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印心禪法

【禪修見證】手術室裡的光|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禪修見證】手術室裡的光|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當初會入門修行,是因為父親的關係。他長期洗腎,身體不是很好,常常進出手術室、開刀房、加護病房等等…我們家族一直都很想要找到一個一勞永逸的方式,來解決他的身體健康的問題。

修行之後才知道,悟覺妙天師父有開示過,我們身上的名色脈輪跟父母有關,所以只要每次師父有帶到名色脈輪的專注或禪定,我都會特別認真做,希望在禪定的過程能夠讓父母同時感受到這份力量,讓他們可以更健康、更平安,也可以早日來修行。

某次上課,師父剛好帶到名色輪,那次禪定我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深入跟專注,快要下坐前,感覺到一股非常明亮耀眼的金光,從我的名色脈輪裡面噴出來,當下不明所以,以為只是一次非常殊勝的經驗,也沒有多想;下課後就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其實在我上課的同時,父親剛推到手術室裡進行緊急手術,所幸手術非常順利,一切平安。當下我的心裡就升起了非常前所未見的喜悅,我了解到原來這一切都是佛菩薩的庇祐,當下非常感恩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以及印心禪法!

從那個時候,我決定要更加精進的努力修行,這樣才能幫助我身邊更多更多的人。

我的心被充滿了!

年少時期的我,心裡就存在著一些懷疑與痛苦的吶喊,每天往返於學校和家裡,心裡總是納悶著,到底何處才是我的終點?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一定有一個更美好的境界等著我。我覺得人生很無趣,即使有父母親疼愛,有家人朋友陪伴,但是生命的終點呢?終究是要孤孤單單地一個人走。每每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好痛,所以我很清楚,這輩子一定要追尋這塊心靈的缺口。

斷斷續續地,我也到一些佛寺及道場修行,記得當我第一次混雜在人群中,遠遠聽到前面唱誦著「爐香讚」,淚水就不斷地奪眶而出,不知是感動、感恩,還是悲傷。甚至也曾到南投山上短期出家,最愛在早課前聽著清亮的叩鐘偈,不斷洗滌我的心靈──只是,那種孤獨和心痛的感覺,並不曾消失。

我大姐也與我相似,始終在追尋生命中的導師(或者說道場);大約每隔兩年,她就會更換修行道場,認為那個法門不是她想尋找的。一直到她有緣在大梵寺入門,開始修行印心佛法,尋道之路才安定下來。不久後,大姐送給我一本禪修相關的書籍,我禮貌性地收下了,回家後一看,出處是來自悟覺妙天禪師,「呃,好像有些負面風評,不太好吧…」,當時我心裡這麼想著,隨手就把書塞進書櫃了。

後來,媽媽的一個好友也跟著大姐一起禪修,每次遇到她,都覺得她的氣色愈來愈紅潤,精神也愈來愈飽滿,顯得容光煥發。而經過幾年禪修後,大姐不僅脾氣變好,對媽媽的照料更是悉心盡責;我開始覺得:「或許妙天師父並不如外界所評論的,禪修可能真的不錯!」於是,我報名了妙天師父傳授的「超生命教育講師養成訓練」講座。

第一堂課時,我很認真地帶著筆記本去,結果師父說不要記筆記,要用心、同步、相應。師父教導我們腹式呼吸及多種呼吸法,教我們專注手掌心、心臟內部等等,十分有趣,有別於傳統淨土宗的誦經,反而比較接近道家的修鍊。

就這樣每週上課一次,兩、三個月後的某一天,當我靜下心來時,突然感到相當詫異,之前心臟會不規則亂跳,有時甚至覺得心臟無力、會喘,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這樣的感覺都不見了。

「我的心被充滿了!」當時,心中冒出以前曾聽基督徒說過的這句話。

但心中到底是被什麼充滿呢?其實我並不明白這句話的真實義,只覺得從那時起,我就不再怕黑,不害怕孤單,取而代之的是,心中有一種篤定的溫暖。以前一個人在家時,常常覺得太冷清,總要開著電視才有安全感,但現在反而很享受一個人在家的自由自在。也許在別人眼中,並不覺得這有多重要,但對我來說,這一切是如此珍貴。

不過,我對於法門的了解與信賴還是有限,「這個道場是否正派?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心中還有一些疑慮,因此我一面繼續報名參加「科學禪」,同時也決定參與更多妙天師父帶領的活動,我想自己去一一檢驗。

妙天師父開設「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講座前,我和幾位師兄姐一起到鄰里參加母親節活動,希望讓更多里民有緣接觸師父的心經講座。當時我靈機一動,想到可以提供親子彩繪服務,沒想到真的廣受媽媽和小朋友的青睞,有些熱情的里民甚至要我幫他們畫在臉上或腳上。後續我們也經常舉辦類似的活動,拉近與里民的距離。記得有個小女生希望我能幫她彩繪網紅貓咪「黃阿瑪」,根據她帶來的參考圖片,我真的幫她畫出了一隻生動的橘色貓咪,完成後,我們都非常開心。

我也發覺,走入鄰里與民眾互動,無形中也會幫助自己打開心門,無論對象是以前看不順眼的、卑微的、高高在上的、曾經欺凌自己的…,在面對所有人時,都會自然放下仇恨的心結,很有耐心地與對方分享禪修的美好。

後來在縣市議員選舉時,我們的師兄姐有人出來競選,我曾擔任他們舉辦的音樂會義工,才發現,這些師兄姐是如此優秀,對利益眾生抱有無比堅定的信念;我不僅對著陌生里民宣說候選人的政績及政見,也跟著候選人一起到市場拜票,每一次鞠躬,我都把我執放下,用最誠懇的心請託。

參與了政治活動後,我才更打從內心敬佩師父,因為那些受到師父感召而出來參選的候選人,都是放下原本優渥的生活,出錢出力,為的只是為眾人謀福利,希望讓人民過更好的生活——那時我才明瞭,原來政治是現今宗教家實踐利益眾生的最佳途徑!我也體悟到,從事政治活動,為的不僅是眾人的利益,也是為了自己的修行。坊間許多傳道法師在講經說法時,常會提及「修行要六度萬行」,卻沒教世人要如何去行;修了印心佛法後,我才體會到,真正的修行要靠親身實踐,否則彼岸永遠是彼岸,無法到達。

感恩妙天師父給我們這個可以真修實證的機會。

當我願意無私付出、不求回報時,福報自然就來了。近年受到少子化衝擊,許多老師都被減少授課時數,甚至失去工作,但我的教職邀約卻不減反增,去(2019)年還意外接下一個公會的彩繪課程。

禪修以後,讓我最開心的是,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無論何時,只要稍微停下手邊的工作,專注明心脈輪,哪怕只是短短1秒鐘,瞬間就感到全身法喜充滿,嘴角也會不自覺地上揚,就好像我發了一封電報給佛菩薩,立刻就接到佛菩薩的電波回應,一切就是如此神奇!

禪修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衷心希望下一位來分享的,就是你!

(台北市‧陳蘭梅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0期禪修見證

印心佛法救回我的健康

印心佛法修行見證

我是因為健康問題而入門,以前身體一直不太好,經常四處拜拜,於是女兒建議我跟她一起去禪修。一開始我還提醒她:「不要被騙了」,女兒回我說:「妳看我像是會被騙的人嗎?」但我那時智慧不足,不懂得入門修禪。

直到2019年6月,悟覺妙天師父在台北南港大禪堂舉辦禪修講座,女兒再次邀我一起去上課,因為平常我都睡得很晚,便回答她:「如果早上起得來就去」。結果非常奇妙地,當天清晨睡夢中,突然聽到床邊有個聲音說:「你女兒請我來叫你起床上課。」我睜開眼睛看看時鐘,才早上5點而已。我心想;「這次不能不去了。」於是趕緊下床梳洗,出門前往南港大禪堂。

那是我第一次上悟覺妙天師父的課,當時我對於禪修完全沒概念,而且我的腳不太方便,沒辦法盤坐在地墊上,只能坐在敬老區的椅子上。記得當師父說到:「現在大家專注在腎臟的如意脈輪」,我心想:「師父這麼說,我就跟著做。」

但萬萬沒想到,當我一專注左腎,竟發覺它比燒滾的開水還燙。我的腎臟本來就不好,但當時突然變得這麼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受,我心裡很緊張,暗暗煩惱著是不是要請人叫救護車,但在禪定中,我又不敢開口,恰巧此時聽到師父在台上問:「腎臟有沒有燙燙的?」我才放下心,原來這是專注腎臟會發生的現象。

回家後,我並沒有告訴女兒這個禪定初體驗的感受,但我打了電話給弟弟,因為弟弟也在修行,我想聽聽他的想法。沒想到弟弟強烈建議我要繼續參加師父的講座,他說:「既然妳的身體有感應,可能是妳和這個法門有緣,應該要繼續修下去。」於是我從去年7月開始,就正式到新北市的南勢角禪宗印心會館上課,一直到現在。

正式入門修行後,陸續發生了許多相當神奇的經驗;記得才剛到會館沒幾天,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位男士過來坐在我身旁,還喊我的名字。回家後,我對弟弟提起此事,並向他形容這位男士的外貌,弟弟說:「那是釋迦牟尼佛坐在你旁邊,你不知道嗎?」我心想:「糟糕,當時我還請世尊坐旁邊一點。」

後來禪定時,也曾看過成列的菩薩,亮亮的佛光從我頭頂灌下來,非常有力量。活了70幾年,從未看過菩薩,沒想到第一次入門禪修就見到,內心覺得很歡喜,也很感恩。

還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個很大的光團,非常璀燦,在我頭部中心一直繞圈圈;後來才知道,那是妙天師父給予的加持力。

禪修不僅大幅改善了我的健康,甚至可說是救我一命,我覺得師父真的非常厲害!入門禪修前,我已經持續吃安眠藥3、4年,但自從固定到會館上課後,現在已不需靠藥物便能入睡,而且每天的睡眠品質都非常好。

我本來有白內障,醫生說要開刀;開始禪修後,我照例每3個月去醫院檢查,但最近一次回診,醫生覺得十分詫異,他說:「噫,你的眼睛有好轉跡象,暫時不用開刀,3個月後再來檢查看看。」我自己也發現視線變得明亮多了,不會再模模糊糊的。

以前我的膝蓋也不好,走路一拐一拐地,醫生也說必須開刀,但真的很感恩,禪修才半年,我現在走路已經恢復正常,腳的骨頭也不痛了。

另外還有一個最神奇的見證,我的脖子因為長瘤,醫生也建議要開刀,但因為長在脖子,所以我一直不敢動刀;有一天在會館禪定時,禪境中竟出現一隻發光的手,觸摸我的脖子;當下我動念:「請趕快幫我拿掉腫瘤,讓我趕快痊癒。」12月底回診時,醫生真的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腫瘤已經縮小到零點幾公分,只要1年後再追蹤便可」;在此之前,我已經連續求診2年,但腫瘤都不曾縮小。

禪修的造化真的太神奇了,經過這麼多殊勝的見證,我才體會到,這一生活到快80歲,能遇到這麼好的法門,真的非常幸運,但也十分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入門,因此很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這麼晚才入門禪修,最好都能盡早修行!

(新北市‧江姝蓉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79期禪修見證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

十脈輪生命能開發初階講座

什麼是脈輪?

脈輪是人體能量的中心,透過禪定專注的修練,可使脈輪的能量活躍,並將能量輸送至五臟六腑,補充體能元氣,延年益壽。

在我們體內有十個很重要的脈輪,代表著許多生命體的元素,包含器官、循環系統、內分泌、骨骼等,而且是人體電能的產生地。每個脈輪是否清淨,關係著內臟或身體各部的健康。舉凡荷爾蒙分泌、新陳代謝、營養吸收等,也都可以透過專注脈輪而得到強化。

從物質延伸到精神體

十脈輪就是身體的十種生命能,在禪定中,以精神統一的專注力量,開發出十種生命能,超越種種造成病苦的內在意識,加以轉化,就能讓身體越來越健康、充滿生命力,更開啟心靈的智慧,脫胎換骨。

透過禪定專注十脈輪,在清淨當中得到一種精神的力量,就能發現並排除身心累世的障礙,度盡一切心理的汙染。

每週一晚間,《十脈輪生命能開發》初階講座,告訴您如何用禪定方式開發十種生命能!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線上洽詢
初階講座《十脈輪生命能開發》地點查詢

解毒救苦、慈善救助、心靈教化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由台北市商業會、中華工商經貿科技發展協會、台灣中華儒學會、社團法人中華產官民學協進會共同主辦的華人國際性公益獎項──2018華人公益節暨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6月27日在台北盛大舉行頒獎典禮,現場冠蓋雲集。

本會(簡稱救世會)秉持創辦人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傳承釋迦牟尼佛真傳之「印心佛法」,致力於「地球佛國、人人作佛,世界和平、世界大同」的終極關懷,以「禪」為核心價值積極入世,長期弘揚正法修行以及推動多項社會教化公益,並因多元推廣「社會教化」成果卓著,已連續4年獲內政部頒發「年度績優宗教團體」獎項,這次更於眾多企業、團體中脫穎而出,獲頒國際性華人公益金傳獎殊榮,當天由董事長覺妙義明居士代表領獎,於頒獎人前總統馬英九手中接下首屆金傳獎獎座。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以「禪」為核心推動多元社會教化

救世會歷年來持續進行多元的社會教化公益活動,諸如:針對毒品氾濫問題,創辦人暨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自1995年起,就親自到監獄、看守所等地,以印心禪法的禪定修行方式,協助受刑人及煙毒收容人解癮戒毒。20多年來,救世會並派遣禪修解毒師資,深入戒治單位幫助毒癮患者,進行徹底解毒的禪修指導,教化工作不曾間斷。

2014年特別籌備成立「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推薦認證多名禪修指導老師,擔任該協會解毒課程的師資及反毒宣講老師,並提供財力與物力協助,幫助受刑人藉由禪法的清淨力量,解除毒癮重返社會,救世會創辦人悟覺妙天禪師指出,惟有透過「靜」、「定」的禪定方式,重塑大腦結構,同時接通宇宙生命能量淨化腦內毒癮,協助戒毒過程最難突破的「吸毒成習」心癮問題,才能徹底解毒。由於成果卓彰,連年獲得法務部與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表揚。

另外,看到現代人普遍生活緊張、壓力大,救世會配合教育部「生命教育推動方案」,除舉辦教師與公務人員「全人關懷」生命教育研習外,並長期在各地社區鄰里、學校與企業機構,舉辦公益講座、企業禪與放鬆紓壓禪活動,透過各個層面推廣禪定教學,幫助大家紓解身心壓力、強化專注力、強健體魄,並開啟生命能量,達到身心靈的平衡與安定,讓生命品質徹底提升。

此外,救世會更持續贊助電視弘法教育,並出版、贈閱有益於淨化社會人心的優良雜誌《禪天下》,內容涵括時政、民生、心靈成長的《禪天下》雜誌兩度獲得《企業金炬獎》殊榮,救世會每月都會定期捐贈《禪天下》雜誌至全國各大圖書館,方便民眾閱讀,希望發揮人格與心靈的正向影響力,俾使社會風氣能向上提升而免於衰敗沉淪。

轉化心靈 造就地球為淨土

有別於一般企業團體所做的「社會公益」,救世會在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的帶領下,除了對外積極扶助社會弱勢,推動慈善公益外,最難能可貴的是禪師透過推廣「禪」的力量來轉化人心,教導每個人從自己的禪定和內修做起,從而培養「兼善天下、自度度他」的胸懷,如果每個人都能加入禪修,實踐推己及人的博愛精神,每個人都潛移默化成為愛心菩薩,社會自然將因此而更和諧美好。

悟覺妙天禪師推廣禪修及於全國民眾,前後已達35年,對於社會人心的品格教化,卓著貢獻,尤其禪的教化深入人的心靈,對人類靈性的提升,更具重大意義。妙天禪師說,雖然從事心靈教化的工作不容易被看見,然而無形中的心靈轉化對社會安定、靈性提升、消災增福確有實際的助益。當地球上的每個人都因修行正法而獲得內心的平安,將會從心靈中散發出平等博愛的能量,人人懷有善心、愛心與慈悲心,娑婆世界就能因為人類靈性的提升而造化成為淨土,世界也就能獲得真正的和平。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因此悟覺妙天禪師開啟道場都市化的先河,不僅在台灣各地區廣設禪修會館,弘揚釋迦牟尼佛真傳「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佛心印心、見性成佛」的正法修行,也致力於將禪宗正統「印心佛法」傳到全世界,促進世界和平。印心佛法超越語言文字的限制,修行者也遍及不同國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目前在上海、美國加州、紐約等地都設有海外禪修據點。

去(2017)年悟覺妙天禪師受邀前往美國加州大學爾灣校區進行演講,在國外造成廣大迴響,禪師將能夠改變人類超生命的奧秘公諸於世,令當場來自各教派的眾多聽眾感到驚訝與興奮,他們在禪師引導的禪定境界裡,看到各種彩色光能的變化,見證了禪師所開示,「在更高生命層次世界,並沒有宗教區別」的真理。

覺妙義明居士指出,救世會未來將持續本著創辦人悟覺妙天禪師弘揚禪宗印心佛法的宗旨與精神,入世法與出世法同時推動,不僅積極扶助社會弱勢,推廣慈善公益,並將大力提倡打破傳統、回歸正統的正法修行,發揮淨化人心、開啟智慧、挽救社會風氣、度黎民離苦得樂的作用,以期終結末法、重啟正法,為社會帶動一股向上提升的正面力量,進而往「地球佛國,人人作佛」的終極理念邁進,這也是悟覺妙天禪師畢生的願力及對全人類的祝福。

文章出處:禪天下no161期

 

2014年劉錦隆(妙禪)新聞事件,本會聲明如下以正視聽

  • 劉錦隆(自稱妙禪),曾跟隨 悟覺妙天禪師修行約15年,於2004年第二度背叛師門,違反禪宗戒律,自立門戶後傳法方式與正法嚴重違背(正法應公開普傳,無須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其在外的行為言論概與本門無關。
  • 悟覺妙天禪師弘法已超過30年,劉錦隆(妙禪)中途離開只學到前半段缺乏後半段,歡迎如來宗師兄師姐回歸禪修佛陀傳承的真正佛心傳心印心佛法。
  • 本門所傳禪宗正統佛法,有世尊法脈傳承,絕對反對靈動的偏差行為,以免魔靈入侵。
  • 本門反對五體投地大禮拜,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的行為。

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 啟
2014年 3 月 7 日

印心禪法是安定力量 讓我在病痛中重獲新生

覺妙恩蓮師姐

不知不覺地,我在悟覺妙天禪師門下修行已16個年頭,在這段期間,我實在有太多不可思議的見證,以下就簡單提出幾點分享:

記得第一次真心祈求妙天師父為我加持,是在1995年12月,當時我正懷胎16週,因大出血被送到台北台安醫院急救,醫生說我的子宮肌瘤已愈來愈大,而且會影響胎兒發育,建議我最好能拿掉肌瘤和胎兒。

身為母親,我當然捨不得孩子,但當時我尚未入門,情急之下,便跟著已入門修行的三哥一起在心中祈求妙天師父加持。

說也奇怪,我天天在心裡祈求師父加持好幾次,出血竟然止住了,而且胎兒也從200公克急速成長到3,500公克、53公分,實令人訝異。後來到了32週,我再去做腹部超音波檢查,居然發現子宮肌瘤不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1996年3月,當時已懷胎34週,我發生重大車禍,被救護車送到台北淡水馬階醫院急診,當時醫生斷定兒子已沒心跳,必須立即引產,但我堅持要轉診到台安醫院,並一路很安定地在心中祈求師父加持,後來兒子竟奇蹟似地恢復心跳,之後我依醫生指示住院安胎,兒子的小命總算保住。

38週時,兒子早上8點多出生,但我在離開產房,等待送到病房時,發生血崩,昏迷中,我彷彿感到靈魂離開身體,急速掉入一個無止境的黑洞,我嚇得趕緊祈求師父救我。直到下午5點多,我才從鬼門關回來。醫生說,他接生十多年,只遇到兩次這種自己爆血管的情形,但只有我活下來。

生完兒子後,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我的右腳卻從此沒有知覺,大小便也失禁,最後是坐著輪椅出院的;此後每週還要到中山、仁愛、台安等各大醫院進行神經外科、骨科和婦產科檢查,但都診斷不出原因,只是要我持續做復健。另外,我也曾多次赴中醫求診,做過針灸、拔罐、推拿和整脊,前後七個多月,均毫無起色。

此時,三哥教我做印心禪法腹式呼吸,我每天在兒子睡覺時認真做好幾次,一次最少做十分鐘。慢慢地,從右腳趾有知覺,到右膝可以抬起來,再到大腿可以抬高走路,最後還可以交互蹲跳,歷時也是七個多月,而且大小便失禁的毛病也同時痊癒,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我出生時,媽媽曾請人幫我算命,說我活不過六歲,所以常帶著我到處求神拜佛,辦過很多超度法會,希望可以消災解難、逢凶化吉,讓我平安健康長大。但我仍然大災小難不斷,每天睡覺都做惡夢。

從來沒有修行觀念的我,直到1999年參加了師父在桃園巨蛋所舉辦的21世紀世界和平大法會,親眼見到師父以不可思議的佛光,超度無邊無數的亡靈,就決定皈依師父,終身追隨師父修行。

聆聽妙天師父的開示,讓我增長不少人生智慧,我知道這一切災難病苦,都是過去生中所造作的惡業所致,所以我不再抱怨為什麼婚後的人生會跌落谷底,為什麼會人財兩失、一身病痛。透過師父傳的印心禪法認真禪定,得到源源不絕的安定力量,滅度我潛意識裡的恐懼、擔心、害怕、憤怒和不滿。

人生不過是短短的100 年,猶如夢幻泡影一般,但靈性卻是不生不滅;所以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每一天,讓靈性可以在這一世找到回佛國的路。

而妙天師父就是引領我們靈性回家的導師,希望有緣人都能一起同霑法露,共沐佛恩,大家都能一起在佛國團圓。

(台北‧覺妙恩蓮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文/羅佩禎(交通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山大學教授)、張剛鳴(亞洲大學副教授)、黃俊龍(中洲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吸毒人口居高不下,是目前台灣嚴重的社會問題,許多人因此沉淪一生無法自拔。然而政府的戒治方式,只有治標不治本,也產生了推波助瀾的效應,使得毒癮戒除率不高,8成的煙毒受刑人出獄後都會再犯而回籠。

法務部為使戒治毒癮者,能在禪坐的訓練下戒除毒癮,特別聯合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在台北、桃園、龍潭、台中與彰化監獄,針對煙毒受刑犯開設禪修解毒班課程。

此項計畫在經過4個月的禪定課程後,問卷調查結果呈現出非常顯著的禪定效益,其中68%患者可體驗到大腦沒有雜念的澄靜空靈狀態,超過40%患者很容易進入深層的身心放鬆,而高達70%患者感受到禪定的心靈平靜與祥和,讓他們更有信心去戰勝自己的毒癮。

該項課程是由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指導,並派遣三位資深禪定師資前往中台灣戒治中心,指導37位年齡介於40~60歲的毒癮患者們禪定,幫助他們透過禪定來解除毒癮。

就醫學上了解,已知藥物濫用和成癮會改變大腦神經網路功能和結構,其受影響的區域如下:

1.主要包括Ventral tegmental(VT)區與nucleus accumbens(NAs)的大腦獎勵中心(reward center),對於好的與壞的經驗都會產生反應、繼而加強其回饋學習之效應。

2. 杏仁核(amygdala)與海馬迴(hippocampus)的動態交互作用,負責情緒所引發的長期記憶。

3. 與決策相關的orbitofrontal cortex(OFC)會受到情緒/獎勵機制而影響決策判斷,毒癮者的OFC 功能受損、會有過多無意義的期待與
過度的渴望。

4.Subcallosal cortex(SCC)調節與抑制負面情緒的功能也受影響。

5. 前額葉皮質 (Prefrontal cortex)與前扣帶迴(Anterior Cingulate gyrus, ACG)的理智作用無法發揮,導致無法抑制OFC 活動。

實驗證明,禪定會讓具有毒癮的大腦重新再造,離開毒癮的控制。

以上所述這些成癮所傷害的腦功能,都可以透過禪定時活化頭部三個法脈輪來改善。我們在此對於禪定的解毒效能,提出一個大腦機制相關的假說。

禪心脈輪(第三腦室)的宇宙生命母光帶動全腦進入諧和共振,瓦解掉成癮的神經網路,而再重新建構一個正常健康的大腦。智慧脈輪讓生理現象與大自然同頻,開啟體內更高生命潛能以提升身心狀態。法眼脈輪引發慈悲本能、放下自我欲求(離慾而解脫毒癮的控制)。

人類大腦受到自我意識的制約,不斷追逐愉悅興奮的感覺;而當禪定入於定、靜狀態,身心會進入另一度時空,就是佛教所說的「涅槃境界」,此時執著的、毒癮的大腦,會重新再造,化成離相而具足清淨的大腦。

佛經已有記載,過去所造業力,會記存於大腦,從過去世延展到今生今世。毒癮也一樣,也會成為「業力記憶」駐留於腦神經網路,繼而進入我們的深層意識、潛意識。

深層意識的污染,只能透過禪定時開啟頭部3個脈輪(禪心、智慧、法眼)的潛能來解脫、清淨。這是我們經過實際研究得到的驗證。

目前國家戒治中心或成癮防治醫療機構,主要用於戒毒的藥物治療方法成效不佳,再犯率高達8成以上,這是由於藥物並不能夠解決深層的潛意識污染造成的結果。

禪定與西方盛行的冥想或靜坐(meditation) 完全不同,正統的禪定唯有透過禪宗正法以佛心印來引領進入。禪定必需藉由以心傳心的加持才能超越感官、心智、意識與潛意識而進入本心,其目的在於與深藏於本心內的靈性合一,這是最強大的解毒力量。

禪坐解毒調查分析

由羅佩禎教授發表的禪坐解毒調查顯示,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有70%的人心情會比較平靜安詳,這樣的課程他會覺得心理較趨於安定。覺得負面情緒變少者有35%,感覺意志力得到提升者有24%。而19%的人覺得對自己的人生未來增加了更多信心,因為禪修之後幫助他找到內在的自我,這個自我是充滿光明的自我,也會幫他找到信心。

綜合這份調查,毒品戒治者經過正統禪坐訓練後,確實在情緒及意志力上都有明顯提升,當他變得比較快樂,情緒比較好的時候,意志力也相對強化,這些反應對於他的解毒與戒毒都是很有幫助的。

圖表製作/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
【註】本「禪坐解毒科學調查」是由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在今(2014)年8月發表於國際集團組織OMICS Group International 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國際《傳統與替代醫學》學術會議」。該計畫是由中山大學教授許晉銓、中州科技大學助理教授黃俊龍、亞洲大學副教授張剛鳴聯合執行。

羅佩禎教授
禪坐解毒調查報告發表人

學歷:
羅佩禎教授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博士
國立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經歷:
美國佛州甘城榮總醫院研究助理
美國猶他大學醫學院腦波實驗室研究員兼工程顧問

現任: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坐解毒的科學驗證

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華琳

採訪整理/覺妙地明
攝影/張紫玲

我於1994年加入台北市榮譽觀護人協進會,這是在台北市地檢署觀護人所屬的榮譽志工組織,觀護人工作是專門為輔導緩刑或假釋出獄者,在假釋期間不再犯法,等於是輔導他們與社會接軌的最後階段。

這些接受觀護者當中,有些刑期較短,也有些是無期徒刑假釋後有十餘年殘刑,其中大部分以販毒居多。我輔導的方式就是以禪宗印心禪法來教導他們如何超越自我,淨化身心,建立自信,重返社會。

荒誕的戒毒治療

早期吸毒者都被視為「罪犯」,現在逐漸以「病人」的概念對待。進入戒毒中心的戒治方式,嚴重者如吸食海洛因,所方會先以較輕的藥物美沙冬來緩和痛苦,等海洛因戒斷一段時間後,還要再來戒除美沙冬的毒癮,這樣的治療方式有點荒誕,但確實如此,所以戒治成效可說是相當低,超過8成毒癮者仍然會回籠。

我們用禪宗印心禪法課程,教他們打坐,從身體裡的脈輪專注,進入禪定境界,身體氣脈會自動運行。例如在坐「風輪運轉」禪定時,整個身體氣脈通暢無阻,禪定所產生的能量,會將身體裡的毒素排出體外,假以時日不斷練習,毒癮會漸漸氣化消失。

透過靜和定的訓練,他的善根會被啟發出來,慢慢會從他的大腦、腦皮層、及腦下垂體這些部位,產生能量,把大腦裡根深蒂固的毒癮,像電腦delete作用一樣徹底清除。我輔導的成員告訴我,他後來連看到毒品都不喜歡,很厭惡。

我師承於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師父曾經告訴我,為什麼印心禪法能夠解毒?因為印心禪法具有宇宙生命能量,生存在宇宙間的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磁場,就像人有人氣一樣。

這些相同的氣聚集在一起,就會構成一片相同屬性的大磁場,這就是「物以類聚」的道理。當我們得到宇宙的靈氣,身體會很舒暢,如果曾經有吸菸或吸毒習性,也會自然被這股靈氣所淡化,這是最自然、從心徹底解除毒癮的方法。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華琳在觀護工作上認真負責,歷年來多次獲得檢察署頒發獎狀,表彰他的貢獻。

「匿名談話會」幫助成員敞開心胸

北檢林達檢察官推動的更生人「匿名談話會」輔導工作,我也參與其中,透過這種座談方式,讓正在戒治的人,傾聽成功戒毒者的經驗傳承,同時也敞開心胸抒發自己的心路歷程,這對他們建立自信,下決心戒毒很有幫助。

座談會為期8周,其中有一周是禪坐課程,其實禪並不專屬於宗教,而是超越宗教,會中有一位是基督徒,我們告訴他座談會並不是來傳教,是用禪坐的方法淨化身心,幫助解毒;他也欣然接受。

一位無期徒刑的更生人,在座談會分享中說,過去在獄中,聽過無數次基督教牧師、天主教神父、佛教法師傳教,但都覺得那些教條式道理,聽都聽膩了。

可是來到這裡,以印心禪法教他們靜與定的禪坐方式,是從來沒有的經驗,他發現,身體裡還有一個心靈的世界,他學會觀察心靈的作用。以前從來不敢在檢察官面前說出的內心話,在禪定後居然滔滔不決的完全抒發出來。

另一位向我坦承,過去曾經一直存在一個念頭「我出去後若不再吸毒,就是王八蛋!」他認為關在裡面毫無戒除毒癮的可能。他甚至想過,「出去後有經濟能力的話,要買更多的毒品,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就吸到死吧!」他認為一個人吸,既不害人、又不妨礙人,為何要管制他,想法非常偏激,不敢面對社會。

但是現在來到這裡,用禪的力量從心理徹底的清洗,他感覺不一樣了,覺得人生還有希望,我觀察他一段時間,不僅不再吸毒,幾乎也不再有癮了。

我輔導更生人20年,手上經歷許多個案,他們接受我的輔導,制度上必須每3 ~ 5 個月要回觀護長官處報到,他們的觀護人有一次告訴我,「華老師,奇怪,你輔導回來的人,他們臉上以前凶神惡煞的氣焰都沒了,不像犯人的臉,每次回來都有改變。」我感覺他們在接受印心禪法的教化輔導後,身體的氣質在變化。這是正面能量取代內心邪惡力量的化現。

禪坐解毒徹底根除心癮

我看過這麼多更生人的戒治過程,我認為,醫院戒毒的方式,是用藥物壓制毒癮,戒治中心則是用強制隔離方式戒斷治療,禪坐解毒是用禪的能量,徹底化解心癮。

大部分的人,經過戒治與醫療治療後,也許藥癮沒了,但心癮還是存在,看到了心就會癢,他們稱之為「追」,追逐吸食的快感。

但是經過禪坐解毒後,心癮會慢慢淡化,一位更生人說,現在毒品擺在眼前,甚至連一點興致都沒有,完全根除了藥癮和心癮。接受禪坐解毒的更生人普遍覺得,心理的定和靜都是前所未有的體會,過去在獄中抄寫經文,或是動之以情、教條規勸的方式,根本沒作用,因為心理上是排斥的。

有些團體也在戒治所教靜坐,但只是數息、靜坐、冥想,對這些有強大心癮的人來說,根本聽不進去,也靜不下來。但是禪坐解毒卻能深化到心靈,這是學員們感到神奇的地方。

當然這還需要法務部主管單位的認同與配合,若能強制性的要求收容在戒治中心的成員配合禪坐解毒,我想35天一定可以看到初步成效。

我們現在也與交通大學教授羅佩禎博士合作,將禪坐解毒的實驗,透過科學論證取得驗證,以後再提供給法務部作參考。希望能夠將這種有絕對成效的解毒方法,推廣到各檢調執行單位、國家衛服部成癮防治醫療機構,讓更生人能夠早日重見光明的人生。

華琳小檔案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榮譽觀護人華琳老師,擔任志工20年,用愛心感化許多更生人重返社會。

● 現  任:
法務部台北地檢署榮譽觀護人
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理事長

● 經  歷: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顧問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秘書長
社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講師
禪天下出版有限公司社長
財團法人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總幹事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研究助理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印心禪法 更生教化的最後階段」

 

禪修解毒 徹底斷除毒癮

高雄戒治所解毒禪修班

文/陳妍華

國內毒品日益氾濫,吸毒人數不斷在增加之中,甚至首次吸毒者的年齡層更降到12 歲;一旦染上毒品,不僅戕害個人身心健康,導致家庭破碎,吸毒者在面對高額的毒品費用時,往往被迫鋌而走險,進而搶劫、竊盜、暴力,甚至殺人等違法犯罪行為,讓台灣治安不斷惡化;反毒工作實是刻不容緩的事!

根據法務部統計,近五年來,吸毒者的再犯率都高於九成,顯示出有效戒毒的不易。

美國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發表「藥物、大腦與行為—成癮科學」一文中指出,吸毒剛開始雖是個人自由意志下的選擇,但成癮後,便是一種慢性且極易復發的腦病,最可怕的是,毒品帶來的愉悅感覺,會儲存在大腦神經迴路中,即使已經許久未接觸,但若遭遇與吸毒情境相關或類似的景物、聲音、味道、事件等,往往瞬間就喚起埋藏已久的記憶,進而產生所謂的渴求現象,個人也因而又故態復萌。

身癮易戒 心癮難除

許多煙毒收容者都有這樣的心聲:「從監獄出來的第一口氣,吸的是外面的空氣,第二口就是毒品」;監獄戒治所內流傳的這句話,正是「身毒易戒,心毒難除」的道理。

悟覺妙天禪師曾說:「煙毒收容人的『身癮』大都已由戒毒所去除,但卻沒有根除他們吸毒成習的『心癮』,一旦回到社會,再犯率很高。所以必須設法去除其『心癮』,才是最根本的『解』毒辦法。」

那麼如何才能達到解毒的效果呢?答案就是禪定。

染毒者的身心,都留存著毒癮的負面磁場,當一不小心碰到可供吸毒的機會時,就會受不了誘惑,而再次吸毒。所以許多吸毒者從勒戒所出獄後,又會再犯,難以自拔。

但是透過禪定訓練後,可以讓身心得到宇宙大磁場的力量,當這種來自大宇宙的正面磁場,在體內運行的時候,所有的負面磁場就會被消磁;也就是身體裡所殘存的吸毒心癮,會被清淨光明的力量洗淨,這就是「解毒」。所以透過禪定訓練,才能徹底讓染毒者斷除毒癮。

有鑑於此,由悟覺妙天禪師所創辦的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配合政府各部門,如法務部、教育部、衛生署及社福團體等,積極投入禪修防毒宣導,持續於各監獄、看守所,長期開辦禪修解毒班,針對全台各大監獄、看守所之煙毒收容人,進行以禪修戒定慧的精神,化育收容人的心靈,幫助他們解脫心靈與身體的禁錮煉獄,從「心」救起,讓他們真正能重新做人,重獲新生命與自由。

文章出處:禪天下雜誌「禪修解毒 才能徹底斷除毒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