有,完全根除了藥癮和心癮。接受禪坐解毒的更生人普遍覺得,心理的定和靜都是前所未有的體會,過去在獄中抄寫經文,或是動之以情、教條規勸的方式,根本沒作用,因為心理上是排斥的。

有些團體也在戒治所教靜坐,但只是數息、靜坐、冥想,對這些有強大心癮的人來說,根本聽不進去,也靜不下來。但是禪坐解毒卻能深化到心靈,這是學員們感到神奇的地方。

當然這還需要法務部主管單位的認同與配合,若能強制性的要求收容在戒治中心的成員配合禪坐解毒,我想35天一定可以看到初步成效。

我們現在也與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博士合作,將禪坐解毒的實驗,透過科學論證取得驗證,以後再提供給法務部作參考。希望能夠將這種有絕對成效的解毒方法,推廣到各檢調執行單位、國家衛服部成癮防治醫療機構,讓更生人能夠早日重見光明的人生。

華琳小檔案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 現  任:
法務部台北地檢署榮譽觀護人
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理事長

● 經  歷: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顧問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秘書長
社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講師
禪天下出版有限公司社長
財團法人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總幹事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研究助理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禪修解毒 徹底斷除毒癮

高雄戒治所解毒禪修班

文/陳妍華

國內毒品日益氾濫,吸毒人數不斷在增加之中,甚至首次吸毒者的年齡層更降到12 歲;一旦染上毒品,不僅戕害個人身心健康,導致家庭破碎,吸毒者在面對高額的毒品費用時,往往被迫鋌而走險,進而搶劫、竊盜、暴力,甚至殺人等違法犯罪行為,讓台灣治安不斷惡化;反毒工作實是刻不容緩的事!

根據法務部統計,近五年來,吸毒者的再犯率都高於九成,顯示出有效戒毒的不易。

美國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發表「藥物、大腦與行為—成癮科學」一文中指出,吸毒剛開始雖是個人自由意志下的選擇,但成癮後,便是一種慢性且極易復發的腦病,最可怕的是,毒品帶來的愉悅感覺,會儲存在大腦神經迴路中,即使已經許久未接觸,但若遭遇與吸毒情境相關或類似的景物、聲音、味道、事件等,往往瞬間就喚起埋藏已久的記憶,進而產生所謂的渴求現象,個人也因而又故態復萌。

身癮易戒 心癮難除

許多煙毒收容者都有這樣的心聲:「從監獄出來的第一口氣,吸的是外面的空氣,第二口就是毒品」;監獄戒治所內流傳的這句話,正是「身毒易戒,心毒難除」的道理。

悟覺妙天禪師曾說:「煙毒收容人的『身癮』大都已由戒毒所去除,但卻沒有根除他們吸毒成習的『心癮』,一旦回到社會,再犯率很高。所以必須設法去除其『心癮』,才是最根本的『解』毒辦法。」

那麼如何才能達到解毒的效果呢?答案就是禪定。

染毒者的身心,都留存著毒癮的負面磁場,當一不小心碰到可供吸毒的機會時,就會受不了誘惑,而再次吸毒。所以許多吸毒者從勒戒所出獄後,又會再犯,難以自拔。

但是透過禪定訓練後,可以讓身心得到宇宙大磁場的力量,當這種來自大宇宙的正面磁場,在體內運行的時候,所有的負面磁場就會被消磁;也就是身體裡所殘存的吸毒心癮,會被清淨光明的力量洗淨,這就是「解毒」。所以透過禪定訓練,才能徹底讓染毒者斷除毒癮。

有鑑於此,由悟覺妙天禪師所創辦的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配合政府各部門,如法務部、教育部、衛生署及社福團體等,積極投入禪修防毒宣導,持續於各監獄、看守所,長期開辦禪修解毒班,針對全台各大監獄、看守所之煙毒收容人,進行以禪修戒定慧的精神,化育收容人的心靈,幫助他們解脫心靈與身體的禁錮煉獄,從「心」救起,讓他們真正能重新做人,重獲新生命與自由。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修解毒 才能徹底斷除毒癮」

 

心靈之光洗滌毒害 高牆內的生命奇蹟

三位來自不同學校的教授,因為同樣的信念,投身監獄輔導行列。在「禪修解毒班」中,他們目睹了學員的蛻變與成長,也見證禪修的不可思議。

文/黃馨儀

肩膀放輕鬆…吸氣…吐氣…」。莊嚴的佛堂中,檀香輕煙繚繞,來自國立中山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的許晉銓教授端坐在禪定椅上,正在為台下的學生進行禪坐教學,唯一的不同是-這群學生都身著囚衣,頭髮短得不能再短。

是的,這裡是監獄,一個被世人認為沒有光明、沒有自由的社會邊緣。

法務部最新資料顯示,去年11 月底,全台在監受刑人共計5萬8,989人,當中以毒品犯2萬6,952人(佔45.7%)居首,與第2、3、4名的竊盜罪(8.8%)、強盜罪(7.8%)、公共危險罪(5.8%),在人數上呈現重大落差。

同時,毒品氾濫亦造成台灣「監獄爆滿」的窘境,法務部統計,全台24個監獄中,有20個超收,12個看守所更是個個爆滿!毒品禍害之深,超乎你我想像。

禪師慈悲願心 推動禪修解毒班

吸毒不僅危害個人、家庭與社會,也使靈性本心蒙上終生陰影,使無數吸毒者與家屬只能在暗夜獨自哭泣。雖然目前戒治方式不少,但大多治標不治本。根據台北市立療養院的資料顯示,出獄後再回籠的煙毒受刑人高達8至9成,亦即一旦染上毒癮,今生便幾乎都要沉溺於毒海之中。

為了讓這群折翼天使在生命旅程中再度展翅,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秉持佛菩薩聞聲救苦的大悲願心,自1988年即與國家獄政單位合作,推動受刑人再生計畫。期望藉由宗教淨化人心及「禪修解毒」的力量,幫助受刑人脫離毒品控制,尋回善良天性,進一步達成安定社會的目標。

有鑑於此,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特地與法務部合作,在台北、桃園、龍潭、台中與彰化監獄,針對煙毒受刑犯開設「禪修解毒班」,課程為期4個月,幾年實施下來,頗受好評。

教授熱心公益 扶助社會邊緣人

「說真的,如果不是來輔導受刑人,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人在監獄裡是什麼樣子。但是進去之後,就會明顯感受到牆裡牆外完全是兩個世界;牆內的世界很嚴肅、很沉重,受刑人不論再怎麼掩飾,眼裡都有一股滄桑和荒涼。」

戴著大眼鏡,笑容親切的黃俊龍,是中州科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系的助理教授,從大學便開始禪修的他,不但沒有一般「理工宅男」整天窩研究室的刻板印象,反而熱心公益,自2012年9月開始輔導彰化監獄的受刑人至今,不辭辛勞,風雨無阻。

與黃俊龍一同輔導中部監獄的,還有國立中山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許晉銓及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學系副教授張剛鳴,3 人每周輪流至台中、彰化監獄,為受刑人授課。從禪定姿勢、呼吸方法,到基礎修行觀念、修心守戒等課程,步步深入,期望使受刑人「從心」脫離毒癮。

負責輔導中部監獄禪修解毒班的三位教授
負責輔導中部監獄禪修解毒班的三位教授(自左至右):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學系副教授張剛鳴、國立中山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許晉銓、中州科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系助理教授黃俊龍。
學習禪坐 受刑人身心大改造

「我以前是做汽車美容的,吸毒十幾年。本來還很有信心出去之後不會再吸毒,但真的遇到不順心的事,還是會選擇用吸毒來逃避…。」

「我今年48 歲,十多歲就開始吸毒,進進出出這個地方也好幾趟了,只有在牢中才有時間戒毒…。」

「之前戒過好幾次了,希望這次的教訓是最後一次…。」

從彰化監獄受刑人的自述中,可以聽到各式各樣的生命故事,有的自嘲、有的無奈,但最大的共通點是與毒品無止盡的糾結。

誠如悟覺妙天禪師所言:「煙毒收容人的『身癮』大都已由戒毒所去除,但卻沒有根除他們吸毒成習的『心癮』,一旦回到社會,再犯率很高。所以必須設法去除其『心癮』,才是最根本的『解』毒辦法。」

在推行監獄解毒班的過程中,透過禪的力量清淨受刑人的身心靈,三位師資也目睹學員的轉變:有的受刑人起初一盤坐就雙腿僵硬、渾身不自在,輔導後不僅腿可以盤起、呼吸變得順暢,原本急躁的個性也改變了;有的受刑人在第一堂課,連10 分鐘都坐不住,但經過16 週的課程後,一坐便是一兩個小時;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學員分享自己的變化。

「我吸毒將近10 年,戒了兩三次,但都因為生活不如意或是好奇,又走回歪路。經過幾週的禪修課,我覺得身體不會那麼怕冷,也較少不適的狀況,我才明白為什麼戒斷時要禪坐。」

回想當初毒癮發作便痛苦得滿地打滾的日子,阿雄仍心有餘悸。坐在一旁的成仔則靦腆地補充:「歹勢啦!其實我一開始對禪修很反感,在監所看到靜坐有益身體健康的介紹,認為那都是在騙人啦!但參加禪修解毒班後,我可以感受到體內的能量變化,而且人也變得更有修養,出獄後我也會繼續練習禪坐。」

大愛相續 生命之光照亮高牆

經與彰化監獄合作統計,參與課程的學員中有70% 覺得自己的心變得寧靜祥和,35% 覺得自己負面情緒變少;禪坐過程中,有49% 的人身體會發熱、流汗,30% 感受到體內有能量流動,24% 覺得身體清涼,也有學員覺得精神變好、意志力更堅定、與人相處更融洽。

禪修解毒班不僅為受刑人提供一個對抗毒癮的有效方法,更重要的是,讓學員從「心」認識自己的善性,進而走向正途、解決社會問題。

「經過這4 個月,我覺得我的身心靈都改變了,不但比較不會生氣,心靈上也有了寄託。如果回到社會,有機會我會參加禪修課程,讓自己更進步。」曾經是社會邊緣人的阿龍,提到禪修帶給他的改變,眼中便浮現了光采。

帶有些文藝氣息的小張,也滔滔不絕地分享他的喜悅:「說實在話,這種奇妙的變化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禪修不但讓我生活步調變穩定,也讓我可以接納他人的過失,懂得反求諸己。我不再像從前一樣,只知道追求外在的刺激,而是尋求靈性的成長。真的非常高興能參與這次的課程,這是任何金錢和物質都換不到的!」

「未來會去找禪修中心,讓自己更深入學習禪修課程,在家也會早晚禪坐,如果可以,我也想帶家人來禪修。」曾經吸毒10 年,每天只為毒品而活的翰哥,平靜地說出自己的心願。

只有牆內的人才知道,這一路走來是多麼漫長。

這些發生在高牆裡的故事,讓教授們感觸良多。張剛鳴表示,解毒班學員的轉變使人體悟到,佛菩薩的愛就像太陽一樣,並不因對象而有所增減,只要用心來接,都可以領受到「禪」的力量。

期盼有更多志工投入輔導活動,讓各地監所能提供長期且廣泛的禪修解毒課程,相信對於台灣的社會淨化工作會帶來極佳的成效。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心靈之光洗滌毒害 高牆內的生命奇蹟」

 

釋迦牟尼佛的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

許多人以為學習佛法,必須要研讀佛經、從中鑽研佛理、而沒有透過禪定真修實證。

然而2500多年前,釋迦牟尼佛修行的過程,並沒有讀經典,祂是經六年苦行,而後在菩提樹下七七四十九天禪定,從禪定中夜睹明星證道,完成了身的解脫、心的解脫、靈的解脫而成佛。

佛法是釋迦牟尼佛親自傳法時說的話,然而釋尊弘法四十五年,在最後涅槃的時候說「沒有說過一個字」,這個意思是,釋尊的法是「法中有法」,並不在於「話」的表面。如果聞法不能悟心,就是流於「相法」,如此便不能與釋尊相應。

金剛經偈語:「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般人總是停留在誦經的階段,照著經書一句一句的唸,來解釋,例如誦經跟持咒,往往緣木求魚。而悟覺妙天禪師是依照釋尊的精神,將釋尊所傳的修行方法付諸於實踐,悟覺妙天禪師一再強調,修行要行經,要實踐,依循釋尊的修行方式來實踐。

悟覺妙天禪師曾於禪定中見證,所謂「夜睹明星」,並非以肉眼見天上的星星,而是禪定中見證全身細胞昇華發光如滿天星斗。悟覺妙天禪師因為親身實證了釋尊修行證道,讓身體解脫、心理意識解脫、靈性解脫成佛的歷程,以自身真修的經驗,還原釋迦牟尼佛2500年前的修行方法,傳授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包括十大戒律、十大法印、離四相、六度波羅蜜、十脈輪清淨法門、十地菩薩解脫法門、傳佛心印的真禪妙法,希望幫助有緣人打破執著經典的修行觀念、破除意識修行方式,直接以靈性修行、明心見性、見佛成佛。

 

印心佛法與印心禪法

真修實證的禪宗佛法,就是印心佛法和印心禪法。印心佛法可以讓我們得到般若智慧,印心禪法則是讓我們證到這個般若智慧的境界。換句話說,就是「智境同輒」。如果你只有智慧,並沒有到達同步的境界,那是沒有用的。

有些人認為印心禪法是外道,那是他們不瞭解,當身體與靈性還沒有成為一體,達到「身心一如」的境界時,必須設法維持身體的生命力,否則當心臟停止,修行又尚未成就,豈不白來人間一遭?

智慧不同於知識,也不是人的意識,而是來自於內在的靈性,所以一定要經過禪定,進入無相實相的法界,才能見到佛性,得到真正的智慧-般若智慧。到那個時候,才會瞭解,原來修行這麼好!這麼重要!

印心禪法是世尊所傳的智慧禪法,可以讓一個人改變體質、變化氣質,讓一個平凡的人,從禪定中,得到超生命之光,讓身體細胞活化,健康長壽,精神愉快,進而開發心靈智慧,讓靈性得到提升,成就完美人格。

修印心禪法的人,有了完美的人格後,事業會更壯大,人際會更和諧,家庭會更圓滿。印心禪法是生命之禪,充滿生命力、智慧力及造化力。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一)改變體質

禪修印心禪法後,氣會自然的變化,會保持年輕,充滿活力,精神非常旺盛,可以提高工作效率。由於身體沒有毛病,可以讓我們在工作上、家庭上、社會上,善盡自己的力量。

修印心禪法,可以讓一個人的體質,從生病改造成不生病,退化的細胞可以再生。如果修到最高境界,還會發現一種綠色的光和紅色的光,配合起來就是超生命之光,這是原始生命之光,可以讓生病的細胞再生,進而改變一個人的體質。

(二)變化氣質

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變化氣質。所謂變化氣質,並不是指外貌會改變,而是從內心散發於外的質感,會得到提升。

一個人的言行,決定於自己的思想,如果有正確的思想與觀念,做起事情來,當然會很順利;但如果充滿偏見,自然不會得到好結果。

為什麼修印心禪法的人,會從內心轉變氣質呢?因為修了印心禪法以後,對於外界的物質慾望會降低;因此有些人在還沒有修印心禪法以前,會抽煙、喝酒、打牌、參加很多無謂的應酬…等,修了印心禪法以後,這些習慣會自然的停止,自然的改變;而這種改變,並不是勉強自己去持戒才做到的。

禪宗的禪,不強調持戒,因為「清淨」就是戒,當心清淨了,自然不會犯戒,所以修印心禪法可以變化氣質,可以讓人從平凡,提升到高貴、聖潔。

(三)增進人際關係

修印心禪法以後,人緣會變好,身體沒有毛病,一天到晚都很快樂,充滿法喜;以這種愉悅的心情與他人相處,自然減少很多糾紛與對立,人際關係當然會變得更好。同時,也因為人緣好,做起事情來也更有勁,更能事半功倍。

(四)得到無上智慧

修印心禪法可以得到無上智慧,這種智慧可以用於我們的生活、工作、家庭,甚至還能用於社會、國家、全世界。修印心禪法的人,心量會變得宏大,無量無邊,不會為了一點小事情,或是名利、權勢,而相互爭奪,任何時候都能處之泰然,人生會過得非常充實,非常有意義。

修印心禪法的利益,除了可以改變體質、變化氣質、增加人緣,以及增長智慧外,還可以得到一種超能力,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只有修印心禪法的人可以體會;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自己才能瞭解其中的奧妙。

禪,不是「說」禪,不是「聽」禪,也不是「讀」禪或「看」禪,而是直接去感應,直接印心,到達「心」的最深處,從「自性」深處散發出來的光明,這種自性的光明力量,會讓一個人的體質改變、氣質也會有所變化,這就是修印心禪法的利益。

印心佛法的特色

印心佛法是以「佛心」印「你心」的法門,從學理來看,「印心」是指心靈與心靈在授受之間所產生的共鳴現象,也就是「相印」,藉由上師的智慧之光來點燃你的心燈,讓這盞心燈普照你體內的眾生,並使之得度,讓它們都能見到本來清淨的真如。

印心佛法是最究竟佛法

釋迦牟尼佛傳法45年,說法無數,但根據《楞伽經》,釋尊說祂「不曾說出一字」,表示釋尊真正傳的佛法,並不在語言文字上。那釋尊真正傳的佛法是什麼?

釋尊於涅槃前的靈山法會,手持大梵天王供養的金色蓮花,不說一語,現場只有摩訶迦葉尊者破顏微笑,於是釋尊開示:「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這不透過文字、用言教之外的方式傳法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的微妙法門,就是印心佛法。

因此印心佛法就是整個釋迦牟尼佛傳法的最核心,是最究竟佛法。

印心佛法是靈性在修、不是意識修行

一般傳統的修行方法或者所謂方便佛法,諸如唸經、說法、持咒、布施、持戒、拜懺等,都是停留在五官及心理意識的層次,也就是「意識修行」;因為不能拋卻意識向內心修,所以想要做到意識清淨是比較不容易的,就好像我們體內的內臟如果有了毛病,是無法從體外處理好的。更重要的是,意識修行是離「心」修行,「靈性」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提昇。

真正的修行是向內心修,因為佛不在外,在本心。達摩祖師在《血脈論》中指出,「外覓佛者,盡是不識自心是佛」。唯有進入「靈性」的修行,才是直指本心的內證修行。

印心佛法既然是語言文字之外的傳法,是從「心」入門,直接由外面的「色身的我」找到內在的「靈性的我、本來的我」,是中道,是讓修持者能夠清淨、智慧、圓滿、圓覺的法門。

印心佛法是證道明師傳法

印心佛法既然是不透過語言文字,直接以心傳心的法門,就必需有證道的明師來傳。

修行者要直了成佛,除了清淨意識層面,還會面對潛在意識包括舊意識、原始意識等累世意識的障礙,光靠自己的力量而能突破者萬中稀有,必須透過證道明師的力量,才能帶領弟子的靈性,直達自性本體。所以達摩祖師說:「若自己不明了,須參善知識,了卻生死根本。」

而明師的條件是什麼?達摩祖師說:「若不見性,即不名善知識,縱說得十二部經,亦不免生死輪迴,三界受苦,無有出期」。中土禪宗從達摩祖師開始,傳承歷代祖師,都是以最清淨的本心及佛的證量,也就是「佛心印」,來傳給弟子,讓弟子也能得到同樣清淨的本心,同等佛的證量,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不經由文字相,不經由聲音相,而是弟子直接能夠和上師印心。

印心佛法是一世成就法門

一般修行法門停留在意識修行,又沒有明師傳法,因此不容易清淨意識層面、更找不出有效方法跨越潛意識障礙,所以修行目標往往是下一世到更好的地方修行,比如唸佛往生西方淨土再繼續修行,而不敢談一世成就。

然而釋迦牟尼佛證道時發現:人人都能成佛。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只要把「我執、法執」排除,就可以修行證道。人人成佛就是釋尊的願力。

印心佛法可以引領修行者一步步從身體的空間,到意識的空間,到精神的空間,然後到靈性的空間。當修到靈性的階段,就能自我控制意識,就可以改變一個凡人成為聖人,也就是「超凡入聖」。因為印心佛法的修行是將色身的神識之心與內在的本心(也就是佛性)合而為一,就能夠轉意識成為智慧,能夠事理圓融,也就是不論出世法、入世法,通通都能夠圓通,當下就是佛。

印心佛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達摩祖師到中國傳承「佛心印」,經六祖發揚光大,但流傳至明代中期已經沒有大師表示自己得到心印,所以東初老人曾跟聖嚴法師說:「近世叢林所謂傳法,不在於心法而在於傳承寺主方丈的位子」。幸好明朝鳳頭禪師密傳心印給在家弟子,後經敬哉禪師帶到台灣,付囑給悟覺妙天禪師,大家才有機會可以聽聞到正法。

妙天禪師傳承的印心佛法,是最「清淨」、最「智慧」、能夠入世圓滿、出世圓覺的殊勝法門。百千萬劫難遭遇,歡迎大家一起來共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