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maggie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在心田種下情義恩愛的種子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在心田種下情義恩愛的種子

人最容易發生的就瞋心,瞋心包括了對人的不滿,心裡有仇恨,很容易發飆生氣,一次生氣就把平常修行的功德打消了。所以不可以有怨氣,心要經常保持平常心、心常平,要很喜樂很快樂,快樂就是平安、就是幸福。

因為我們的心就是一個心田,可以種很多的種子,種善因開花結果就善因善果,開惡因就惡因惡果。人的一生當中,種下什麼樣的種子,它就開什麼樣的花、結什麼樣的果。

心裡要有情、有義、有恩、有愛,這是好的種子。人與人間有友情,人與家人之間有親情,還有義氣,一個人要有情有義,無情無義沒有辦法做人,要有恩、有愛,懂得知恩、感恩、報恩,要有愛心。

情義恩愛的種子要種在我們心裡,發出了芽開花結果,是直接就可以清淨的,這是菩薩的心,愛、慈悲,菩薩的心。所以懂得情義恩愛的人,一生就很平安很平順、很快樂很幸福。反過來說,平常是仇恨憤怒,種下這個因,出來的結果,就是生病、痛苦、煩惱、災難。

這個就是修行,修行不是老是打坐就叫修行,修行先要修心。不是光說好話做好事就很好了,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這個心很重要。存好心還要存有很喜樂很快樂的心、很平安的心、很幸福的心,不要產生很討厭或者是很不舒服的心。看人很不舒服、很討厭不滿,甚至於仇恨在裡面,這些對人不好,對自己已經先不好,對身體、對心理、對靈性都不好。這個要很清楚,一定要做到。

當科技人見證到金色佛光

禪修見證: 當科技人見到金色佛光

開始接觸禪修是個有趣的過程;因為我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總想像自己跟書中的主角一樣,練成絕世武功後行俠仗義,後來上了大學,看到禪學社的招生海報,就不假思索地報名參加了。

由於大學生活多彩多姿,所以剛入門時,禪修在我生活中的占比並不高,也沒有特別用心練習禪定;雖然對禪的初接觸看似不起眼,但在我心中埋下的禪修種子已開始慢慢扎根,而且愈扎愈深。

回想起禪修的轉捩點,應該是在2007年10月跟隨悟覺妙天師父及1000名師兄師姐赴河南嵩山少林寺歸宗拜祖的時候。行程中,雖然我在禪定中沒有特別感應,但在精神上卻有非常大的提升。

記得我第一次踏進少林寺的達摩洞時,照理說,應該會覺得相當陌生才對,但不知為何,我卻有一股說不出的似曾相識之感,甚至還從心底冒出一個聲音──我終於找到內心的歸宿;自此,那顆深種心中的禪修種子開始發芽,並且日漸茁壯。

隔年,關西藥師佛禪寺成立,當我踏進禪寺,那股對達摩洞的熟悉感又再度湧現;到二樓大雄寶殿禮敬三寶佛時,更驚喜地見到了金色佛光。從那時起,彷彿藥師佛已幫我打開了修行開關,不但讓我見證佛光,也讓我原本浮動不安的心得到安定;就像有股無形的力量,為我打開禪宗法門的修行大門。

在此之前,我對師父上課的傳法內容,大多停留在「意識層次、知識面的接收」,但當修行大門被打開後,竟可提升到「心靈層次的見證」,而且隨著見證頻率的增加,愈發感受到禪宗法門的博大精深。

舉例來說,上課的師資告訴我們,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見證佛道的聖者,所有經過宗師開過光的道場都充滿佛光,這些祥光可以幫助我們洗滌身心汙染,回歸清淨本心。

若是以往的我,聽了以後,只是在意識上知道有這個現象,無法親自印證其真假;但自修行開關被打開後,我都會在上課中驚奇地發現,不只會館裡開過光的佛菩薩充滿了光,來上課的每位師兄姐身上也都有光。

此時我才真正體會到,原來一位見證佛道的宗師在傳法時,真的可以超越時空,即使是透過視訊連線上課,師父所傳的光都會遍及各地道場,加被每位來上課的弟子。我想,佛經上經常提到的佛光普照,應該就是這樣吧!

同時我也領悟到,什麼是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原來佛菩薩在賜予眾生佛光的時候,是不分貧富、尊卑、貴賤及苦樂的,只要是在場的每個人,佛菩薩都會雨露均霑。

在我曾經見過的各種光當中,除了單純的光點、光柱、光海,以及佛菩薩的光身之外,比較特別的就是十字光;因為我從未想過,在佛教法門中,居然會出現基督教的十字光。記得師父曾經開示,「上帝與佛平等無二」,如今見證了十字光,更讓我了解,上帝就是佛,佛就是上帝,只不過因應不同的文化背景,才應化出不同的形象來傳播福音、普度眾生。

世界知名作家海明威曾形容巴黎是「一場可帶走的盛宴」,我認為師父所傳授的印心佛法,也是「一個可驗證的修行法門」,不僅在精神上,還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得到驗證。

在精神層次提升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的內在愈來愈富足;而且因為內心富足,也讓我看開許多事,不再把人世間的利害得失看得那麼重。

有趣的是,當我逐漸看淡這些會造成身心羈絆的財富時,我的財富並沒有變得愈來愈少;當我不與他人計較時,經常會在冥冥之中,彷彿得到佛菩薩相助一般,可以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或是未曾刻意追求禪定的感應與境界,卻更能精準地掌握各脈輪,不但禪定的感受更細緻,心也更定、更自在;禪修多年以來,生活雖然忙碌,開心的時候卻愈來愈多。

在21世紀的今天,放眼全球,人人都嚮往民主自由的生活,追求「人民做主」的體制,希望能擁有充分的自由;但我認為,修行印心佛法可以讓自己的本心做身體與精神的主人,沒有煩惱與痛苦,無拘無束,得到真正自由自在的菩提大道,這才是我們應該去嚮往,並認真追求的。

(新竹市‧陳明鉉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2期禪修見證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身心靈的修行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身心靈修行

人生隨風逐浪,就好像在陸上行舟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其實命運操之在自己的心,只是很多人不曉得怎麼樣去運用它。

人在天地人之間,人際關係、天人關係、地人關係,都是互相有感應、互相影響的,可是很多人不去了解;禪,就是佛的正法,一個修佛法、修禪的人才能夠慢慢去體會,接觸到大自然而去感應天地人之間的存在,比方說現在風在吹,我們可以感應到,但是地球在運行我們沒有感應,慢慢去跟它相應的話,你會曉得人自己也在運行,人的身體跟地球一樣,跟天軌一起在運行,這個就是禪。

你從可以大自然界的生命當中得到很多開悟,進而掌握我們的生命。大自然俱有本有的智慧,樹很自然的就會吸取土地養分、陽光起光合作用,人也有很多的本能,只是自己不太知道,人比起一般動物更有智慧的本能,因為我們有靈性,我們可以思考,我們有思想,可以計劃很多的事情,可以創造發明,一般動物沒有,牠們只懂得性慾和食慾,因為要傳宗接代,還有要維護生命.每天除了這兩項以外沒有其他做為。

只有人才有智慧來尋找靈性的家,找到真正的禪,真正回去的路,所以禪很重要。

有一位同修問:「師父,我們做人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做菩薩呢?」我回答,你生活的太好了,你有這個福報,所以你認為人很好,如果你看到很多人在生活上奔波吃不飽,街上歲數很大的老人家還在撿垃圾、很多的流浪漢、在醫院裡的受苦病人快要死亡了…萬一你是其中一個,你說要當菩薩還是要當人?當然要當菩薩,我們更要當佛,所以大家要很慶幸能夠加入我們禪宗,真正的佛門,這是釋迦牟尼佛為我們所創造的佛法,而這些佛法能夠帶我們的靈性回到本家,這是多麼殊勝!

這個世界上真正懂得能夠明心見性成佛的法門、真正的佛法很難找,很多人都講身心靈,其實是一知半解,身體就要直接能夠通達生命,生命的來源和去處,怎麼來、怎麼生存、怎麼回去、怎麼掌握,這些才是講身,不要做做健康操,比劃比劃,做個動作就說能維持身體的健康;當然維持健康有很多的方法,但是我們不只要維持健康,更要追究到生命的本源。

要找到影響生命的源頭,就從我們自己開始。父母親生我們的基因,裡面包含有魂魄,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魂魄,我們在母胎兩個多月以後,心臟整個完成了,靈性就會進來,經過媽媽的身上再進到我們的心臟。

人的生命跟佛菩薩、大自然之間很奧妙,禪就是大自然界的大自然法,生命在大自然界成長,比方人在母胎裡內成長,十月懷胎降到人間,到人間以後也會再成長,用兩個字來講就是生化,生就是一直生,生生滅滅生生,化就是一直化育,人在大自然界也是一樣是在生化,在禪定當中要去開悟,追求大自然界的生命,這些生命在我們身體裡面,最小的就是細胞,細胞也在生化,我們的器官、組織、系統都從萬億的細胞來組成生化,維持生命健康,我們在禪定中要有能力進入身體細胞裡,讓它生化,讓它正常的活動,很多人修禪不曉得這個就是佛法,佛法非常微妙的,甚深微妙不可思議,不是看幾本書經典,念念咒語就是佛法。

比方說眼睛,眼睛有很多的細胞,不管眼角膜,視神經,神經有神經細胞,肌肉有肌肉的細胞,連膜都有它的細胞,我們可以用禪的力量,進入眼睛的細胞裡面,來增強它的生化作用,去加強它的生命力。

禪有生命還有智慧,從人的生理結構到人的身心靈,由身開始來活化,讓生命更延長;智慧屬於精神,屬於我們的心,是我們的思想,一個人難免會遇到挫折,感情上的、事業當中的挫折,或者是人在追求希望落空的傷感,要當下排除這些負面情緒,不能一直鑽牛角尖的鑽進去,憂鬱症的人就是這樣,鑽牛角尖後出不來,遇到潛意識跑不出來,恐懼不能自拔,又把心關起來,不願意跟外面接觸,只要走出去,去接觸朋友,可以自己治好自己。

精神可以影響到生理,影響到心,身心都是聯繫的,所以人要快樂,不能有瞋心,一起瞋心就像海洋的大浪海嘯,我們要讓這些大浪消成很小很小的浪,心常平,平常心,心要平靜,很會生氣的人很多都是感情用事.如果很容易生氣,表示心不夠寬大,看人家好忌妒人家,看人家不好笑人家,這種心不夠寬大,我們需要大自在的心,我們的生理講大自然,我們的心要做到大自在,心沒有障礙的空間,就會大自在。

有人問心要怎麼打開,心又沒有把你關閉起來,你自己想不開就打不開,你想開了就開了,都在自己,心要打開才能見佛,心打開以後就很自在了。

修行讓身體健康不生病,不受到災難,在心裡面很自在,那你的業力,就去除了一大半了。

講到靈性的部分,我們要回到原來的家,那是靈性的世界,我們不可能用魂魄上去,不可能用魂魄接到聖光,接不到的,不同的頻率、不同的層次,我們的靈性來自聖靈的世界,所以我們要接到聖靈之光,回到我們的家,心靈的家。

修行要了解到身體跟心受魂魄的影響,魂出去接觸結緣,產生好的建議,魄與心照著他的建議做,也許就會成功;如果魂給出不好的建議,魄與心照樣去做,就會敗的一敗糊塗,舉例說,魂提出計劃,魄執行方案,心做最後決定。

因為我們現在已經進到聖靈的階段,身心靈的靈這個階段,身心沒有做好的,還是要趕緊去補足,把魂魄安頓好,將來靈性至少到天界,修行更高就帶領魂魄一起成就,三身成就。

 

印心禪法改善了這雙抖不停的不寧腿

禪修見證

每當我恭讀覺妙明蓮師姐所編註的《維摩詰所說經釋義》〈佛道品第八〉所論及的「煩惱即菩提」時,都會對其中的一段話很有感受──文殊師利菩薩說:「所有一切眾生的煩惱、痛苦、邪見,就是如來種性」,明蓮師姐闡述,為什麼說「煩惱即菩提」呢?因為若像小乘修行,身心清淨滅度煩惱,斷除三毒二邪,入於空性而禪定修行,就很容易滿足於空性世界的喜樂與美好,而不願入世度眾,但修行也會因此停留在某一層次,無法發大願從小乘修行進入大乘修行,更不用說成就無上菩提。

因此,悟覺妙天師父常教誨我們,修行要如「蓮花出汙泥而不染」;想開出聖潔的蓮花,一定要紮根在娑婆世界,在五濁惡世中開悟修行,並將世間種種的煩惱、痛苦及不如意,轉化為激發成就無上佛道的決心,證得無上菩提。

就是這番話,讓我有很深的體悟。

我和2個孩子接觸禪修至今已7年多,當初因為身體健康出問題,希望能早日恢復健康而入門;後來參加印心佛法體驗禪時,又聽師兄姐說,禪定能讓人變聰明,於是便帶著孩子踏進了這塊淨土。

2個孩子跟著悟覺妙天師父禪修後,專注力真的明顯變好了,對學校老師所教的功課都能充分吸收,回家後也可以很快地完成作業,雖然沒看她們花費太多時間讀書,卻都能輕鬆考取滿分。舉例來說,女兒放學回來常會對我說:「媽媽,老師說我上課最專心聽講了」;還有補習班教英文動詞三態,有滿滿一大張紙的動態變化要背,孩子考完試開心地說:「整張動詞三態就像印在腦海裡一樣,我就考100分了!」像這些都是她們禪修學會專注的結果,看在母親眼中,真的非常欣慰。

沒想到,孩子們每週固定一次到禪修會館上課、每天持續禪定30分鐘,真的開啟了她們的智慧,讓學習變得輕鬆又有效率;而正因如此,她們從來不曾錯過妙天師父傳法的禪修課程。

夫家長輩常說,我把孩子教得很好,稱讚她們乖巧、有禮,功課也不用大人操心;我真心覺得,這應該要歸功於師父,因為師父除了傳法,也常教誨我們要「眾善奉行」、「孝順父母」,而這些做人的基本道理,無形中,也讓2個孩子得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禪修以後,對我影響最大、改變最明顯的,就是挽救了我的健康。因為我的腎臟不好,醫生說我的大腦會釋放某種「多巴胺」,雙腳會不由自主地抖動,完全停不下來,醫生說這叫「不寧腿」,一輩子都無法治癒。我為了每晚能好好入睡,必須服用安眠藥及抗癲癇的藥物,才能讓雙腳靜下來。

記得初入門時,禪修會館的服務師姐總會貼心地放一張椅子在禪堂最後方,讓我能坐著上課,不致於打擾其他師兄姐。那時,每當師父要大家禪定時,我的雙腳就開始劇烈抖動,無法好好禪定;但我仍堅持按時到會館上課,也會當義工,因為會館的師姐告訴我,有些業力需要靠「行」的功德來圓滿。

就這樣禪修1年多後,我的不寧腿竟不知不覺地痊癒了,而且可以好好睡覺,不再依賴鎮靜劑及安眠藥,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感恩師父所傳授的印心禪法,讓我這雙連醫生都宣稱無法治癒的腿,能重獲健康。如今,我也能和其他師兄姐一樣入座、禪定,不必特別坐在禪堂後方的椅子。同時,當我在做「三心定位」禪定時,更能接到師父在禪心脈輪的加持力,重重麻麻的能量不斷從頭頂灌入全身;而專注明心脈輪時,也見證到各種不同色彩的光,身體充滿了氣、電、光,通體舒暢。真的非常感恩師父!

另外一個奇妙經驗是,某天我做了一個很特殊的夢,夢到我氣數已盡,有個人帶我走上一條長長的木梯,木梯架在一個原木桶上,到達頂端時,我開始緊張,並問那人:「我若沒有馬上往生,怎麼辦?」對方回答:「妳放心,到時候桶子會擠壓妳的心臟,妳就會死了」,我聽了十分害怕,但最後我還是進入桶子去等待死亡。

進去以後,我看見地上放著一個長型盒子,盒裡有許多卷軸,每一卷都是我此生走過的軌跡。在那一瞬間,我真實感受到「此生有如夢幻泡影」一般,那些功名利祿、定時追的韓劇和日劇,都顯得渺小而不重要。我伸手拿起一卷寫著「師父」的卷軸放在心上,閉上眼睛,回想我這一生跟隨師父修行的點滴。

過了一會兒,我想到了女兒(夢中她們彷彿是坐在演藝廳的椅子上),我伸出右手摸小女兒的手,再伸出左手摸大女兒的手,內心突生不捨。此時大女兒靠過來跟我說:「媽媽,主持人有事,還沒來」,我一聽,開始著急,喪失了原有的淡定,突然意識到我捨不得孩子,便撐起手想從桶裡出來,然後就驚醒了。

醒來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的「放不下」。猶記得師父常說:「放下布袋,輕鬆自在」,又說:「若死前對人間還有所留戀,魂就上不去,會停留在人間做孤魂野鬼」、「跟著師父修行,師父會幫大家開佛門,修得夠好便能自度,會有一道光下來,靈性就跟著光到佛國去」、「一般的持咒、唸經,只能等佛菩薩來接引,但如果佛菩薩沒有來,怎麼辦?」我不禁心想,這是否就像我的夢境一樣,女兒說主持人還沒來,是否意謂著佛菩薩還沒來?夢中臨死前的孤單害怕之感,至今仍歷歷在目,覺得十分恐懼。

雖然這是個令人不舒服的夢,但也讓我領悟到,那些平常在意、煩惱的事,在面對死亡的那一刻時,通通都不重要了;誠如《金剛經》所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深深體悟到、也明白了,唯有跟著師父修行,才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跟著師父回佛國,這才是最重要的。

此後,我更加珍惜每次上課的機會,以及任何與師同行的因緣。禪定時,只要專注脈輪,我都能接到來自宇宙的大能量。而除了身體變健康以外,我更希望自己能做到師父說的:修行的最終目的,是要在人生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有一道佛光,直接帶領自性回佛國。

感恩妙天師父慈悲傳法,賜予我意義非凡的人生;也感謝在回歸佛國的路上,有一群友愛的師兄姐們互相陪伴。希望我們一起將這麼好的正法分享出去,讓更多人來禪修,讓地球早日成為佛國,讓所有靈性都可以回家!

(新竹市‧張瑋容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1期禪修見證

我的心被充滿了!

年少時期的我,心裡就存在著一些懷疑與痛苦的吶喊,每天往返於學校和家裡,心裡總是納悶著,到底何處才是我的終點?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一定有一個更美好的境界等著我。我覺得人生很無趣,即使有父母親疼愛,有家人朋友陪伴,但是生命的終點呢?終究是要孤孤單單地一個人走。每每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好痛,所以我很清楚,這輩子一定要追尋這塊心靈的缺口。

斷斷續續地,我也到一些佛寺及道場修行,記得當我第一次混雜在人群中,遠遠聽到前面唱誦著「爐香讚」,淚水就不斷地奪眶而出,不知是感動、感恩,還是悲傷。甚至也曾到南投山上短期出家,最愛在早課前聽著清亮的叩鐘偈,不斷洗滌我的心靈──只是,那種孤獨和心痛的感覺,並不曾消失。

我大姐也與我相似,始終在追尋生命中的導師(或者說道場);大約每隔兩年,她就會更換修行道場,認為那個法門不是她想尋找的。一直到她有緣在大梵寺入門,開始修行印心佛法,尋道之路才安定下來。不久後,大姐送給我一本禪修相關的書籍,我禮貌性地收下了,回家後一看,出處是來自悟覺妙天禪師,「呃,好像有些負面風評,不太好吧…」,當時我心裡這麼想著,隨手就把書塞進書櫃了。

後來,媽媽的一個好友也跟著大姐一起禪修,每次遇到她,都覺得她的氣色愈來愈紅潤,精神也愈來愈飽滿,顯得容光煥發。而經過幾年禪修後,大姐不僅脾氣變好,對媽媽的照料更是悉心盡責;我開始覺得:「或許妙天師父並不如外界所評論的,禪修可能真的不錯!」於是,我報名了妙天師父傳授的「超生命教育講師養成訓練」講座。

第一堂課時,我很認真地帶著筆記本去,結果師父說不要記筆記,要用心、同步、相應。師父教導我們腹式呼吸及多種呼吸法,教我們專注手掌心、心臟內部等等,十分有趣,有別於傳統淨土宗的誦經,反而比較接近道家的修鍊。

就這樣每週上課一次,兩、三個月後的某一天,當我靜下心來時,突然感到相當詫異,之前心臟會不規則亂跳,有時甚至覺得心臟無力、會喘,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這樣的感覺都不見了。

「我的心被充滿了!」當時,心中冒出以前曾聽基督徒說過的這句話。

但心中到底是被什麼充滿呢?其實我並不明白這句話的真實義,只覺得從那時起,我就不再怕黑,不害怕孤單,取而代之的是,心中有一種篤定的溫暖。以前一個人在家時,常常覺得太冷清,總要開著電視才有安全感,但現在反而很享受一個人在家的自由自在。也許在別人眼中,並不覺得這有多重要,但對我來說,這一切是如此珍貴。

不過,我對於法門的了解與信賴還是有限,「這個道場是否正派?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心中還有一些疑慮,因此我一面繼續報名參加「科學禪」,同時也決定參與更多妙天師父帶領的活動,我想自己去一一檢驗。

妙天師父開設「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講座前,我和幾位師兄姐一起到鄰里參加母親節活動,希望讓更多里民有緣接觸師父的心經講座。當時我靈機一動,想到可以提供親子彩繪服務,沒想到真的廣受媽媽和小朋友的青睞,有些熱情的里民甚至要我幫他們畫在臉上或腳上。後續我們也經常舉辦類似的活動,拉近與里民的距離。記得有個小女生希望我能幫她彩繪網紅貓咪「黃阿瑪」,根據她帶來的參考圖片,我真的幫她畫出了一隻生動的橘色貓咪,完成後,我們都非常開心。

我也發覺,走入鄰里與民眾互動,無形中也會幫助自己打開心門,無論對象是以前看不順眼的、卑微的、高高在上的、曾經欺凌自己的…,在面對所有人時,都會自然放下仇恨的心結,很有耐心地與對方分享禪修的美好。

後來在縣市議員選舉時,我們的師兄姐有人出來競選,我曾擔任他們舉辦的音樂會義工,才發現,這些師兄姐是如此優秀,對利益眾生抱有無比堅定的信念;我不僅對著陌生里民宣說候選人的政績及政見,也跟著候選人一起到市場拜票,每一次鞠躬,我都把我執放下,用最誠懇的心請託。

參與了政治活動後,我才更打從內心敬佩師父,因為那些受到師父感召而出來參選的候選人,都是放下原本優渥的生活,出錢出力,為的只是為眾人謀福利,希望讓人民過更好的生活——那時我才明瞭,原來政治是現今宗教家實踐利益眾生的最佳途徑!我也體悟到,從事政治活動,為的不僅是眾人的利益,也是為了自己的修行。坊間許多傳道法師在講經說法時,常會提及「修行要六度萬行」,卻沒教世人要如何去行;修了印心佛法後,我才體會到,真正的修行要靠親身實踐,否則彼岸永遠是彼岸,無法到達。

感恩妙天師父給我們這個可以真修實證的機會。

當我願意無私付出、不求回報時,福報自然就來了。近年受到少子化衝擊,許多老師都被減少授課時數,甚至失去工作,但我的教職邀約卻不減反增,去(2019)年還意外接下一個公會的彩繪課程。

禪修以後,讓我最開心的是,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無論何時,只要稍微停下手邊的工作,專注明心脈輪,哪怕只是短短1秒鐘,瞬間就感到全身法喜充滿,嘴角也會不自覺地上揚,就好像我發了一封電報給佛菩薩,立刻就接到佛菩薩的電波回應,一切就是如此神奇!

禪修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衷心希望下一位來分享的,就是你!

(台北市‧陳蘭梅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0期禪修見證

印心佛法救回我的健康

印心佛法修行見證

我是因為健康問題而入門,以前身體一直不太好,經常四處拜拜,於是女兒建議我跟她一起去禪修。一開始我還提醒她:「不要被騙了」,女兒回我說:「妳看我像是會被騙的人嗎?」但我那時智慧不足,不懂得入門修禪。

直到2019年6月,悟覺妙天師父在台北南港大禪堂舉辦禪修講座,女兒再次邀我一起去上課,因為平常我都睡得很晚,便回答她:「如果早上起得來就去」。結果非常奇妙地,當天清晨睡夢中,突然聽到床邊有個聲音說:「你女兒請我來叫你起床上課。」我睜開眼睛看看時鐘,才早上5點而已。我心想;「這次不能不去了。」於是趕緊下床梳洗,出門前往南港大禪堂。

那是我第一次上悟覺妙天師父的課,當時我對於禪修完全沒概念,而且我的腳不太方便,沒辦法盤坐在地墊上,只能坐在敬老區的椅子上。記得當師父說到:「現在大家專注在腎臟的如意脈輪」,我心想:「師父這麼說,我就跟著做。」

但萬萬沒想到,當我一專注左腎,竟發覺它比燒滾的開水還燙。我的腎臟本來就不好,但當時突然變得這麼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受,我心裡很緊張,暗暗煩惱著是不是要請人叫救護車,但在禪定中,我又不敢開口,恰巧此時聽到師父在台上問:「腎臟有沒有燙燙的?」我才放下心,原來這是專注腎臟會發生的現象。

回家後,我並沒有告訴女兒這個禪定初體驗的感受,但我打了電話給弟弟,因為弟弟也在修行,我想聽聽他的想法。沒想到弟弟強烈建議我要繼續參加師父的講座,他說:「既然妳的身體有感應,可能是妳和這個法門有緣,應該要繼續修下去。」於是我從去年7月開始,就正式到新北市的南勢角禪宗印心會館上課,一直到現在。

正式入門修行後,陸續發生了許多相當神奇的經驗;記得才剛到會館沒幾天,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位男士過來坐在我身旁,還喊我的名字。回家後,我對弟弟提起此事,並向他形容這位男士的外貌,弟弟說:「那是釋迦牟尼佛坐在你旁邊,你不知道嗎?」我心想:「糟糕,當時我還請世尊坐旁邊一點。」

後來禪定時,也曾看過成列的菩薩,亮亮的佛光從我頭頂灌下來,非常有力量。活了70幾年,從未看過菩薩,沒想到第一次入門禪修就見到,內心覺得很歡喜,也很感恩。

還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個很大的光團,非常璀燦,在我頭部中心一直繞圈圈;後來才知道,那是妙天師父給予的加持力。

禪修不僅大幅改善了我的健康,甚至可說是救我一命,我覺得師父真的非常厲害!入門禪修前,我已經持續吃安眠藥3、4年,但自從固定到會館上課後,現在已不需靠藥物便能入睡,而且每天的睡眠品質都非常好。

我本來有白內障,醫生說要開刀;開始禪修後,我照例每3個月去醫院檢查,但最近一次回診,醫生覺得十分詫異,他說:「噫,你的眼睛有好轉跡象,暫時不用開刀,3個月後再來檢查看看。」我自己也發現視線變得明亮多了,不會再模模糊糊的。

以前我的膝蓋也不好,走路一拐一拐地,醫生也說必須開刀,但真的很感恩,禪修才半年,我現在走路已經恢復正常,腳的骨頭也不痛了。

另外還有一個最神奇的見證,我的脖子因為長瘤,醫生也建議要開刀,但因為長在脖子,所以我一直不敢動刀;有一天在會館禪定時,禪境中竟出現一隻發光的手,觸摸我的脖子;當下我動念:「請趕快幫我拿掉腫瘤,讓我趕快痊癒。」12月底回診時,醫生真的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腫瘤已經縮小到零點幾公分,只要1年後再追蹤便可」;在此之前,我已經連續求診2年,但腫瘤都不曾縮小。

禪修的造化真的太神奇了,經過這麼多殊勝的見證,我才體會到,這一生活到快80歲,能遇到這麼好的法門,真的非常幸運,但也十分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入門,因此很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這麼晚才入門禪修,最好都能盡早修行!

(新北市‧江姝蓉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79期禪修見證

救世會108年再度獲頒宗教公益獎

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連續六年獲頒宗教公益獎

賀!!救世會連續六年獲頒宗教公益獎

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連續六年獲頒宗教公益獎繼連續五年獲得內政部評鑑、獲頒績優宗教團體獎、宗教公益獎之後,今年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再度榮獲內政部肯定,獲頒108年宗教公益獎,8月30日上午在台南市晶英酒店接受內政部長徐國勇頒發獎牌,由救世會董事長覺妙義明代表救世會領獎。

當天包括副總統陳建仁、內政部長徐國勇及台南市長黃偉哲等機關首長都出席盛會;副總統陳建仁致詞時讚譽,獲獎的宗教團體和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德雷莎修女一樣,都是無私奉獻大愛,是照亮社會的台灣之光!

內政部長徐國勇則表示,宗教團體服務人民,具有穩定社會的強大力量,無論是在教育文化、福利服務或慈善救濟,都長期投入資源盡心協助,尤其當國家社會遭遇重大災難時,宗教界常常第一時間挺身而出,對人民心靈的撫慰及穩定社會具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救世會董事長覺妙義明在獲獎後談到,救世會非常榮幸連續六年獲頒績優宗教團體獎,代表救世會興辦社會公益事務,以及推動心靈教化提升人性品格的成效上獲得各界肯定。未來救世會將繼續秉持救世會創辦人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佛法濟世度眾的理念–以「禪」為核心價值,積極入世,推動正法修行、社會教化與慈善救助等諸項公益工作,期使人類有一天能夠達到「地球佛國、人人作佛」的終極目標。

 

禪宗印心佛法傳承第八十六代宗師覺妙義明 佛祖心燈不令斷絕

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12日歡度86歲生日,悟覺妙天禪師並在弟子見證下,將印心佛法及少林寺贈與之鎮山寶劍傳承給第八十六代宗師覺妙義明,令印心佛法不令斷絕。

悟覺妙天禪師表示,今日是釋迦牟尼佛聖誕,同時也是母親節,他除了祝賀全天下的媽媽母親節快樂外,同時也發下大願,希望社會能更祥和、兩岸和平。

覺妙義明宗師現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董事長,跟隨悟覺妙天禪師修行弘法近30年,實修實證禪法博大精深。

 

救世會107年再度榮獲內政部表揚 獲頒宗教公益獎

救世會107年再度榮獲內政部表揚 獲頒宗教公益獎

107年績優宗教團體獎繼連續四年獲得內政部評鑑、獲頒績優宗教團體獎之後,今年(107年度)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再一次榮獲內政部肯定,獲頒107年宗教公益獎,8月31日上午在新北市政府多功能會議廳舉行的宗教團體表揚大會上,由董事長覺妙義明代表救世會領獎。

內政部指出,今年起為顧及公平性與社會上對於宗教團體的責信要求,表揚辦法實施新制,將遴選基準門檻提高,所以獲得表揚的宗教團體較往年減少,對於得獎的宗教團體來說,更是一項難能可貴的卓越榮譽。

頒獎人內政部長徐國勇在致詞時表示,內政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安居」,而各項內政政策、治安等社會基礎工程,如果沒有宗教團體的積極協助絕對無法做好,心靈的洗滌和教化,其重要性猶比都更、社會住宅等施政建設還重要,才真正是帶領國家的一股向上的力量。

這也正是救世會創辦人暨靈性導師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的理念–以「禪」為核心價值,積極入世,推動正法修行、社會教化與慈善救助等諸項公益工作,致使達到「地球佛國、人人作佛」的最終目標。

行政院長賴清德亦出席表揚大會,表示臺灣經常要面對颱風與地震的威脅,常常透過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齊心協力共度難關,肯定宗教團體平時與災難發生時的善行義舉,對於社會的安定與繁榮,更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