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禪修見證-心

我從念佛法門進入禪宗正法

我從小就對佛教擁有濃厚的興趣,由於本身是佛化家庭,父母親皆有在學佛,對於誦經拜佛的傳統佛教方式更是甚有鑽研,亦樂在其中。但長期誦念的結果,我發現自己僅執著於文字的探究、誦讀的音調與拜佛的姿勢,對於妄念的停止、定力的增加與習性的改變則徒勞無功。

後來在接觸印心佛法後,學習專注力的提升與珍貴的十脈輪禪定,發現身體上一年中罕有感冒,健保卡也很少使用;而當生活中各種人事物的考驗來臨時,內心也能寧靜而安然的處理種種難關;更重要的是,悟覺妙天師父與印心佛法的力量在生活中潛移默化的轉變各種因緣,幫助我在入世法上善緣增長,違緣盡除。如此身、心、靈上三者自我真修實證的結果,讓我毅然決然的決心專一的修習 師父所傳授的印心佛法。

靈性資糧來自無我利他

在漫漫禪修路上,弟子慚愧宿世業障深重,在開始的幾年並無太大變化與感覺,但我始終知道禪宗的正法稀有難得,千百萬劫曠世難逢,既然今生遇上,就要好好把握,且正法力量雖大,但無足夠的功德與資糧承接,仍然敵不過自身的業力。

所以我按奈住那自我焦慮不安的心,腳踏實地的從「資糧」兩字著手,所謂「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從清掃會館細微之處開始,舉凡各種社區體驗禪發文宣、擔任會館活動義工、組聚分享自我修行心得、照顧及鼓勵新進同修等皆排除萬難參加。

在這樣看似付出的過程,我發現自己收穫最大:我的心漸漸柔軟了,往昔所固有的傲氣慢慢的被溶解,我開始懂得用「歡喜心」來參與各種佛事,並能捨棄「自我」的時間,而熱衷投入於「眾生」的事務,我悟到當我有幸碰到禪宗正法,要求成佛,這身體、這時間、這事業,再也不執著於自己本身,解脫才能有到來的時刻。

真心不二 當下開悟 一世成佛

我們的本師 釋迦牟尼佛生生世世都在為成佛在做準備,世尊前生經歷過忍辱仙人的割截身體、割肉餵鷹的大悲、提婆達多的屢次企圖殺害而能不改其志,而我們今生有幸修習到 悟覺妙天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是「一世成佛」的不二法門,那我們在這世中所受的考驗勢必更加劇烈,但就如同師父所開示:「心中有師父,師父就在;心中無師父,師父就不在」。如果我們確定自己是拿出真誠心修行,確定自己是在這條正法的軌道上不偏不頗,那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好事與壞事,皆是 師父對我們最好的安排,皆有法界的無盡密意在其中,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純然的信任師父,與師同心,與師同行。

(高雄‧林義庭師兄)

相應佛心 超越累世命運

我是在86年9月大學三年級時加入學校的禪學社,那時因為身體有點小小的不舒服,所以想學一點像氣功的東西來調理身體,老實說對悟覺妙天師父講的什麼靈性、業力、功德等等,根本沒有聽進心裡,那時年輕,覺得透過自已的努力,就可以掌握人生,一直到畢業後,才發現人生充滿了變數。

畢業後就碰到服兵役的困境,畢業前原本想退伍後繼續讀研究所,所以我努力考上預官,原本想比較有時間念書,但軍中百態,非外人所能想像,尤其身為基層軍官的我就像夾心餅干,面對上級的要求與下屬的抗拒,沒有一些社會歷練,很難應對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到了退伍時我已覺得身心有點狀況,就是會莫名地焦慮、失眠、吃不下,每件事情都往負面想,對人、對事完全沒有應對的信心,為了恢復身心健康,我又回到會館禪修。

我是 90 年 3 月退伍的,那一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負 2 點多,創下台灣歷史新紀錄,各行各業哀鴻遍野,而我是讀文學的,更難找工作,處在一個身心無力又遇到就業問題的情境,讓我對未來感到非常茫然。因為找不到工作,於是就先在家裡準備公職考試,因為很久沒碰書本加上身心狀況真的很糟,也只能準備最低階的初等考試,考試科目雖簡單,但每年錄取率都只有 1% 左右,看到這麼恐怖的數字,我根本不敢奢望考得上,那時有半年的時間,我每天都在家裡、圖書管、會館三個地方活動,身心的焦慮與讀書的壓力,若不是有禪定的力量,我不知如何渡過那半年。

考試當天懷著忐忑的心情,我儘我所能地寫到最後一分鐘,二個月後放榜,我竟然收到人生最大的一份驚喜,我不但考上了,而且還是第二名(榜眼),我那個類科有1200多人全程到考,脫穎而出實屬不易,親朋好友都誇我用功,但我隱約覺得冥冥之中似有天助,因為在一些猜答案的題目中,我猜對了二分之一以上。

工作幾年穩定之後,有了前次經驗,原本想再讀一二年就會順利考上高考,於是 95 年我報了名,結果那次總平均差 0.3分 落榜(總分差 2.4 分),我還看錯一題 8 分的小題,讓我更加懊腦。我想只差一點點,96 年一定可以考上,沒想到又差 1 點多分落榜,這時我的信心真的徹底崩潰了,我應該沒有考上高考的命,才會連二年擦身而過,於是考完後就把書本放一邊了,一直到 97 年 3 月底公佈名額,比往年多了一、二倍,我想之前名次都在這個範圍內,於是考試前 3 個月,趕緊把筆記拿出來,拚命溫習,那年就如願上榜了。

工作幾年之後又遇到了另一個難關,那時碰到一個難相處的主管,我的個性比較直接,也不太會察顏觀色,而主管一個很情緒化的人,沒有順著她的意思,就會讓她大發雷霆,幾次的衝突下來,就引來她對我的打壓。那時被逼到很想辭職,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得自已好像瀕臨憂鬱症,還好那時有幸參加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講座,每次看著師父在法台上,我都會在心裡納喊「請師父幫我」,當師父開示完又帶禪定,心裡就會有一個聲音(或著說意念),說「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一股心裡溫暖的力量讓我相信事情會有轉機,5 個月後來果然離開了那裡。

修行十多年,我從一個對未來茫然的年輕人,到現在有穩定的工作與平安的生活,其中有我的努力也有佛菩的護祐,回想從禪修以來,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穩定著我的身心與生活,有時運勢掉到谷底,但也沒有讓我一蹶不振,就像那時考初考時,以那時的身心狀況,根本不敢奢望考得上,但佛菩薩給了我一個基本安定的生活,後來高考雖然考了三次,最後還是讓我如願以償,回想當中的過程,應該是讓我參悟一些東西,那時的我有點傲慢,在應對民眾時比較沒有耐心與同理心,在幾次考試失敗後,我才領悟到我擁有的一切並不是得來理所當然,之後我才更能耐心地去應對民眾。在最後一次辦公室的遭遇裡,讓我放掉了很多對人世間功名利祿的執著,因為被環境逼到無處閃躲,在絕望的時候發現自已很渺小,即使再努力,當業力來臨時一樣會束手無策,我才願意臣服在佛菩薩座前,把修行擺在人生的第一順位。

十多年來的起起伏伏,讓我體悟到修行路上如果身心、命運各方面要有提昇與轉變,要做到三個條件,第一是心要打開,因為悟覺妙天師父傳的是印心佛法,是用法身在傳法,佛光的造化力與智慧力直接進到我們心裡,但我們都有貪嗔痴慢疑的習性,每個人都有跨不過的情緒,放不下的事情,心沒有打開,佛光就進不來,身心與命運就很難改變。這很像手機與基地台的關係,基地台的電波無遠弗屆,手機的天線要能調對頻率,才能連上基地台,與整個電信網絡一起運轉;同樣的,我們的心打開,就能與佛菩薩的磁場相感應,就能跳脫自已命運的小框框,與佛菩薩的軌道一起運轉,才能改變身心、轉化命運。第二要行功德,因為我們累世或多或少都做了一些傷害其他眾生的事,我們要累積正向的功德去轉化這些負面的能量,才能有所改變,就像手機要繳足夠的月租費,才有資格享受服務,只交100元月租費,要享受吃到飽的優惠,不符合市場的規則,沒有足夠的功德,要有求必應,也不符合法界的規則。第三要有等待的時間,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佛菩薩要為你造化也要一些時間,讓適合的因緣俱足到你身邊。所以呢!修行要有改變與提昇,要有三個條件,心打開(天線)、行功德(月租費)、時間(因緣俱足)。我相信相印著佛心,一定可以超越命運的軌道!

(桃園‧卓明億師兄)

禪修造命改運 提昇正能量

我是在偶然的機緣下進入禪門修行,入門那一年是我就讀大學的最後一年,我在同學家裡聽到《六字大明咒》因而產生興趣,所以同學便接引我入門禪修。

隔年,家裡突然傳來爸爸罹患肺癌和妹妹因憂鬱症而住院的消息,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生命的無常以及人生的苦痛。

雖然從小以來,爸爸與我們不太親近,即使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們卻像陌生人一般,很少有情感上的交流。修行之後,有幸聽聞悟覺妙天師父對我們開示:「為人子女要懂得感恩父母,因為父母生育我們,我們才能擁有色身(身體)可以修行。」這段師父的開示雖然很短,卻讓我放下了從小到大對爸爸的長期不諒解,並陪他走完人生最後的日子,盡一個為人子女的本份而沒有再多留下遺憾,我真的很感恩 師父的教誨。

開始禪修之後,我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一些事。我的家人都經歷過不少的挫折也受過許多的傷害,我們的心裡都很痛苦,雖然大家彼此相愛卻難以表達,反而不斷地互相傷害著彼此,所以我的家人失和、關係破碎,完全不像是一個家。

六年之前,我發了一個心願:我要重建我的家。雖然這段時間,我們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也經常遇到快撐不下去的苦惱,而這個時候,我就會去看 悟覺妙天師父的開示書籍以及禪定靜心,藉此在心中好好地懺悔,調整好自己之後,再鼓起勇氣,繼續往前走。或許,下次還是會遇到失敗,需要再次調整自己,再次重新出發。

然而,這般反覆嘗試的過程,對我而言,這就是實實在在的入世修行方式,藉此可以磨掉自己的習性,磨出自己的慈悲心。因為禪修的智慧,讓我可以跨出家庭的框架;每當我遇到傷害與挫折時,我可以有能力去復原,可以有智慧地看懂一些事情,而命運不就是這樣子被創造出來的嗎?

當我們有智慧、有能力去幫助跟我們有緣的人,就如同將一顆正向、積極、提昇的種子埋在土中,好好地用心灌溉,總有一天,它一定會發芽長大。我很感恩悟覺妙天師父一路上的教誨和陪伴,當我遇到生活中不好的事情,總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俗話說:「平安就是福」,禪修讓我體悟到生活中最幸福的事。回顧這六年所走過的修行歷程,心中依舊只有滿滿的感恩,感恩悟覺妙天師父!

(台北‧小蕙師姐)

心常平、平常心 福報自然來

也許我的家庭在物質上不是那麼富足,但是我認為真正的幸福來自富足的心靈!

我們入門修印心佛法已16年多了,一開始是因為我跟先生的身體不好,剛好拿到一張體驗禪的文宣,我們便相約來姑且一試,這一試除了讓我們改變體質獲得健康外,最大的收獲是提升了我們的心靈,而我們才漸漸明瞭心改變一切才會改變,所以古人說「相由心生」是自有它的道理!

我記得剛入門時,我跟先生除了身體不好之外,也常因為意見不同而常爭吵,誰也不讓誰,因為我們都各自認為是對方的無理取鬧!同時工作也不是那麼順遂,當時心力交瘁的我也没有智慧去改變什麼……

但是禪修多年回首後,才發現我們很有福報,因為我們漸漸的發現禪修改變了我們的心,讓我們更柔軟更包容;工作更順利有效率,因為禪修後更有智慧去處理人際關係及看清楚問題點,而孩子也因為一起來禪修對生命的意義更能了解且珍惜!

我的父母也一起來禪修,雖然人生的刻痕在他們的臉上劃上了許多,但他們的心因禪修而較能開闊知足!

感恩悟覺妙天師父及及佛菩薩讓我們打開心靈改變這一切,雖然我們還有著自己的習性,還不是那麼圓滿的禪行者,但我們期許我們能更好也能把禪修的這份幸福、這樣能讓心靈轉變的契機分享給更多人!

(平鎮‧陳曉萍師姐)