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印心佛法

【禪修見證】手術室裡的光|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禪修見證】手術室裡的光|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當初會入門修行,是因為父親的關係。他長期洗腎,身體不是很好,常常進出手術室、開刀房、加護病房等等…我們家族一直都很想要找到一個一勞永逸的方式,來解決他的身體健康的問題。

修行之後才知道,悟覺妙天師父有開示過,我們身上的名色脈輪跟父母有關,所以只要每次師父有帶到名色脈輪的專注或禪定,我都會特別認真做,希望在禪定的過程能夠讓父母同時感受到這份力量,讓他們可以更健康、更平安,也可以早日來修行。

某次上課,師父剛好帶到名色輪,那次禪定我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深入跟專注,快要下坐前,感覺到一股非常明亮耀眼的金光,從我的名色脈輪裡面噴出來,當下不明所以,以為只是一次非常殊勝的經驗,也沒有多想;下課後就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其實在我上課的同時,父親剛推到手術室裡進行緊急手術,所幸手術非常順利,一切平安。當下我的心裡就升起了非常前所未見的喜悅,我了解到原來這一切都是佛菩薩的庇祐,當下非常感恩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以及印心禪法!

從那個時候,我決定要更加精進的努力修行,這樣才能幫助我身邊更多更多的人。

(台北市‧蔡旻儒師兄)

 

【禪修見證】爸爸我很愛你|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禪修見證】爸爸我很愛你|悟覺妙天禪師弟子禪修見證

我家是鄉下的三合院,我的房間打開門就可以直接看到爸爸媽媽的房間。那時候家裡經濟狀況不是很好,媽媽要從白天工作到晚上,以前我讀書可能讀到半夜兩點多,媽媽工作還沒回來,我沒辦法看到她,生活也都要自理,我就會覺得爸爸好像沒有盡到責任義務,對爸爸越來越沒有話可以講,一天二十四小時可能講不到五句話…

我是讀護理系,會到外地實習,那時候爸爸會打電話關心我的狀況,但他都會這樣子說:「阿你是在幹嘛?吃飽沒?(台語)」,然後我就會很驚嚇的回答說:「喔,吃了,我在讀書。(台語)」,他也不會說拜拜,就直接掛掉電話。

有一次聽到悟覺妙天師父開示,如果你今天做不到孝順父母、尊師重道的話,那你就乾脆不要來修行好了。這句話一直記到我的心裡,我覺得禪修很好,可是看起來我勢必要改變心態!於是爸爸再打電話來的時候,我開始改變語調,他問我:「你吃了嗎?(台語)」,我就說:「喔有啊,吃了。(台語)」,然後我會主動的問爸爸說:「那你吃了嗎?(台語)」,他就說:「妳問我這麼多是要幹嘛?(台語)」,電話就掛掉了,我整個傻眼被句點!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跟爸爸有多一點的互動,怎麼會這樣子呢?

那個時候剛好我們要到偏鄉小學,告訴那些小孩子,我們要有一顆感恩的心去孝順我們的父母,對我來說是非常衝擊的一件事情,如果我連自己都做不到了,要怎麼樣把這件事情帶給他們呢?

所以我開始更努力的去改變自己,學會了厚臉皮,想辦法讓自己的心變得更柔軟。每次爸爸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就發現有一個很特別的能力,就是我會把爸爸那種「妳在幹嘛?(台語)」不好的語調在我大腦裡先篩選過,我只聽「你吃了嗎?(台語)」、「你在幹嘛?(台語)」,我就可以很自在的回答:「吃了喔,你呢?(台語)」,甚至我會主動問他「你有想我嗎?(台語)」,「爸爸我知道啦,你有想我只是你沒說出來,我很想你誒!(台語)」,他在電話另一頭笑,從此以後他也再也不會不說拜拜就掛電話了。

我們家在講電話的時候,以前都是叫爸爸媽媽,現在我們都是帥哥、美女、親愛、愛你呦,都出現了;爸爸現在還會跟我說愛妳喔,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結合我們禪定靜定的功夫,不要讓情緒入心,我有驗證到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學印心佛法,祂真的就是在修我們內在這顆心。

(斗六‧林豈吟師姐)

 

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

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

您所不知道的般若心經

般若心經,短短260字,
卻濃縮了佛教大乘教典要義。
當這部眾人最熟悉、最常背誦的經典,
遇到傳承世尊佛祖心印的禪宗宗師,
會激盪出什麼火花?
有什麼您還不知道的神秘密碼蘊藏其中?


講座時間:
每週二晚間 7:30 ~ 9:00

《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講座線上洽詢
《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講座地點查詢

 

當科技人見證到金色佛光

禪修見證: 當科技人見到金色佛光

開始接觸禪修是個有趣的過程;因為我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總想像自己跟書中的主角一樣,練成絕世武功後行俠仗義,後來上了大學,看到禪學社的招生海報,就不假思索地報名參加了。

由於大學生活多彩多姿,所以剛入門時,禪修在我生活中的占比並不高,也沒有特別用心練習禪定;雖然對禪的初接觸看似不起眼,但在我心中埋下的禪修種子已開始慢慢扎根,而且愈扎愈深。

回想起禪修的轉捩點,應該是在2007年10月跟隨悟覺妙天師父及1000名師兄師姐赴河南嵩山少林寺歸宗拜祖的時候。行程中,雖然我在禪定中沒有特別感應,但在精神上卻有非常大的提升。

記得我第一次踏進少林寺的達摩洞時,照理說,應該會覺得相當陌生才對,但不知為何,我卻有一股說不出的似曾相識之感,甚至還從心底冒出一個聲音──我終於找到內心的歸宿;自此,那顆深種心中的禪修種子開始發芽,並且日漸茁壯。

隔年,關西藥師佛禪寺成立,當我踏進禪寺,那股對達摩洞的熟悉感又再度湧現;到二樓大雄寶殿禮敬三寶佛時,更驚喜地見到了金色佛光。從那時起,彷彿藥師佛已幫我打開了修行開關,不但讓我見證佛光,也讓我原本浮動不安的心得到安定;就像有股無形的力量,為我打開禪宗法門的修行大門。

在此之前,我對師父上課的傳法內容,大多停留在「意識層次、知識面的接收」,但當修行大門被打開後,竟可提升到「心靈層次的見證」,而且隨著見證頻率的增加,愈發感受到禪宗法門的博大精深。

舉例來說,上課的師資告訴我們,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見證佛道的聖者,所有經過宗師開過光的道場都充滿佛光,這些祥光可以幫助我們洗滌身心汙染,回歸清淨本心。

若是以往的我,聽了以後,只是在意識上知道有這個現象,無法親自印證其真假;但自修行開關被打開後,我都會在上課中驚奇地發現,不只會館裡開過光的佛菩薩充滿了光,來上課的每位師兄姐身上也都有光。

此時我才真正體會到,原來一位見證佛道的宗師在傳法時,真的可以超越時空,即使是透過視訊連線上課,師父所傳的光都會遍及各地道場,加被每位來上課的弟子。我想,佛經上經常提到的佛光普照,應該就是這樣吧!

同時我也領悟到,什麼是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原來佛菩薩在賜予眾生佛光的時候,是不分貧富、尊卑、貴賤及苦樂的,只要是在場的每個人,佛菩薩都會雨露均霑。

在我曾經見過的各種光當中,除了單純的光點、光柱、光海,以及佛菩薩的光身之外,比較特別的就是十字光;因為我從未想過,在佛教法門中,居然會出現基督教的十字光。記得師父曾經開示,「上帝與佛平等無二」,如今見證了十字光,更讓我了解,上帝就是佛,佛就是上帝,只不過因應不同的文化背景,才應化出不同的形象來傳播福音、普度眾生。

世界知名作家海明威曾形容巴黎是「一場可帶走的盛宴」,我認為師父所傳授的印心佛法,也是「一個可驗證的修行法門」,不僅在精神上,還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得到驗證。

在精神層次提升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的內在愈來愈富足;而且因為內心富足,也讓我看開許多事,不再把人世間的利害得失看得那麼重。

有趣的是,當我逐漸看淡這些會造成身心羈絆的財富時,我的財富並沒有變得愈來愈少;當我不與他人計較時,經常會在冥冥之中,彷彿得到佛菩薩相助一般,可以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或是未曾刻意追求禪定的感應與境界,卻更能精準地掌握各脈輪,不但禪定的感受更細緻,心也更定、更自在;禪修多年以來,生活雖然忙碌,開心的時候卻愈來愈多。

在21世紀的今天,放眼全球,人人都嚮往民主自由的生活,追求「人民做主」的體制,希望能擁有充分的自由;但我認為,修行印心佛法可以讓自己的本心做身體與精神的主人,沒有煩惱與痛苦,無拘無束,得到真正自由自在的菩提大道,這才是我們應該去嚮往,並認真追求的。

(新竹市‧陳明鉉師兄)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2期禪修見證

 

我的心被充滿了!

年少時期的我,心裡就存在著一些懷疑與痛苦的吶喊,每天往返於學校和家裡,心裡總是納悶著,到底何處才是我的終點?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一定有一個更美好的境界等著我。我覺得人生很無趣,即使有父母親疼愛,有家人朋友陪伴,但是生命的終點呢?終究是要孤孤單單地一個人走。每每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好痛,所以我很清楚,這輩子一定要追尋這塊心靈的缺口。

斷斷續續地,我也到一些佛寺及道場修行,記得當我第一次混雜在人群中,遠遠聽到前面唱誦著「爐香讚」,淚水就不斷地奪眶而出,不知是感動、感恩,還是悲傷。甚至也曾到南投山上短期出家,最愛在早課前聽著清亮的叩鐘偈,不斷洗滌我的心靈──只是,那種孤獨和心痛的感覺,並不曾消失。

我大姐也與我相似,始終在追尋生命中的導師(或者說道場);大約每隔兩年,她就會更換修行道場,認為那個法門不是她想尋找的。一直到她有緣在大梵寺入門,開始修行印心佛法,尋道之路才安定下來。不久後,大姐送給我一本禪修相關的書籍,我禮貌性地收下了,回家後一看,出處是來自悟覺妙天禪師,「呃,好像有些負面風評,不太好吧…」,當時我心裡這麼想著,隨手就把書塞進書櫃了。

後來,媽媽的一個好友也跟著大姐一起禪修,每次遇到她,都覺得她的氣色愈來愈紅潤,精神也愈來愈飽滿,顯得容光煥發。而經過幾年禪修後,大姐不僅脾氣變好,對媽媽的照料更是悉心盡責;我開始覺得:「或許妙天師父並不如外界所評論的,禪修可能真的不錯!」於是,我報名了妙天師父傳授的「超生命教育講師養成訓練」講座。

第一堂課時,我很認真地帶著筆記本去,結果師父說不要記筆記,要用心、同步、相應。師父教導我們腹式呼吸及多種呼吸法,教我們專注手掌心、心臟內部等等,十分有趣,有別於傳統淨土宗的誦經,反而比較接近道家的修鍊。

就這樣每週上課一次,兩、三個月後的某一天,當我靜下心來時,突然感到相當詫異,之前心臟會不規則亂跳,有時甚至覺得心臟無力、會喘,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這樣的感覺都不見了。

「我的心被充滿了!」當時,心中冒出以前曾聽基督徒說過的這句話。

但心中到底是被什麼充滿呢?其實我並不明白這句話的真實義,只覺得從那時起,我就不再怕黑,不害怕孤單,取而代之的是,心中有一種篤定的溫暖。以前一個人在家時,常常覺得太冷清,總要開著電視才有安全感,但現在反而很享受一個人在家的自由自在。也許在別人眼中,並不覺得這有多重要,但對我來說,這一切是如此珍貴。

不過,我對於法門的了解與信賴還是有限,「這個道場是否正派?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心中還有一些疑慮,因此我一面繼續報名參加「科學禪」,同時也決定參與更多妙天師父帶領的活動,我想自己去一一檢驗。

妙天師父開設「禪宗印心佛法與般若心經」講座前,我和幾位師兄姐一起到鄰里參加母親節活動,希望讓更多里民有緣接觸師父的心經講座。當時我靈機一動,想到可以提供親子彩繪服務,沒想到真的廣受媽媽和小朋友的青睞,有些熱情的里民甚至要我幫他們畫在臉上或腳上。後續我們也經常舉辦類似的活動,拉近與里民的距離。記得有個小女生希望我能幫她彩繪網紅貓咪「黃阿瑪」,根據她帶來的參考圖片,我真的幫她畫出了一隻生動的橘色貓咪,完成後,我們都非常開心。

我也發覺,走入鄰里與民眾互動,無形中也會幫助自己打開心門,無論對象是以前看不順眼的、卑微的、高高在上的、曾經欺凌自己的…,在面對所有人時,都會自然放下仇恨的心結,很有耐心地與對方分享禪修的美好。

後來在縣市議員選舉時,我們的師兄姐有人出來競選,我曾擔任他們舉辦的音樂會義工,才發現,這些師兄姐是如此優秀,對利益眾生抱有無比堅定的信念;我不僅對著陌生里民宣說候選人的政績及政見,也跟著候選人一起到市場拜票,每一次鞠躬,我都把我執放下,用最誠懇的心請託。

參與了政治活動後,我才更打從內心敬佩師父,因為那些受到師父感召而出來參選的候選人,都是放下原本優渥的生活,出錢出力,為的只是為眾人謀福利,希望讓人民過更好的生活——那時我才明瞭,原來政治是現今宗教家實踐利益眾生的最佳途徑!我也體悟到,從事政治活動,為的不僅是眾人的利益,也是為了自己的修行。坊間許多傳道法師在講經說法時,常會提及「修行要六度萬行」,卻沒教世人要如何去行;修了印心佛法後,我才體會到,真正的修行要靠親身實踐,否則彼岸永遠是彼岸,無法到達。

感恩妙天師父給我們這個可以真修實證的機會。

當我願意無私付出、不求回報時,福報自然就來了。近年受到少子化衝擊,許多老師都被減少授課時數,甚至失去工作,但我的教職邀約卻不減反增,去(2019)年還意外接下一個公會的彩繪課程。

禪修以後,讓我最開心的是,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無論何時,只要稍微停下手邊的工作,專注明心脈輪,哪怕只是短短1秒鐘,瞬間就感到全身法喜充滿,嘴角也會不自覺地上揚,就好像我發了一封電報給佛菩薩,立刻就接到佛菩薩的電波回應,一切就是如此神奇!

禪修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衷心希望下一位來分享的,就是你!

(台北市‧陳蘭梅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80期禪修見證

印心佛法救回我的健康

印心佛法修行見證

我是因為健康問題而入門,以前身體一直不太好,經常四處拜拜,於是女兒建議我跟她一起去禪修。一開始我還提醒她:「不要被騙了」,女兒回我說:「妳看我像是會被騙的人嗎?」但我那時智慧不足,不懂得入門修禪。

直到2019年6月,悟覺妙天師父在台北南港大禪堂舉辦禪修講座,女兒再次邀我一起去上課,因為平常我都睡得很晚,便回答她:「如果早上起得來就去」。結果非常奇妙地,當天清晨睡夢中,突然聽到床邊有個聲音說:「你女兒請我來叫你起床上課。」我睜開眼睛看看時鐘,才早上5點而已。我心想;「這次不能不去了。」於是趕緊下床梳洗,出門前往南港大禪堂。

那是我第一次上悟覺妙天師父的課,當時我對於禪修完全沒概念,而且我的腳不太方便,沒辦法盤坐在地墊上,只能坐在敬老區的椅子上。記得當師父說到:「現在大家專注在腎臟的如意脈輪」,我心想:「師父這麼說,我就跟著做。」

但萬萬沒想到,當我一專注左腎,竟發覺它比燒滾的開水還燙。我的腎臟本來就不好,但當時突然變得這麼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受,我心裡很緊張,暗暗煩惱著是不是要請人叫救護車,但在禪定中,我又不敢開口,恰巧此時聽到師父在台上問:「腎臟有沒有燙燙的?」我才放下心,原來這是專注腎臟會發生的現象。

回家後,我並沒有告訴女兒這個禪定初體驗的感受,但我打了電話給弟弟,因為弟弟也在修行,我想聽聽他的想法。沒想到弟弟強烈建議我要繼續參加師父的講座,他說:「既然妳的身體有感應,可能是妳和這個法門有緣,應該要繼續修下去。」於是我從去年7月開始,就正式到新北市的南勢角禪宗印心會館上課,一直到現在。

正式入門修行後,陸續發生了許多相當神奇的經驗;記得才剛到會館沒幾天,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位男士過來坐在我身旁,還喊我的名字。回家後,我對弟弟提起此事,並向他形容這位男士的外貌,弟弟說:「那是釋迦牟尼佛坐在你旁邊,你不知道嗎?」我心想:「糟糕,當時我還請世尊坐旁邊一點。」

後來禪定時,也曾看過成列的菩薩,亮亮的佛光從我頭頂灌下來,非常有力量。活了70幾年,從未看過菩薩,沒想到第一次入門禪修就見到,內心覺得很歡喜,也很感恩。

還有一次禪定時,看到一個很大的光團,非常璀燦,在我頭部中心一直繞圈圈;後來才知道,那是妙天師父給予的加持力。

禪修不僅大幅改善了我的健康,甚至可說是救我一命,我覺得師父真的非常厲害!入門禪修前,我已經持續吃安眠藥3、4年,但自從固定到會館上課後,現在已不需靠藥物便能入睡,而且每天的睡眠品質都非常好。

我本來有白內障,醫生說要開刀;開始禪修後,我照例每3個月去醫院檢查,但最近一次回診,醫生覺得十分詫異,他說:「噫,你的眼睛有好轉跡象,暫時不用開刀,3個月後再來檢查看看。」我自己也發現視線變得明亮多了,不會再模模糊糊的。

以前我的膝蓋也不好,走路一拐一拐地,醫生也說必須開刀,但真的很感恩,禪修才半年,我現在走路已經恢復正常,腳的骨頭也不痛了。

另外還有一個最神奇的見證,我的脖子因為長瘤,醫生也建議要開刀,但因為長在脖子,所以我一直不敢動刀;有一天在會館禪定時,禪境中竟出現一隻發光的手,觸摸我的脖子;當下我動念:「請趕快幫我拿掉腫瘤,讓我趕快痊癒。」12月底回診時,醫生真的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腫瘤已經縮小到零點幾公分,只要1年後再追蹤便可」;在此之前,我已經連續求診2年,但腫瘤都不曾縮小。

禪修的造化真的太神奇了,經過這麼多殊勝的見證,我才體會到,這一生活到快80歲,能遇到這麼好的法門,真的非常幸運,但也十分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入門,因此很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這麼晚才入門禪修,最好都能盡早修行!

(新北市‧江姝蓉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雜誌no179期禪修見證

禪宗印心佛法傳承第八十六代宗師覺妙義明 佛祖心燈不令斷絕

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12日歡度86歲生日,悟覺妙天禪師並在弟子見證下,將印心佛法及少林寺贈與之鎮山寶劍傳承給第八十六代宗師覺妙義明,令印心佛法不令斷絕。

悟覺妙天禪師表示,今日是釋迦牟尼佛聖誕,同時也是母親節,他除了祝賀全天下的媽媽母親節快樂外,同時也發下大願,希望社會能更祥和、兩岸和平。

覺妙義明宗師現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董事長,跟隨悟覺妙天禪師修行弘法近30年,實修實證禪法博大精深。

 

解毒救苦、慈善救助、心靈教化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由台北市商業會、中華工商經貿科技發展協會、台灣中華儒學會、社團法人中華產官民學協進會共同主辦的華人國際性公益獎項──2018華人公益節暨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6月27日在台北盛大舉行頒獎典禮,現場冠蓋雲集。

本會(簡稱救世會)秉持創辦人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傳承釋迦牟尼佛真傳之「印心佛法」,致力於「地球佛國、人人作佛,世界和平、世界大同」的終極關懷,以「禪」為核心價值積極入世,長期弘揚正法修行以及推動多項社會教化公益,並因多元推廣「社會教化」成果卓著,已連續4年獲內政部頒發「年度績優宗教團體」獎項,這次更於眾多企業、團體中脫穎而出,獲頒國際性華人公益金傳獎殊榮,當天由董事長覺妙義明居士代表領獎,於頒獎人前總統馬英九手中接下首屆金傳獎獎座。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

以「禪」為核心推動多元社會教化

救世會歷年來持續進行多元的社會教化公益活動,諸如:針對毒品氾濫問題,創辦人暨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自1995年起,就親自到監獄、看守所等地,以印心禪法的禪定修行方式,協助受刑人及煙毒收容人解癮戒毒。20多年來,救世會並派遣禪修解毒師資,深入戒治單位幫助毒癮患者,進行徹底解毒的禪修指導,教化工作不曾間斷。

2014年特別籌備成立「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推薦認證多名禪修指導老師,擔任該協會解毒課程的師資及反毒宣講老師,並提供財力與物力協助,幫助受刑人藉由禪法的清淨力量,解除毒癮重返社會,救世會創辦人悟覺妙天禪師指出,惟有透過「靜」、「定」的禪定方式,重塑大腦結構,同時接通宇宙生命能量淨化腦內毒癮,協助戒毒過程最難突破的「吸毒成習」心癮問題,才能徹底解毒。由於成果卓彰,連年獲得法務部與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表揚。

另外,看到現代人普遍生活緊張、壓力大,救世會配合教育部「生命教育推動方案」,除舉辦教師與公務人員「全人關懷」生命教育研習外,並長期在各地社區鄰里、學校與企業機構,舉辦公益講座、企業禪與放鬆紓壓禪活動,透過各個層面推廣禪定教學,幫助大家紓解身心壓力、強化專注力、強健體魄,並開啟生命能量,達到身心靈的平衡與安定,讓生命品質徹底提升。

此外,救世會更持續贊助電視弘法教育,並出版、贈閱有益於淨化社會人心的優良雜誌《禪天下》,內容涵括時政、民生、心靈成長的《禪天下》雜誌兩度獲得《企業金炬獎》殊榮,救世會每月都會定期捐贈《禪天下》雜誌至全國各大圖書館,方便民眾閱讀,希望發揮人格與心靈的正向影響力,俾使社會風氣能向上提升而免於衰敗沉淪。

轉化心靈 造就地球為淨土

有別於一般企業團體所做的「社會公益」,救世會在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的帶領下,除了對外積極扶助社會弱勢,推動慈善公益外,最難能可貴的是禪師透過推廣「禪」的力量來轉化人心,教導每個人從自己的禪定和內修做起,從而培養「兼善天下、自度度他」的胸懷,如果每個人都能加入禪修,實踐推己及人的博愛精神,每個人都潛移默化成為愛心菩薩,社會自然將因此而更和諧美好。

悟覺妙天禪師推廣禪修及於全國民眾,前後已達35年,對於社會人心的品格教化,卓著貢獻,尤其禪的教化深入人的心靈,對人類靈性的提升,更具重大意義。妙天禪師說,雖然從事心靈教化的工作不容易被看見,然而無形中的心靈轉化對社會安定、靈性提升、消災增福確有實際的助益。當地球上的每個人都因修行正法而獲得內心的平安,將會從心靈中散發出平等博愛的能量,人人懷有善心、愛心與慈悲心,娑婆世界就能因為人類靈性的提升而造化成為淨土,世界也就能獲得真正的和平。

救世會榮獲第一屆華人公益金傳獎因此悟覺妙天禪師開啟道場都市化的先河,不僅在台灣各地區廣設禪修會館,弘揚釋迦牟尼佛真傳「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佛心印心、見性成佛」的正法修行,也致力於將禪宗正統「印心佛法」傳到全世界,促進世界和平。印心佛法超越語言文字的限制,修行者也遍及不同國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目前在上海、美國加州、紐約等地都設有海外禪修據點。

去(2017)年悟覺妙天禪師受邀前往美國加州大學爾灣校區進行演講,在國外造成廣大迴響,禪師將能夠改變人類超生命的奧秘公諸於世,令當場來自各教派的眾多聽眾感到驚訝與興奮,他們在禪師引導的禪定境界裡,看到各種彩色光能的變化,見證了禪師所開示,「在更高生命層次世界,並沒有宗教區別」的真理。

覺妙義明居士指出,救世會未來將持續本著創辦人悟覺妙天禪師弘揚禪宗印心佛法的宗旨與精神,入世法與出世法同時推動,不僅積極扶助社會弱勢,推廣慈善公益,並將大力提倡打破傳統、回歸正統的正法修行,發揮淨化人心、開啟智慧、挽救社會風氣、度黎民離苦得樂的作用,以期終結末法、重啟正法,為社會帶動一股向上提升的正面力量,進而往「地球佛國,人人作佛」的終極理念邁進,這也是悟覺妙天禪師畢生的願力及對全人類的祝福。

文章出處:禪天下no161期

 

2014年劉錦隆(妙禪)新聞事件,本會聲明如下以正視聽

  • 劉錦隆(自稱妙禪),曾跟隨 悟覺妙天禪師修行約15年,於2004年第二度背叛師門,違反禪宗戒律,自立門戶後傳法方式與正法嚴重違背(正法應公開普傳,無須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其在外的行為言論概與本門無關。
  • 悟覺妙天禪師弘法已超過30年,劉錦隆(妙禪)中途離開只學到前半段缺乏後半段,歡迎如來宗師兄師姐回歸禪修佛陀傳承的真正佛心傳心印心佛法。
  • 本門所傳禪宗正統佛法,有世尊法脈傳承,絕對反對靈動的偏差行為,以免魔靈入侵。
  • 本門反對五體投地大禮拜,故作神秘、造神、偶像崇拜的行為。

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 啟
2014年 3 月 7 日

順心如意 從圓滿做起

小時候因為體弱多病,我幾乎每天都離不開感冒藥,還被醫生診斷有「社交恐懼症」,所以我在學生時代的生活,可說是蠻不順遂的,只要在社交場合或是人多的地方,就會全身不自在,這讓我十分困擾,也很不安。所以我從小就覺得,這樣的人生很苦。

記得有一次,高中歷史老師發給我們每人一個墊板,正面印著《心經》,背面是《大悲咒》,我因為長期受失眠所苦,不是噩夢連連,就是心悸到如地震一般,無法入睡,非常痛苦,所以有一晚我就想:「不如來唸《心經》看看!」說也奇怪,當我很用心地唸了之後,真的感覺比較能靜下心來,從此,我每晚睡前都要唸上三遍《心經》,才能安心入睡。

但真正開始有比較大的轉變,是在我工作的銀行主管接引我來修行印心佛法後,不但讓我脫離多年的失眠之苦,也找到人生的價值與生命意義。

回想剛入門時,我每次上課必定狂睡,根本不記得師資在台上講些什麼,但下課後,精神卻出奇地好,甚至一段時日後,困擾我十多年的失眠問題也不藥而癒,真是讓我驚喜萬分。這是我修行第一階段的感受。

到了第二階段,我開始在上課時流汗不止,而且味道很重,甚至還伴隨著藥味。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我在禪定時,把體內長期吃藥所留存的毒素都排解出來了。另一方面,我也不像從前那麼容易感冒,因為免疫力提升了,身體自然愈來愈健康。這是我初次見識到妙天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是如此充滿生命力。

有段期間,我的臉上長滿痘子,當時每個人看到我,都會問我怎麼了,這讓原本就很內向、又缺乏自信的我,益發感到焦慮與自卑,長期下來,便不知不覺有些憂鬱的傾向,不但在人際社交上更使不上力,也更害怕人群。

然而,這些經年累月的焦慮和憂鬱等心靈上的污染,都在每次上課和禪定中,被師父和諸佛菩薩所加持的佛光一一淨化。真的很感恩師父和慈悲的佛菩薩,這些轉變是我花再多錢也買不到的。

師父曾在「智慧法門──圓滿性智慧」的課程中開示:「想要成佛,就要做到人人圓滿、事事圓滿、物物圓滿、法法圓滿。」師父說,成佛就像移民一樣,必須把該還的還清,該收的收回來,把一切都打點好之後,才能了無牽掛,放心離開。

記得小時候,爸媽時常為了錢和小孩等家事吵架,搞得家裡氣氛緊張。有一次爸媽又吵架了,我忽然想起師父說的「圓滿」,便不禁想道:「我該怎麼做,才能讓爸媽不再吵架?」

從那一刻起,我就決定要主動分擔家務,希望能藉此讓父母關係和諧、家庭氣氛圓滿。不過說來慚愧,這件事對從小就備受父母疼愛而不曾做過家事的我來說,還真有點痛苦。然而奇妙的是,當我下定決心要突破這多年的習性時,周遭的一切也開始跟著轉變,爸媽因為感受到我的改變而不再吵架,整個家庭氣氛真的變好了!

經過這樣的變化以後,我才真正了解,不論在工作、家庭或人際上的不如意,其實都是來自於「不圓滿」,因為不圓滿,所以產生阻礙,才會造成不如意。可是再仔細想想,這些不如意多半也是自己造成的,所以還是要從自己做起。我相信,如果我能把這份「改變家庭氣氛,從自己做起」的智慧,擴大運用到生活中,一定可以讓我的人際關係更圓滿,也不會再害怕人群。

非常感恩師父教導我找到人生的價值和生命意義,也讓我深深了解,原來一個人修行,可以讓整個家族都受惠,所以我非常珍惜每個可以利益眾生的機會,希望能超越自己,成就他人!

(台北‧林昱均師姐)

本文摘錄自禪天下出版「悅禪於心(第四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